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撩开黑暗,赤裸着身体
犹如一束光亮被投射在地
你目光燃烧,四下寻觅
你随手把星星拾得干干净净
你体态轻盈,一步步踏上
我心灵的台阶,你把我从
恶梦出没的昏睡中惊醒
你悄然无声,打开我眼睛的窗户
那灯光嗡嗡响的翅膀已飞得无影无踪
好似温柔的妻子,你拥抱我
你嘴唇鲜红的花瓣落满了我的全身
如同久别重逢,如同我们
置身于一片萧瑟的果园之中
你伸着手,而我的心在枝头颤抖
又像是重温旧梦,欢乐仅仅是一阵风
你去了,不知你哪里去了
可我们并非无情

你看,你的四周是多么宁静
一道道夕阳的光线围绕着你
仿佛围绕着一排栅栏
你看,你头上的天空是多么辽阔
空空荡荡,偶尔飞来一片云朵
你把手挥动着,好像是捕捉蝴蝶
你看,日落了,那日落时的晚霞
又是多么忧伤!她独自一人
她朝远处走去,她头也没回
你看,又一个夜晚降临了
你周围的阳光变成了黑色
但在黑色中间却呈现出点点殷红
喂,你看到这暗中的花朵了吗
她虽然已几经摧残
但她依然热爱着这块土地
这花朵就是你的心呵
这花朵在热情地开放

这里是黑夜
这四面都是墙壁
但唯有你的头上没有屋顶
你的头上是一块绣着星辰的天空
你常常用它,在哭泣的时候
擦去脸上的泪痕
这里是黑夜
这黑夜是把你禁锢的墙壁
你时常在入睡的时候
为了挣脱开那粗暴的墙壁的手臂
而乞求于天空
可天空呵,她在这里所能给予你的
却只是那来探望你的眼睛

天空已昏昏欲睡
朦胧中,你看着她
她袒露着一轮月亮
这时,夜突然变得阴沉沉的
他走过来,用黑暗把她盖上
这时,你只好去睡了
你躺下,却听见那角落里
有一对热恋着的花,有一对
凋落的花儿,他们正在脱去衣裳
天空已昏昏欲睡
朦胧中,你睡眼惺忪
这时,夜阴沉沉地走过来
他把漆黑的门关上
这时,你猛地发现
你已被锁进了黑暗之中

你梦见,你变成了一个孩子
你哭着,你爬着
爬向一个女人的胸脯
爬向了一座坟墓
你梦见,你变成了一个孩子
你手捧着晶莹的泪花
肃然把它撒进那雪后的山谷
你环顾四周,四处荒芜
你的面前,遍地生长的只有痛苦
你扑倒在她的身上
你紧紧地把她抱住
但她却一动也不动,一动也不动
于是你只好长叹一声,喃喃低语
你仿佛模糊地看到
那冰雪的乳房已在热泪中消融

当梦的烟雾又把你淹没
你一路沉重地走回过去
你一路渐渐变得悲惨
你一路不停地呼唤着她的名字
然而,你知道,早在多年以前
你就已经失去了你的爱人
你的爱人被囚禁在一块红色的泥土里
那里直到如今,远远望去,
还像是一团没有熄灭的火焰
当梦的烟雾开始消散
你仿佛重新见到了她
她微笑着站在你的面前
她头顶着一朵朵开遍了天空的星星
可她身上却穿着一件血迹斑斑的衣裳

你的身影是个人字
被写在一块废墟的石壁上
这人字高大,醒目
却在暗中显得孤独
寒风中,这里,你看看还有什么
这里,只有一个人字
在痛苦地思想
你的身影是个人字
站立在废墟的石阶上
这废墟,像是衣衫褴褛的老人
诉说着自己的遭遇
一个人,在这寒冷的夜晚
久久不愿和她离开
一个人字,面对着一块废墟
他就如同儿女看到了
那被残害的母亲

我见你们手拉着手向着道路眺望
我问,你们这些兄弟般的小树
你们在这里等待着什么
看,天已经快亮了
红色的黑暗到了退却的时辰
而她,一个黎明
正远远地随风而来
一个黎明像骑在马上
在道路上飞驰
我问,你们这些兄弟般的小树
你们在这里等待着什么
为什么在黎明到来的时刻
你们仍默不作声?难道是
她来了,她没有给你们带来什么
还是她来了,而不能久留
呵,你们这些小树,你们这些兄弟
我明白了,你们为什么沉默
看,在你们的脚下
叶子已经落了一地
红红的一片,红红的一片
原来,你们是刚刚从血泊中站起

