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墨:叶子老师教我象徵主义诗歌(早期诗八首)

一、思维跳跃之多元(铁拐) 悬在空中的手已然幽深 梅花开了三遍,池塘也几结薄冰 这着棋想得太久、太久 忘记人间有过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披散的长发也许没有几根 背上葫芦里的丹药却有千斤 压得你一拐一拐的,太沉,太沉 传说降龙罗汉才是你的真身 时空转换的万花筒在哪儿? 你聼到的蛙鸣只是它子孙的子孙 下凡与出尘既然都令人神往 难怪酒旗飘在一村又一村 天赐神功:左眼为阳,右眼为阴 但何时才有你自己的眼...

苟婉莹:冷眼目诡谲 诗心诉幽怨——评陈墨《砚冰集》...

文学有两种书写方式,或谓之“地上与地下”、或谓之“主流与潜流”、或谓之“艳阳天与阴影”。文革前夕的中国,革命现实主义的、红色浪潮的、宫廷文学式的是“地上”“主流”“艳阳天”,陈墨与诸友创立的“野草”诗社的黑色写作则是“地下”“潜流”“阴影”。在那个颠倒黑白的时代,陈墨与众诗友,冷眼目睹明诡暗谲,而将幽怨诉于诗的艺术世界,在文学中追寻爱、美与自由。 尽管文学史上,苏轼开豪放词派、诗也曾写宫怨花间,...

陈墨:关于“黑色写作”——《我早期的六个诗集》后记...

                      陈墨(左)蔡楚1988年于湖南 (参与2014年9月10日讯)在回忆我同叶子老师的关系时,我曾写道:“他打破了我的作家梦,却把我引上了一条‘文学险途’。”(见《何必集·书话》)所谓“文学险途”,就是“地下文学”;我名之曰“黑色写作”,只是突出它...

陈墨:碎语雷锋

用雷锋来忽悠,跟丰胸一样,有四种结果(一边乳房叫“权力之道德”,另一边乳房叫“民众之道德”):a、大不一样 b、不大一样 c、一样不大 d、不一样大。 所谓幸福的事:a、不用拼爹竟找到好工作;b、不用献身竟遇到好导演;c、不用买房竟娶到好媳妇;d、不用送礼竟遇到好大夫;e、不用鉴定竟有了亲儿子;f、不用装逼竟交到真朋友 ;g、不用学雷锋,竟碰到以上幸福。 韩寒:从今天起,做一个低俗的人,劈腿翻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