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杰:黑龙江女子监狱遭到酷刑虐待纪实(三)

Share on Google+

2014年5月7日我被送到了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被分到了九监区是集训队,全省所有的女犯人都送进女子监狱,先到九监区集训三个月在下到别的监区。九监区集训队分为9组、10组、11组12组四个组。四个组有老师管理,什么是老师管理就是贪污犯职务犯,通过送礼又到监狱里当官了。犯人管犯人,早上5点半起床、洗漱5分钟时间,每天吃三顿饭,每周给两顿米饭,其余的是馒头,比鸡西第二看守所的伙食好多了。每天早6点钟到车间干活到晚间9点以后回到宿舍休息,每个人都有任务,完不成任务的就别睡觉,有人经常打夜班到天亮。

我每天在犯人的辱骂、恐吓下度过,不许说话,这种无有人性和没有人权的日子我受不了。我提出抗议,在共产党领导下的监狱,应该人性化管理,学习文化、道德、法律、劳动相结合的改造环境。不应该犯人管犯人,打骂恐吓、侮辱人格、践踏人权的酷刑制度。为什么都穿这老改皮,犯人管犯人,她们的权利是谁给的?是靠给监狱的领导、管教送礼就不干活到监狱里当官?特别九监区特别腐败,明码标价,全省的女犯超出三个月刑期的都得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有人送5000元贿赂,到九监区就可以照顾不干活,当包夹,如果送礼10000元,那就当监舍了的牢头狱霸了。每周周三是各地往黑龙江省女子监狱送犯人的日子,都有给送礼的。送礼多的外面的东西都能拿进来。多数都是职务犯当包夹。有的在宿舍当牢头狱霸,有的当法轮功包夹,她们挣得分多每月6分、5分,如果够127分就可以获得减刑1年半。那些职务犯当包夹不干活,其他犯人的超出任务的一倍才能得5分,犯人管犯人还得剥削犯人,如有好的饭菜,可她们先打饭菜,后给没有门子的犯人,她们吃不完的饭菜倒掉卫生间里,有一次我发现,把中午吃的米饭、猪肉炖干豆腐、是屋里包夹吃不完都倒掉了,那些干活很累的犯人还吃不饱,分给一点。包夹吃不完还仍掉了,我非常生气,为什么共产党给的饭,这样不公平,我就喊着要见监狱长,可是,谁也见不到,警官都见不到,也怒了九监区的老师道长们。何玉芹是贪污犯,管理九监区当老师道长已经7年了,她们能到警官那里像太监似的奏本了。

因为,我没有犯罪,整天被犯人管着我不服,我要申诉,我找12组保组警官李某,要求见驻检申诉。警官说“不许申诉,监狱里从来都不许申诉,驻监狱的检察院不管犯人的申诉,是管警官的,你不能见。我说,法律有规定犯人可以申诉。警官说你申诉也没用,你不犯法法院能判你吗?我很生气,我想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是省级监狱,应该正规化管理,为什么警官和监狱长都不让申诉,我一说申诉,她们就急了,要想申诉等出去,这里不允许申诉。

2014年7月18日下午,九监区集训队召集学习监狱法,警官给上课时候说,你们听着监狱里不许申诉,有的人要申诉,申什么诉?你不犯罪法院能判你吗?陈明菊是黑龙江省军川农场的,因为实名举报上访夫妻二人也被农垦以“诽谤罪判刑一年半”。她也在黑龙江女子监狱九监区九组服刑,她当时听了上课警官说不让申诉就站起来说:“我们上访人就是无罪,是举报贪官遭到打击报复才被送进监狱的,我们访民就是冤”。警官说“你冤什么冤?中国就没有冤、假、错、案就是不许申诉”。我听了站起来说:“你敢说没有冤假错案?习近平也没敢说中国没有冤假错案,中央十八大以来重点提出,依法治国、深化司法改革、重点解决冤假错案、严惩司法腐败、监狱发现错案应该及时上报,帮助解决冤假错案,2013年赵作海等的冤案都昭雪了。你说没有冤假错案给我写个条。因此,我遭到了九监区的副队长王珊珊的报复陷害,把我送进了禁闭室遭到了酷刑的虐待!