又一个白天的躯体化为灰烬
又一颗太阳的头颅滚落山底
而你,在随同漆黑的时间飘荡
你就像天上被牧放的星星
在忍受着乌云的驱赶
你将要到哪里去?你一无所知
你也不知道另一个早晨有多远
此时,你只是浮想联翩
你只是听到,那地上凄惨的晚风
正身穿着孝服,正走入墓地
正一路披头散发失声地哭喊
你将要到哪里去?你一无所知

我给你发出的信,你收到了吗
我的信是装在白天的信封里
那信封上,贴着一张太阳的邮票
我给你发去的信,不知你看过没有
我的信是在晚间写的
那上面密密麻麻的字迹
是天上闪耀的繁星
呵,我的爱人
我日日夜夜都在思念着你
但我一点儿也得不到你的音信
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我只好让这白天和黑夜替我去四下找寻
为的是让你知道
我一直在期待着你的回音

十一

雪花,雪花
雪花是飘在你的梦里
你的梦里,没有人走来
没有人留下脚印,只有一颗心
像你打着的灯笼,孤零零
雪花,雪花
这雪下得真大呀
不一会儿工夫
它就把大地给覆盖住了
但却唯独掩埋不住你的心
因为,你的心一直是火热的
一直在等待着爱人的归来
你的心就像你打着的灯笼
你的心在把那道路照亮

十二

我听见,你的双脚
迈着均匀的步子
在我的心上走动
我发觉,我的心像是解冻的土地
又像土地一样的肥沃
你走着,似春天到来
我真想问一问你
在我的心里,你想种下什么
你的脚步惊走了我的梦
我的心里也因为有了你
不再荒凉,不再寒冷
看,在今日晴朗的天空下
我的土地已开始耕种
看,那颗金灿灿的太阳
就像你带来的一粒种子
撒在了我的心中

十三

黄昏,你这远道而归的女人
夕阳像顶草帽戴在你的头上
黄昏,你匆匆地赶路
你的身上穿的还是那件褪了色的衣服
黄昏,我站在路口,同你相会
我用微风擦去你脸上的汗水
黄昏,你慢慢地摘下太阳
你头发的霞光一下垂满了你的肩膀
黄昏,我们面对着面
相对无言,是因为爱在心里
黄昏,我们相对无言,是因为
我们即将被笼罩黑暗

十四

你回来时,太阳已从她的背后落下
太阳落下去了,你回到了家
春风和你同路
你回来时,你的家园冷冷清清
只见炊烟无力地把手伸向天空
只见她,那和你久别的果园
她曾是个漂亮的女人
她独自在山坡上低吟
你回来时,你见她很伤心
因为,她已经衰老了
她正神情失望地低着头
当你走近,她也没有听出你的脚步声
你回来时,你满心的欢喜很快变成了悲哀
这不只是因为
太阳消失了,天黑了下来
而是你所看到的一切使你感到
春天来了,却好像没来

十五

在我的记忆里,有一片茂密的树林
那里时常有鸟群出没,鸟儿衔着光线
穿梭似地飞翔,它们是用阳光在给自己筑窝
在我的记忆里,那树林,每到日落时分
还具有另一番景色:鸟儿纷纷回巢了
林间渐渐地冷落,一个缓缓移动的阴影
像是一张没有光泽的面孔,在临睡前
用嘴去把灯吹灭。往往是在这个时候
我见你常常到林子里去,往往是在
失去了光明的时候,你给她带去了温暖
并对她说:我爱你,真的,我爱你
在我的记忆里,有一片茂密的树林
那树林里时常出现你的身影
那树林里至今还回荡着你的声音

十六

在你睁大眼睛的玻璃窗上
我看见,夜
正用它满脸浓密的鬍子
贴近你的脸庞
这时,你感到十分恐慌
你为什么还不睡呢
你在等待着谁
这时,月亮突然用它的尖嘴
啄破了云层
瞬间,我看见你笑了
我看见在你的眼前
那重新出现的光芒
像只拍打着翅膀的白鸽
在你的窗外盘旋

十七

如果你愿意,请你打开门
今夜,我想居住在你的梦里
我想,我只需要占有一块不大的地方
今夜,当然,我是不会惊醒你的
我也不会让任何恶梦打搅你的睡眠
因为,我知道你累了,你每天都很辛苦
我知道你需要睡得香甜
今夜,你就让梦留下我吧
你就让我跨入你梦的门槛
我会一心一意地陪伴着你,直到你醒来
我会让你,这具有人一样感受的土地知道
你的爱人,就守在你的身旁

十八

今夜,我真不愿意离开你
你是梦,我真不愿意离开梦
离开那梦中的夜晚,离开风
那风是绿色的,那风像是一位姑娘
我真不愿意离开那位姑娘
她送我上路,她手里举着灯
今夜,我真不愿意离开你
离开梦,离开那梦中的一双眼睛
离开那依依不舍的身影
离开那棵摇曳的树
她站在路上,她目送我远去
她唱起一支忧伤的歌
今夜,我真不愿意离开你
离开梦,离开那梦中
像铃铛般摇响的树叶,离开你的歌
我真不愿意离开你的歌
我真不愿意从梦中醒来

