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台独猎人”其实是台独推手

Share on Google+

2016年01月25日

黄安

黄安举报台独引发争议。

因构陷16岁歌手周子瑜,有“台独猎人”之称的艺人黄安,其新浪微博已被迫清零,再难兴风作浪,这固然是恶有恶报。但周子瑜事件带给两岸的阴影,已是挥之不去。

首先是重创台湾大选,成了蓝营的票房毒药。媒体报导,因周子瑜事件的刺激,最后时刻决定把票投给绿营的台湾中间选民,多达百万。蓝营之败早无悬念,蓝营自己也有准备,但败得如此之惨,则为始料不及。作为始作俑者,“台独猎人”黄安有大功焉。

但选战的胜败是一时的,对人心的影响才是长久的。周子瑜事件最严重的后果,即是对人心的影响,尤其巩固了绿营在太阳花世代中的基本盘。太阳花世代固然属于“天然独”,但毕竟思想未定型,有一定流动性,因而有争取的可能。12月30日台湾第一场总统辩论会结束后,“天然独”对蔡英文的支持率从七成急降到四成,就是明证。但周子瑜事件一出,受创最大的即为太阳花世代,他们对中国大陆从此再无幻想,再难回头。而他们无疑真正代表了台湾的未来。

对蓝营尤其对国民党,周子瑜事件更是致命一刀,且刀法极为精准,不偏不倚专从“九二共识”切入。九二共识即一中各表,不仅是国民党的核心论述,而且被国民党视为两岸和平的基础。尽管遭绿营强力攻击,但蓝营从不退让半步,原因即在此。但周子瑜仅因挥舞青天白日旗即被黄安指控为“台独”,进而遭大陆封杀,这等于宣布国民党所谓“一中各表”并不成立,等于宣布“九二共识”是国民党自欺欺人。这对国民党核心论述的破功效应,是绿营开动全部文宣亦难及其万一的。国民党的政治信用至此一泻千里,其选情彻底崩盘,就毫不足怪了。

擅于处理两岸关系,是国民党自命的长项。但这只是事情的一个层面,国民党过去一直避讳的另一层面,是其同时长期为北京所累。1996年台湾首次总统民选时有所谓“空包弹”,让李登辉高票当选,国民党脱党参选之“非主流”完全未能影响选局。2014年台湾太阳花学运,亦因国民党“亲中”而起。去年台湾九合一大选,连战之子连胜文角逐台北市长之位败北,同样因舆论对其大陆政经背景的渲染。此次总统大选,国民党本已陷入绝境,生死关头再遭黄安补刀,一仆难起,“中国因素”对国民党的拖累至此淋漓尽致。

国民党再怎么缺乏反思能力,也不可能毫无察觉。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周子瑜被迫视频道歉当晚,国民党发言人杨伟中会在脸书上忿极狂呼“我是台独”。现在败选余波未平,国民党党名之争竟成焦点,从党名中去掉“中国”二字的呼声,在国民党青壮辈甚嚣尘上。国民党同“中国”渐行渐远的苗头,已隐约可见。

周子瑜事件之前,“中国”二字在台湾的确比较敏感,但并非没有空间。不仅蓝营不避“中国”,即便蔡英文等绿营主流,为争夺中间选民,也不得不一定程度正视“中国”。总体讲,台湾社会对“中国”抱有疑忌的同时,也保留了最低限度的容忍和温情。但经过周子瑜事件,这点残留的容忍和温情,已是冰消瓦解。“中国”二字在台湾几乎神憎鬼厌。至于马习会所试图强化的“九二共识”,周子瑜事件之后,台湾政坛更避之唯恐不及,马习会一度取得的成果,因周子瑜事件几乎尽付东流。

显而易见,以“反台独”为名制造的周子瑜事件,恰恰是台湾社会整体转向心理台独的转折点。自命“台独猎人”的黄安,恰恰是台独的重要推手。不能不承认,此类所谓“台独猎人”确实瞭解台湾,手法纯熟而专业。“百年悲情”是台湾社会一直不能抚平的创口。两岸关系因而最忌仇恨与敌意,任何仇恨和敌意,都是对所谓“百年悲情”的火上浇油,都会更加刺激台湾社会的敏感神经,离间两岸人民。黄安一类“台独猎人”们偏偏乐此不疲,以在两岸播种仇恨和敌意为业。

但黄安们的危害还不是最大。毕竟,黄安们总以所谓民间面目出现,不代表官方,不掌握公器。最可怕的是有一定官方背景的“台独猎人”。曾任人民日报分社社长、现任兰州大学新闻学院院长的林治波即属此类。黄安新浪微博被迫清零之后,林治波公开挺黄安,声称只要黄安不是三分钟热情,而是把黄安式反台独推进下去,他就“毫不保留地、无条件地继续予以支持。”这说明黄安在中国大陆不孤独,其支持力量并非真的仅仅来自所谓民间。体制内不乏唯恐天下不乱尤其唯恐两岸不乱的阴谋家。

而这,才是两岸关系最大的隐忧,也是当下中国最大的隐忧。

文章来源:风传媒

阅读次数:81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