2013年7月23日,早7点多种我在车间里干活,通知今天要三课考试,前几天就把三课考试卷都发给下来了,何玉芹老师说刑期短的就不用考了,这涉及减刑。实际是走过程,都是照着试卷抄的。我刑期短就不参加考试了,我就到北车间里干活装牙签。12组组长陈丽,拿来一张纸让我写申请,她说,你不参加考试你就写申请交给警官。我写了申请,内容“警官你好!我不参加考试,因为我看了三课教育题第七项,认罪悔罪,是指承认自己的犯罪事实,服从法院的判决,才能深刻的认罪悔罪。”我没有犯罪事实,不服从法院的判决,因此我不参加考试,我要求申诉,希望监狱里各级领导帮助与支持。写完我交给了何玉芹老师,她说你让陈明菊、张玉芬你们上访的都签字,我一起去交到警官那里。陈明菊看完也签名了。张玉芬说我不认字你给我念念。我就在给张玉芬念我写的申请书内容,这时候九监区的副队长王珊珊来到我身边(她从不进车间里,是故意用的圈套)。她抢去我写的申请书说,“你在搞串联”。把我就到车间不容我解释,就说我顶撞干警了,还是说你不能申诉,中国没有冤假错案,你吵监闹狱了,送你小号里。她找来8个身体好的年轻的罪犯,在她办公室门外等着,叫我到办公室,考试开始了,我看都是抄题,我也能答题,我正在答题的时候,王珊珊派人叫我到办公室,我走到铁门外突然上来一群人,把我抬进了500米以外的禁闭室,不问青红皂白,监狱长史耕辉(女)她特批给我戴戒惧,两幅手铐把我铐在地环上15天,因此我就吐血了,到至今没好经常吐血。关押我第7天时候,王珊珊来叫我,让我给她赔礼道歉,并且在大会上向全体犯人面前承认错误才能放人,否则不会放人的不管死活。我不服,我没罪、犯错误的是你们,你们对我用的是酷刑,等我出去我到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告你们,黑龙江省女监狱太腐败了,每年3、4千犯人干的活,超时超量,超体力的劳动,挣得钱每年上1000万元的钱哪里去了。所有犯人就是干活没有任何活动,也不放风。我被关禁闭受酷刑15天放了我,没有我签字,只有监控录像为证,陈明菊、张玉芬都能作证。

从此,我天天吐血,监狱还让干活,每天挫棉签,没有劳动保护,戴口罩,监狱长史耕辉不让,我下队分到12监区,是出监队和文艺队在一起,我的年龄最大,受到牢头狱霸的打骂。我有病吐血病,到医院没有药,也没有胸透设备,还不让出去看病,2014年12月25日下午突然我吐血严重了,大口的鲜血吐的不停,到了医院急诊给我打了点滴,12监区的岳大队看我咳嗽厉害吐血,她还从家里给我拿来五瓶左氧氟沙星的输液,我好了许多。

2014年12月31日,我的病情加重了,我找到12监区的赵大队副队长,我说“监狱拿我们的生命开玩笑吧?我吐血5个多月了,也不出去确诊,如果我是肺结合怎么办,这些犯人都得传染上,监狱没有胸透设备,为什么不让出去看病,等我出去告你们。赵大队听我说完,就向监狱领导汇报,2014年12月31日到哈尔滨省医大二院确诊,怀疑肺中叶癌。后又到省肿瘤医院确诊是肺中叶癌,经过各界的关注,我办理了保外就医,到北京协和医院和肿瘤医院确诊,还是怀疑是癌

但没有确定,建议手术,我没有资金不同意手术,做了四次支气管镜,右肺之气管堵塞,形成菜花形肿物,我自己认定不是癌,是在监狱里肺感染没有得到及时治疗,做棉签的灰尘吸到肺部堵塞,引起吐血,也是肺伤,我现在吃中药效果很好,病情好转了,感谢关注与支持、帮助我的人 。

我走过人生上访了快20年了,经历的太多、太多了。可是黑龙江的大老虎隋凤富被抓了,我的诉求还没解决。

来源:博讯

阅读次数:57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