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扬:从八种角度读中国汉字

第一种 每一个字都是光的映像 是一束光 也是无数束光 如一种声音 是无数种声音 无数种声音又是一种声音 光也就是声音 声音也就是光 ——汉字是光利用声音 在人间所做的最为人性的注解 第二种 最为简明的生命体源于复杂的生命 感受到呼吸和自己的心跳 任一个个方块字砸在我变得越来越模糊的脸上 ——这是血与生命的召唤 在字的正面和词的反面,我相信—— 千年的流火 万年的苦难 都将泄于我面前这片纸上 第三...

鲁扬:“六四”是什么?——中华祭

“六四”是什么? 是文章中不能出现的词,是互联网上发不出的字,是两个黑色的数,是一对莫名其妙的“*”符。 “六四”是什么? 是中国人口中忌讳的两个数,是诗人笔下敏感的词,就胆怯者想象中的恶兽,是聪明人急急绕开的“陷阱”。 “六四”是什么? 是百余位母亲的泪,是千余位父亲的悲,是数万计仁人志士心中的痛,是亿万中华儿女泣血的记忆。 “六四”是什么? 是十七年的苦难,是十七年的期盼——十七年英灵不得安...

鲁扬:挖掘

用可怜的词挖掘 打破沉静的内心 这种无聊的举动我们将持续多久? 如果沉寂之美是一种向往 那么死亡之美真的是诗人追求一生的理想? 人们,任凭你用世上任何一物 都将无法窥破孤寂困苦的内心 我还能说什么呢?三十年了—— 一万个白日,我用来习惯死亡 一万个黑夜,我用来练习死亡 (1996)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鲁扬:黑暗

一种永恒的神密 我们无力觉察 我们被光明和黑暗轮翻围攻 这使我很早学会怜惜 在光明和黑暗中生存的众生灵 人们,除了我们无法感知的旷世之梦 有什么更为永恒?更为长久? 我们拥有一丝人类光明 注定让我们拥有万世的黑暗? 无知无觉是否真的是一种幸福? 达到这种幸福 我还需要在人间走多久? (1996)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鲁扬:生命假象

选择一定时刻 来倾倒生命的残汁 纸如杯 失血的文字 同我无血色情感一样 使它呈现出一种苍白 没有任何一种理由 却有万种纷乱的思绪的撕扯 我们远离生命之核已久 热爱和激情已成为生之假象: “我们曾生存过,我们曾爱过 我们曾用最纯洁的一面维护过我们人类的良心”! 然而,声音作为生命中最易逝的一种 生命假象的中一种 它将为我们挽留住什么? (1996)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鲁扬:诗的理想

我们被词所包围 长久以来浸泡在词喧响中 穿过一张张人世之网 穿越人世的死亡和生命的恐慌 这使我总是幸福地感到 在诗意的梦中 同我的爱人 相裸相拥 合欢而行 走在一条光洁的道路上 诗的理想 这块来自人世的 唯一一块有些份量的石头 使我们和一切大梦未醒的人们 沉浸在其中 抵抗来自人世的浮力 保持我做为人的深度 (1994)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鲁扬:传唱者

河流做为最古老的传唱者 来我们面前 它让我们一次次踏进 我们一次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我们不会一次次听到那首古老的歌 在广阔的水哉 河流将选择另一个位传唱者 长空中澎湃的旋律 架起一条通向另一条河流的道路 我知道 我将作为下一代传唱者 进入古老河道进行歌唱 (1994)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鲁扬:阅读

有人类古老文明的废墟上 我捡拾一片片闪光碎片 和一支支的轻舞羽毛 不知为什么 使万物飞翔 得以永生光彩 最人性 最善良的愿望 总归于梦想 善良的梦想击动着万物飞翔 击动着万物闪光 这一点总算让我认识到 —— 破碎的光芒仍旧是光芒 没有梦想的翅膀 那是没方向——不懂飞翔的飞翔 (1994)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鲁扬:面目

一种思想它将以何种面目呈现 这本身已成问题 我们把贯常的动作继续着 并努力完成的得体些 这似乎是我们作为人全部的目的 在没有休止的努力中 忘记问题的原意 动作一直在继续着 并趋于完美 但 面目仍没有呈现 (1994)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鲁扬:接近

接近天空 接近最高境界里 博大的虚空 在一条河流上 一首蓝色的曲子在流淌 鸟飞翔在河流的上空 在博大中领略蓝色的虚空 时光转瞬即逝 我脚踏实地的构想 对生命本身尤显重要 天空越来越高 象我飘荡的灵魂 在生命的底层越来越远 而又让人捉摸不定…… (1994)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鲁扬:大地如梦

大地空旷如梦 自由无边 蓝天下草地上 幸福的人们歌唱昨天 我放逐的心灵如马 行空万里 奔赴在阳光的道路上 我同一切大梦未醒的人们 围坐在自由空旷无边的大地上 歌唱昨天 歌唱着梦的前夜 (1994)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鲁扬:打开

