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扬:神明的渴念

我神明的渴念 来自脚下这片神圣的土地 我撮土为杯 掬水为酒 这溶血的酒 我来祭奠哪一片热望的厚土?! 大地,在你痛苦的手掌上 人们努力睁开双眼 眼望我披挂火焰 立于干渴绝望的中心 已有多久啦 爱我的人们 我晃着这颗燃烧的头颅 胸怀这颗破碎的诗歌心脏 彷徨地走在这片无有生机的土地上?! (1993)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鲁扬:我的大地

我的大地明朗而无边 生下我与埋葬我的大地上 开满了无边而明艳的生命之花 没有人知道 在我的大地之上 我是啜饮自己鲜血而活命的人 那无数的树木和遍地的青草 均为我所供养 活在我的大地之上 我不要倾听你的话语 我要你选择生活下去的方式 作为我诗的语言 在所有陆地消失之后 你可以在我的大地上 寻找我为你用诗行划分的那份 供你生存的土地 (1993)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鲁扬:大鸟

大鸟鸣叫着 在高高的上空 它用利爪撕扯着大地 用大翅击荡着太阳的光芒 在未来的人类的注视中 一切都将被它打乱 一切都将被它打碎 它在毁坏中狂舞 它在破碎中大声鸣唱 ——它要用它的原始的神性之力 使世界万物改变原样 大鸟选择了自焚的道路 选择世间唯一一条能够再生的道路 ——它将用它燃烧躯体的各部 为世间万物重新命名 大鸟的到来就是为了打击而来 就是为了破坏而来 就是为了给这个破碎的世界重新命名而来...

鲁扬:口水诗

网友A:这就是传说中的“鲁扬智性诗”啊? 网友B:不像智性诗 网友C:什么智性诗?我看连诗都算不上 网友D:太口语化了吧?我看像算 “口语诗 ” 网友E:什么口语诗啊?“口水诗”差不多 网友F:我看是湿,呵,口水难道不是湿吗? 众网友:哈哈……呵呵……嘿嘿…… 口水就是口水吧! 中国老百姓总爱说: “我们人多,一人一口唾沫就淹死他们” 多么豪气啊!既解心头之恨,又给自己打气壮胆 “口水”历来是中...

鲁扬:梦回诗江湖,见伊沙与沈浩波

一登上诗歌湖 就见老伊沙正在坛上与人对骂 沈浩波祼着他不可一世的下半身在坛上晃悠 对老伊沙骂人习以为常了 就是看不惯沈浩波不穿裤子还到处晃悠的流氓样 想抬腿向他下半身踹上一脚 这是老伊沙说一句让我记他一辈子的人话: “你小子不要把老婆孩子害得太狠” 那时刻,我像被点了穴一样愣在那里 事实上,我也确实被伊沙点了死穴 因我常扮演《皇帝的新装》中儿童所扮演的角色 得罪了管饭的人,总搞得我大人没饭吃,孩...

鲁扬:进步

从“鲁西狂徒”到“鲁西一狂徒” 再到“鲁西老狂徒”无数次禁言封IP之后 再次成为“徒狂”——我又被禁言了 不过,这次比前几次有所进步—— 当我登录后,有短信飞出:“如不服,可申诉。” 这使我想起祖父讲过的一段家史 土匪头子二金领打进县城坐了政府 抗捐的老七叔被当成土匪砍了头 县府里传来话:新政府了,进步了,民主了 可以领你们家的尸首了…… 鲁扬2015.3.20于山东聊城. 鲁扬,网名“鲁西狂徒...

鲁扬:重读《撒娇诗派宣言》

活在世上,有些事常看不惯,我们撒娇 与天斗,斗不过,我们撒娇 与地斗,斗不过,我们撒娇 与人斗,更斗不过,我们撒娇 社会主义制度好,我们撒娇; 风花雪月江山无限好,我们撒娇 然而,二十多年过去了 诗坛上没见谁在撒娇 可见,用诗歌撒娇是不可能的 而且当下中国,不仅用诗歌撒娇是不可能 用任何一种文字形式的撒娇 都将是不可能的 鲁扬2015.3.20于山东聊城. 鲁扬,网名“鲁西狂徒”,中国自由诗人、...

鲁扬:区别

用人口发出声音与动物区别开来 用文字发出声音与庸人俗辈区别开来 我用口发出声音 却沦为动物 成为一只不停奔徙在这片土地上 又不停地被人驱赶的野狗 我用文字发出声音 却成为异类 ——一位被先进文化者们拒之门外的异类 但我依然庆幸—— 庆幸自己终于和一些所谓的“人类”区别开了 成为大地上一只真正的兽 我终于可以和一切向往自由的灵魂 一起自由地狂奔,呐喊,歌唱了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鲁扬:无声者

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对最初者的声音是怀疑的 他们从没听到过那个声音 他们不相信有一种声音是关于光的 他们不相信温暖会来自声音 不相信爱会源于声音 他们不发声 他们也不想发声 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发声 他们以为自己活着不用发声 于是一些人趁机剥夺去他们的发声权 ——他们干脆认为自己根本就不会发声 生来就没长那种发声器官 于是在这片土地上 总是一部分人代替另一部分人发声 代替另一部分人思索 甚至代替另一部分...

鲁扬:人民

人民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一个农民 一个人不算人民,一个农民也不算人民 人民是指一个集体,不是一个集体不能称人民 ──精通政治学的人士如是说 如此说来,我不是人民 当了一辈子农民的祖父也不是人民 难怪祖父一辈子要“人民代表”来代表他 难怪我活了三十多岁没参加过人民选举,没见过选票 那么,我何时能成为“集体”,当一回“人民” ──在不让自由结社和自由集会的国家里?! 2000-09-10 于江南 原载...

