芒克:这是在蓝色的雪地上(外二首)

又过了一年 又过了一年 你看看自己 还并不显得衰老 但是你把心吐出来瞧瞧 那上面已长出了花白的胡子 喂,你难道就这样 让自己被欺骗吗 直等到 你的心已失去力量 已完全脱落最后一颗牙齿 这是在蓝色的雪地上 这是在蓝色的雪地上 这是在一片闪着光 犹如火焰般的雪地上 你终于触摸到了黎明 它那乱蓬蓬的头发 和它那冰冷的手 这是在蓝色的雪地上 这是在一片奔跑着 像狼群一样狂风的雪地上 你猛地发现 你所寻找...

芒克:来自水面上的风(外一首)

来自水面上的风 来自水面上的风 身上有一股男人的气味儿 它湿漉漉地走上岸 那样子好像已精疲力尽 但它还是很快地钻进绿荫 很快地给自己穿好一身衣服 然后,它停在那里回头看 只见刚刚恢复平静的水面 袒露着粉红色的乳房 那乳房是已临近开放的荷花 它这会儿也许是由于过度的兴奋 它还在那里不住地膨胀 秋后的田野 骑在风的背上 秋天动身离开这里 只听见蹄声渐渐远去 那一路上落叶飞扬 如今在这里 你一眼能看到...

芒克:把眼睛闭上(外一首)

把眼睛闭上 把眼睛闭上 把自己埋葬 这样你就不会再看到 太阳那朵鲜红的花 是怎样被掐下来 被扔在地上 又是怎样被黑夜 恶狠狠地踩上一脚 把眼睛闭上 把自己埋葬 这样你就会与世隔绝 你就不会再感到悲伤 噢,我们这些人啊 我们无非是这般下场 你是从黑暗中来的 你还将在黑暗中化为乌有 在麦田里 这仿佛是从我心里长出的麦子 在这片麦田里 太阳多像一个早起的农妇 她的前胸裸露着 那是彩色的陶罐 那陶罐里盛...

芒克:写给一片废墟(外三首)

写给一片废墟 虽然已经过去了很多年 但我们至今还能看到 你被毁坏的面容 你现在逢人便用伤口说话 你这样做,当然 并不只是想让人们 重新闻到血的腥味 或者是让人们 再一次听到痛苦的呻吟 而是因为你已经失去了 能发出声音的喉咙 你的喉咙早已被 枪弹和烈火堵住了 可你悲惨的遭遇 你这受害者的姓名 却将永久地 被夹在岁月的书里 并告诫人们 阳光中的向日葵 你看到了吗 你看到阳光中的那棵向日葵了吗 你看它...

芒克:昨天与今天(外一首)

昨天与今天 昨天—— 它什么也没有留下 它把该带走的全都带走了 而今天 你又是怎样的呢 你也许正将门仔细地关好 你也许正忙于捕捉 那飞来飞去的 但最后还是落在床上的嘴唇 你也许正不耐烦地等待着 那将会被端到你面前的 那迟迟还没有端来的 熟透了的乳房 你也许正迅速地 替别人解开衣服 如同打开一扇窗户 但你却发现 你无法看清里面 就好像 那是一间阴暗而又空荡的屋子 你也许已养成了贪睡的习惯 你也许正...

芒克:公园里的孩子

公园里的孩子 我在公园里 迎面碰见了一群孩子 有男孩子 有女孩子 他们一路蹦蹦跳跳 他们扇动着睫毛的眼睛 如群鸟朝我飞来 我在公园里 回头看着那群孩子 我还看见蝴蝶 一只只彩色的蝴蝶 它们被拴在了 一朵朵花儿的头上 给孩子们 看着你们可爱地长满了一地 并对着我张开花瓣似的小手 我简直羞愧得无地自容 因为,我的确给不了你们什么 我既不是太阳,做你们的母亲 把你们抱在怀里,让你们喝我的奶 也不是大地...