用血打开 用头颅打开 用人世全部的梦想打开 让一切的一切 让光中之光 声音中之声音 重回到沉默的大地上来 象最初者捧出自己跳动心脏 我们语言已无人信服 我们生命也白白消耗 不朽与永恒——这两束人世寂寞花朵 因相信文字与歌唱 在这个人世上我们已输得净光 人们,除了血 头颅和心脏 与我追求的光和自由的声音 我实在没什么让你们感到更真实东西给你们! (1994)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鲁扬:生命的幻象

在生命的幻象中狂舞 欲的渴望与美的妄想一同戏谑着我 以自己为中心人 到达世界那里一方距离 它等同于生命到达死亡距离?! 痛苦的人用痛苦的诗句麻醉自己 悲伤的人用伤心的泪水温暖自己 可在时间之外 在生命的幻象狂舞中 生命之无 存在之空——无休止追问和击打 早已让我感受不到这个世界伤痛 (1993)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鲁扬:无诗的时代

无诗的时代 我听到孤鸣的大地 对我发出那遍野悲戚的呼唤 我截取一段河流 截取声音中之声音 取出这诗中之诗 人们 是一种爱 是一种痛苦打开的关怀 让我们相濡以沫地静守在这个时代 在这个无诗的时代 我们清心寡欲 节操自守 如此为谁坚守着这美好的品质?! 在大地与河流之上歌唱 我早已看到 我诗歌的翅膀 正掠过无数同我一样孤寂的心灵 群歌难唱 群语难答 孤鸣的大地——与你相呼应的 是否只有我这颗悲戚的心...

鲁扬:在平原登高望远

在平原 我登高望远 也只能看到数千米的地方 —— 是的,人们正如你所怀疑的那样 我能看见什么? 什么又能打开我们目光所及之处那片混沌? 天地相接处那道道无解的阴影 为什么会罩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头? 我们看到那么少而又让我们经历的那么多 我们人类究竟能承负多少 不属我们人类心灵所承负的东西? 人们 你们看到我没有看到 你们经历的我没有经历 可你们是否同我一样想过 —— 鸟为什么飞翔? 河流为什么流...

鲁扬:生在平原

在平原上 我总是急急奔走 奔走找寻童年遗失的的那只鞋子 和早年祖父丢失的那把斧头 那在风中轻舞的遍地的青草 如同我遍地的情人 她们总是使我俯下身来 亲吻土地 生在平原 爱在深秋 周身之爱 让我难已舍弃生养我的平原土地 有一天谁都会知道 在平原深处我是一棵难已枯死的青草 有着一颗难已入土的灵魂 再生之根 使我在大地之上 同我遍地的情人 边 歌 边 舞 (1993)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鲁扬:五月的风

四处寻找和问询我的风 带着夸大我痛苦与我人世不幸的诗情 吹乱我爱的黑发 吹动我命的根系 很早我就知道 我不是第一个 也不是最后一个 如此我沉在这个世界不幸的两极之正中 沉为一只灾难的命运的杯子 一只永世无法把罪责 与苦难一起倾倒的杯子 沉浸在风中 沉浸在五月的风中 大地 海洋 天空——母亲 真的像你们在诗中告诉我的那样 —— “你将会因对生命的无限的热情 而获得无边的爱!” 白日里我相信黑夜的星...

鲁扬:最后的诗行

像嘲笑死亡一样 我将嘲笑在这个残酷的春天里 找到我追随我的一切 “那么多的悲伤那么多的困苦 离开我它们都扑在谁的身上?” 在低低的怒吼里 沉重的大翅扫过春天角落里 依靠不幸的雨水而生活下来的生灵 真的 我遗留在人间的苦难 竟像雨后瘟疫 久久弥漫在大地上 我热爱地的四角 热爱空洞的白天和黑夜 我活在世上最后一句诗行 将要这样撰写: “在万有时光里否定你的一生 一切即将重新开始” (1993年5月)...

鲁扬:命定的抒情

是什么模糊了我的视线 混沌了我持久的情感 找到自己是否必须经历死亡的痛苦 沉醉的诗行是否一定经过死亡的滤网? 我不想同谁一同归去 也不想把无边的苦难渲泄在人间 可我为什么拾起的都些破碎的诗行 为了血 我把伤口重又揭开 为了血 我把自己一次次损伤 爱我的人要我放弃手中的笔 放弃这死亡的练习 可人们 请你告诉我—— 放弃手中的笔 放弃这命定的抒情 活在这个世上我还能做些什么?!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鲁扬:古典的中国河

在古典的中国河上 我开始我对神明的怀想 一切被爱和死亡打开的灵魂 放飞的河流上 我总是饱含一种深情和一种激动 在平静中眺望宁静的中国河 它的源头来自我对古典的渴望 它曲折的流程缘于我对古典的热爱 狂风吹走一切 独留不幸的雨水 穿透深厚的天空敲击万物 在古典的中国河上 我们醒来之时 雨水不仅冲去我们的来路 我们的归路也一同被它冲去…… (1993)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