十九

面对着你的眼睛
我发现,那波光闪闪的湖水里
有我游动的影子
面对着你的眼睛
我发现,那水面溅起的浪花
布满了你的面容
面对着你的眼睛
我发现,那岸边生长着的小草
在热风中微微颤动
面对着你的眼睛
我发现,你的眼睛渐渐闭上了
这一切只不过是梦

二十

再过一会儿,你就要走了
你就要从我的嘴唇上
摘去那张已经悬挂了很久的脸
你就要把它收藏在另一个房间
再过一会儿,你就要走了
你就要在暗中把屋门关紧
你就要抖开夜的长发,然后
闭起眼睛,不再透出一丝光线
再过一会儿,你就要走了
你就要进入梦境,做另一番享乐
而我呢?当这里只剩下我时
我却要为送走了你
送走了另一个白天而难过

十七

如果你愿意,请你打开门
今夜,我想居住在你的梦里
我想,我只需要占有一块不大的地方
今夜,当然,我是不会惊醒你的
我也不会让任何恶梦打搅你的睡眠
因为,我知道你累了,你每天都很辛苦
我知道你需要睡得香甜
今夜,你就让梦留下我吧
你就让我跨入你梦的门槛
我会一心一意地陪伴着你,直到你醒来
我会让你,这具有人一样感受的土地知道
你的爱人,就守在你的身旁

十八

今夜,我真不愿意离开你
你是梦,我真不愿意离开梦
离开那梦中的夜晚,离开风
那风是绿色的,那风像是一位姑娘
我真不愿意离开那位姑娘
她送我上路,她手里举着灯
今夜,我真不愿意离开你
离开梦,离开那梦中的一双眼睛
离开那依依不舍的身影
离开那棵摇曳的树
她站在路上,她目送我远去
她唱起一支忧伤的歌
今夜,我真不愿意离开你
离开梦,离开那梦中
像铃铛般摇响的树叶,离开你的歌
我真不愿意离开你的歌
我真不愿意从梦中醒来

二十三

土地,我年老的土地
你是看着我从小在这里长大的
但如今,当那无情的落日
就要把我像光辉似地从你的怀里拽走
我怎么能够忍心抛下你
又怎么能够忍心听着你在暗中哭呢
我是你养育的孩子,我应该把心给你
即使是我的躯体已不复存在
我也要把灵魂给你
相信我吧,我的土地
如果有一天,你还在睡着的时候
听见有一只光明的手在敲你的房门
告诉你,那可就是我回来了
请你一定要为我,为这光明的来到
去把你的大门打开

二十四

登着时间的阶梯
你艰难地向上爬行
你不断地升高,同时也感到
自己逐渐变得衰老
终于有一天,你觉得
你已登上了你所向往的那个地方
但你忽然发现
那里只不过是一块孤寂的坟墓
终于有一天,你觉得
你的躯体就像是一片树上的叶子
它枯萎了,它快要落掉了
它终于不由自主地往下飘

二十五

在你走过的道路上
日子已被一天天地丢掉了
没有人知道它是谁的
它曾经隐藏着什么
也没有人去把它捡起
在你走过的道路上
到处留有你生活的秘密
如今,你已经老了,看得出来
你的生活也依然如旧
但你仍然要活下去
你还在继续劳动
你还在路上行走
你还在太阳下晒一晒
那由于年久而发皱的皮肤
你还在怀恋以往
并使那些秘密成为自己永久的回忆

二十六

满载着沉甸甸的心
你生命的车轮已驶过一段艰苦的路程
如今,你不再想回过头去
看着那些紧锁着眉头的日子
你不再想对他们讲述
讲述那些因痛苦而写成的故事
如今,你只想往前走
你只想往前去听一听
那由于想象而引起的欢乐
你只想去得到欢乐
如今,还有什么可值得留恋的
你听,那生命的车轮所转动的声音
不就是在告诉你
往前走,你只有往前走
你是在抛弃痛苦而寻找欢乐

二十七

我知道,总有一天
你会看到,我的眼睛
被埋葬在这块土地里
我知道,总有一天
你会发现,这块土地
正在望着你,正在啜泣
我知道,如果真的到了那时
你一旦走近我,拨开荒草
我的嘴唇就会像鸟儿一样飞出
我知道,我始终是爱你的
看,何必用扒开泥土
那露出地面的石碑
不就是我留给你的身影

写于一九八一年十一月

《今天》编辑部刊印(未发行)
1982.北京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