芒克:阳光,长满细小的牙齿(外一首)

阳光,长满细小的牙齿 就像有一群 饥饿的蚂蚁 贪婪地爬上 我裸露的身躯 我感到阳光 晒在脊背上的阳光 长满细小的牙齿 同时,我也想到 最终,也许我 将会像那个春天似的 当它刚刚从土地钻出 就招来无数花的嘴唇 把它层层围住 并把它一口一口地 啃得精光 当然,那些花儿 也同这阳光一样 长着牙齿 清晨,刚下过一场雨 清晨 刚下过一场雨 我抬头看见 那已拭去泪珠的云 还一动不动地卧在床上 它肚子大大的 ...

芒克:一夜之后(外二首)

老房子 那屋顶 那破旧的帽子 它已戴了很多年 虽然那顶帽子 也曾被风的刷子刷过 也曾被雨水洗过 但最终还是从污垢里钻出了草 它每日坐在街旁 它从不对谁说什么 它只是用它那使人揣摩不透的眼神 看着过往的行人 它面无光泽 它神情忧伤 那是因为它常常听到 它的那些儿女们 总是对它不满地唠叨不停 灯 灯突然亮了 只见灯光的利爪 踩着醉汉们冷冰冰的脸 灯,扑打着巨大的翅膀 这使我惊愕地看见 在它的巨大的翅...

芒克:一个死去的白天(外一首)

一个死去的白天 我曾与你在一条路上走 我曾眼睁睁地看着你 最后死于这条路上 我仿佛同你一样感到 大地突然从脚下逃离而去 我觉得我就好像是你 一下掉进粘糊糊的深渊里 尽管我呼喊,我呼喊也没有用 尽管我因痛苦不堪而挣扎 我拼命地挣扎,但也无济于事 于是我便沉没了,被窒息了 像你一样没留下一丝痕迹 只是在临死的一瞬间 心里还不由地对前景表示忧虑 邻 居 晚上,她的男人 又喝了酒从外面归来 那男人满脸怒...

芒克:一棵倒下的树(外三首)

四 月 这是四月 四月和其它的月份一样 使人回顾,也使人瞬间就会想起什么 想起昨天,想到遥远 或者,想起冬天里的一场雪 当然,那落在地上的雪早已变成了泪水 要么就早已变成了一群鸽子 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四月,它使你想起了一个个 只要走去就不再回来的日子 它使你想起了人 想起了那些不论是活着的 还是已经死去的人 想起了那些也许有着幸福 也许注定悲惨的人 想起了男人和女人…… 这是四月 四月和其它的月...

芒克:阳光(外三首)

阳 光 阳光在土地上生长 它把白天的面孔 用它的茎 拱出了地面 而那些同样已掀开 身上泥土的白骨 一个个转动空空的眼窝 他们先是看一眼 头上的天空 又环顾一下 四周拥挤的花枝 然后,他们便急匆匆地 各自朝自己所思念的地方 爬去…… 阳光在土地上生长 阳光—— 那中间又乱哄哄地走来了 一群刚刚逃离黑暗的人们 黄 昏 这时已听不到 太阳有力的爪子 在地上行走 这时是昏暗的 这时正是黄昏 这时的黄昏就...

芒克:我属于天空

送给严力 抒情的二十三岁生日 1976年8月28日烨世于北京。 《我属于天空——1975》 献辞 你可记得在那里埋葬的黎明和童年? 呵,希望—— 请你不要去的太远 你在我身边 就足以把我欺骗。 第一章 1.1 生活向我走来了, 从此她就一直也没有离开过我。 啊,生活 那早已为你准备好了痛苦与欢乐。 1.2 我是垦荒者 也是个歌手, 我抱着太阳的七弦琴 欢迎庄稼来到我的田野。 呵,我是垦荒者 也是...

芒克:回家

发布: 2015-11-19 16:45 | 作者: 芒克 他受伤的眼睛前是一排铁栅栏, 透过打滚的早晨 朦胧的城市像一个孩子一样 拼命地在母亲枯萎的胸膛上寻找粮食。 冬天头一次地放声痛哭, 穿过新年简陋的门槛, 他闭起了眼睛…… 挨了打的城市露出了像婴儿一样的青屁股。 天空像一只眼睛的大灰猫, 低垂的云—— 这猫的软绵绵大尾巴 软弱无力地抖下了上面的雪花, 他头顶的雪花。 沿着一缕黑烟的影子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