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NGO遭遇“生死劫” 公益人寇延丁近期返回大陆尝试摆脱恐惧...

【希望之声2019年7月28日】(本台记者董筱然综合报导)近年来,中共当局对意识形态的控制越来越紧,法治不断倒退、公民话语权收窄。曾在中国蓬勃发展的非政府组织(NGO)也面临灭绝的危险。大批NGO工作者被迫离开中国或者身陷囹圄,中国公益人寇延丁就是其中的一员。寇延丁在近日表示,出狱两年后的她打算在今年8月底返回中国大陆,之前她已经在台湾休养了两年,而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摆脱恐惧。 中央社7月28日报...

李海:厘清“非”与“反”在社会组织及其运动中的分界...

非政府组织(网络图片) 本文是要区分在汉语中,特别在社会领域中,“非”与“反”这两个概念在使用中的区别。因为没有认清两者的区别,造成思维混乱,多年来,曾经导致大量的重复讨论,消耗大量的精力与情感。结果是妨碍了民间社会的自然而正常的发展。 非政府组织与反政府组织是一回事吗?显然,两者截然不同。非政府组织又称NGO,是并非由政府操办的、而由民间人士为了某一方面社会事务组成的社会组织。它是独立于政府的...

赵思乐:别了,灰色空间

4月28日,《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以下简称《境非法》)经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通过,将于2017年1月1日实施。 法案规定:中国警方可以“约谈境外非政府组织代表机构的首席代表以及其他负责人”;认为备案的临时活动有危害国家安全等情形的,可以要求停止活动;对有颠覆国家政权、分裂国家等违法犯罪情形的境外非政府组织,可以“将其列入不受欢迎的名单,不得在中国境内再设立代表机构或者开展...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的实质是要依法侵犯人权...

中国人大常委会周四(4月28日)批准了《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将于2017年1月1日起开始实施。根据《境外非政府组织(NGO)境内活动管理法》,警察将有更大权力监管境内的外国NGO,这些NGO如果被列入公安部门黑名单,将被禁止在中国设立代表机构或活动。 中共专制统治的对象无所不包。中国的所谓非政府组织(NGO)必须在党的领导和控制下,实际上中国根本不存在任何NGO.但党试图控制境外NGO在中国...

莫之许:漫长的荒废年代

2016年2月1日,为妇女提供法律援助的非政府组织“北京众泽妇女法律谘询服务中心”正式歇业,这个在1995年世界妇女大会后,由郭建梅等北大人成立的中国第一家向妇女提供法律谘询的非营利组织,一向低调温和,但也避免不了最终关门歇业的命运。而自2014年下半年开始,也陆续有针对传知行、益仁平、女权五姐妹、以及最近的工运人士的严厉打压动作,显示出当局对于NGO,尤其是获得境外资助的NGO毫不宽容的姿态。...

赵思乐:出门见人,回家扫地,地上有劳工NGO

12月3日,至少16名广东劳工权利工作者被警方带走、抄家或问话,截至发稿时,仍有八人被警方控制。这七人包括四名劳工机构负责人,广州市「番禺打工族服务部」负责人曾飞洋、佛山市「南飞雁社会工作服务中心」负责人何晓波、广州「海哥劳工服务部」(原广东劳维律师事务所工人培训部)负责人陈辉海和番禺区「劳动者互助小组」负责人彭家勇,以及四名与这些机构有工作联系的人士,朱小梅、何明辉、三木(化名)、邓小明、孟晗...

南桥:从中共的一个怪癖说起

9月28日新华网消息,中共中央办公厅近日印发了《关于加强社会组织党的建设工作的意见》并要求各地各部门认真贯彻执行。这让我想起了两件事,一件已经很久远,另一件也是十来年前的事,如今没有人再提起了。 第一件事是1982年春天,4月26日,全国政协副主席沙千里逝世。沙千里是着名的民主党派领袖,大名鼎鼎的民盟领导人,闻名中外的1936年“七君子”之一,以后担任过一系列的政府高官,最后是政协副主席。但是,...

赵思乐:NGO之路是不是虛假希望

有人认为,NGO、公民社会建设是虚假希望。 9月14日,传知行社会经济研究所(以下简称「传知行」)创始人在经历了340天的羁押后,终获取保候审,回到了家中,这一天也是他38岁的生日。 「传知行」自我定位为专注从事社会经济转型研究的独立智库,研究课题包括黑出租行业、税制改革、三峡水利及环境问题、农村医疗改革、教育平权等。做为公共知识分子和民间NGO专业人士,郭玉闪低调而深入地参与过诸多公共议题,比...

刘水:NGO何以成为维稳对象

中国大陆NGO组织及其工作人员,近年多被取缔和打压,今年更是变本加厉。最新的消息则是,六月十二日公益人士郭彬、杨占青分别在广东深圳以及惠州被警方抓捕。其中,郭彬是在儿子病床前被带走。两人均是公益组织益仁平前工作人员,被抓的理由均为“涉嫌非法经营罪”。即将出台的《境外非政府组织管理法》和反西方价值观,是政府最新祭出的两大运动式维稳利器。并非针对境外,而是防止官方假想的组织化本土渗透。这其实是闭关锁...

杨光:扼杀NGO是极权主义思维

习当局扼杀NGO 习近平讨厌NGO(NGO是非政府组织的英文缩写),他没有这么说,但他是这么做的。自十八大以来,中共当局对异议、维权、宗教、社会活动人士的镇压和迫害比江胡时代更加严厉,其特点之一就是:可抓可不抓的,沾NGO的必抓;可判可不判的,有NGO作后盾的必判,尤其是对于那些与所谓“西方敌对势力”──包括西方国家政府机构和境外公益性NGO──具有资金和业务往来的草根NGO头面人物,必严加惩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