鲁扬:国家

国家在前 国家在后 国家在左 国家在右 国家在上…… 在挤满国家的国土上 人们已无法站立成人形 只有伏地变形为一只只爬虫 在林立的国家缝隙间 ──爬行…… 2000-09-10 于江南 原载民主论坛...

鲁扬:被电击的乳房·被打出眼球的脸

上图:一中国女性公民因个人信仰遭警察用电棍电击乳房,遭残酷摧残后死亡。 •被电击的乳房• 面对这张照片 我们人类的文字是多余的 面对这个事实 我们人类的语言和呐喊是无力的 人们,看吧,这是一只乳房! 这是一只曾养育我们每个人长大的圣物 这是最让我们人类情感深爱和敬畏的圣物 对于母亲的慈爱,我们有多少记忆来自母亲温暖的乳房? 对于母亲的颂扬,我们有多少歌里感谢乳汁,感恩她的喂养? 然而,人们!有良...

鲁扬:答海外记者问(2017.2.20)

1.您什么时候知道在山东建筑大学前发生“毛左”对邓相超教授的攻击活动,为什么决心去现场支持邓教授? 1月1号吧,在群里看到一个视频,他们号召一些人去山东建筑大学西门。我先是发现邓相超教授的新浪微博被消号了,心里非常气愤,之后又见群里这个号召围攻的视频,我就决定1月4日到现场去看看。 2 .您为什么举着“坚决捍卫邓相超老师的言论自由权利”的标语牌?那时候有没有担心“毛左”会伤害您? 去现场声援邓教...

鲁扬:给朋友们推荐一部书——微紫:《与蜀葵的交谈》...

  我推荐的是我爱人——诗人微紫刚出版的一部诗集。在中国诗坛上,微紫是位知名诗人,诗作遍布各大诗歌报刊杂志及年度选本。众所周知,在这个饿死诗人时代,生存都成问题,出一部诗集是不容易的,而且也是没用的。诗人们都知道,一辈子不出本诗集,是种遗憾,可出来等同于垃圾 ——一没人要,没人看。既然如此,我为何还多方筹资帮助爱人微紫出版这部诗集呢?这缘于愧疚,缘于我心中的痛。 身边的朋友都知道,早年微紫为了我...

鲁扬:在中国,真的可以这样无耻?

我声援邓相超教授被殴事件发生后,面对众多媒体询问我为什么去济南声援邓教授,我一直说是看了群里一个号召声讨围攻孙教授的视频才去的——这是事实,是不错的。但是,促使我下决心去的主要原因是我发现邓教授的微博被封掉了。 说实话,这使我当时非常愤怒。一个文化人,一个思想者,靠什么存在?就是靠发表言论和思想存在。这个权利没有了,就等于剥夺了他存在的权利——等于剥夺他的生命!尤其在一帮无知的网络群氓围攻之下,...

鲁扬被警方带走24小时

说点事: 昨晚十点,家里来四个警察,我被他们带走。是我们这里派出所的,也属国保。 说济南方面让他们调查1月4日声援邓相超的事。 晚一点询问完,以为让我回去,说我等着。这样等到天明。由上午等今天晚上九点,马上24小时了,才放我出来。 手机上车就被收走了,不能玩手机了。这一夜一天真他妈的的难熬[大哭] 山东鲁扬 2017-1-19...

再有“批毛者”掉官 学者料为统一思想

内地再有官员怀疑因“批毛”而失去官职,涉事者是河北省石家庄市一名副局级官员。有学者相信,中共当局急于在全国人大政协会议召开前,统一全国思想,预料军队将成为下一个整顿目标。(高锋 报道) 河北省石家庄市政府周一(16日)通报,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副局长左春和不再担任官职。左春和现时身兼石家庄人大代表和市政协常委,也是石家庄市委党校特聘教授。 据了解,左春和曾多次在微博发表反毛泽东的言论,包括指民众...

鲁扬:让我们开始,让我们一次次开始!

——“中国自由文化论坛”被关感言 朋友们,让我们开始吧!这不是重新开始——是生命自由的呼吸,注定我们要一次次重新开始!象生命本身,在一次次呼出吸进中开始,取得生命和生存! 我们想到了——只是我们不相信!我们不相信在这片伟大的国土上,自由竟是古老的神话,是永远照不到我们民族自由心灵上的阳光!现在我们仍不相信——我们仍继续努力! 做为这个时代的中国人,我本人感觉很好。我一直“庆幸”在世界文明之光普照...

鲁扬:我没有敌人,也没有仇恨——兼答为什么放弃追究打人者的法律责任...

1月12号,我发表了这样一个声明: 我本人放弃追究2017年1月4日在山东建筑大学西门围殴我的那群老人的法律责任。山东鲁扬2017年1月12日。 声明一出,没多久,我就接到一个又一个质问我为什么放弃追责的电话,有的甚至非常恼怒。有的朋友打过一次后,又打过来,极力想说服我,不能放弃追责,并不厌其烦地讲述追责的“重大意义”。有的朋友则想到,我可能受到某种压力,而做出妥协让步。 这一点,我可以很明确地...

鲁扬:此次声援邓相超教授是有意义的

我认为此次活动是有意义的。 在民主进程中,毛左是一股反对势力。民主派应该起来与其对抗,让他们知道来自民间的反对力量。 在与他们对抗中,会教育了一批人——因为他们大部分因无知才成为“毛粉”。同时让外围的人一批也了解一些真相。 更主要的是,这是一次公民行动,对自由各派来说是一次很好训练机会,是一次街头运动的演练。 此次活动不是针对政府,没有什么大的危险。因此,参与者,包括邓教授,是没什么危险的。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