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肆啼:第82届国际笔会大会随感

Share on Google+

pi5a在西班牙举行的第82届国际大笔会即将结束。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国际笔会大会,感谢笔会给我这次非常棒的机会。我和独立中文笔会其他会员非常高兴地参会,收获很大。

pi82-st1我和其他会员有发了几次言。蔡咏梅讲述了香港言论自由严重衰退,包括铜锣湾书店和姚文田被判刑十年的事件,香港书店停止卖禁书,香港出版社不敢出版禁书的情况

但我们主要时间是听演讲,有的演讲很有意思,我们听了不少勇敢作家的故事,,包括一个坐了八次牢的前苏联格鲁吉亚著名作家依拉克里·卡卡巴泽(Irakli Kakabadze)。

但是有一些演讲也不是那么有意思,譬如说我和咏梅觉得关于性别平等平等的会议占用了太多时间。在连男人没有基本言论自由的中国,追求性别平等有什么意义呢?国际笔会安排了外面的组织来检查我们性别平等情况。我们分小组讨论性别平等报告,当他们让我们说说我们笔会性别不平等的情况我发言了,我说假如我们在中国大陆开会, 恐怕我们要马上被警察抓了,不分男女,这是中国的性别平等。我说你们是想当然我们笔会的男人已经享受言论自由,这是不对。

当然会议不只是听演讲, 散会时我跟来自全球的作家交了朋友。有100多个笔会,而跟那些不太了解的小笔会沟通往往是最开眼界的经验,对我来说这是最大的收获。

跟我们独立中文笔会的成员有机会交流也是很难得的,我非常感谢你们鼓励我重新写文章。

我2014到现在没有发表中文的文章,因为2014年四月我在香港《开放》杂志发表了关于习近平剽窃其博士论文的《和习近平吃海鲜》以后,中国警察威胁了我,他们去找我孩子的妈妈,说我诽谤了中国领导,如果再写什么“乱七八糟的文章”,他们会让我过不来大陆了,见不到我的小孩子了。

我在文章里面开玩笑,说习近平是有性变态倾向, 希望我打他的屁股,。我以为他这么伟大的人,不会在乎我在小小的《开放》杂志逗他玩。结果呢,我发现了他是一个很敏感的独裁者!他派了两个国宝来找我谈,他们很爱国——他们说了,“国外多好,你们为什么不去国外呢?” 我的朋友建议我以后不要写习近平,。所以我决定以后叫习近平“习特勒”, 这样就应该没问题了吧?

作家是一种好奇、喜新厌旧的动物,我发现了很多作家已经换了国家或者是换了写作的语言。发表演讲的时候,有一些会员用两三个语言发言,包括国际笔会官方的语言西班牙语丶法语和英语。

pi82-st2星期三晚上举行活动时,和其它作家一吃晚饭后,每一个作家表演了自己语言的诗歌。我们独立中文笔会的会长廖天琪,选择了两首诗——刘晓波的《承担》和 他妻子刘霞的《空椅子》。我和廖天琪念了,我先念了中文,她念了英文;然后我们换了角色,她念了中文,而我念了英文。我们这样做是想推广独立中文笔会是一个对外开放、多民族的笔会的新概念,我们欢迎和鼓励各国民族的作家来写汉语并且加入我们。

尽管如此,但我告诉了别的作家我是来自中文笔会时,有不少作家表示了迷糊和惊讶。他们跟我说了,你看起来不像中国人!好像我们笔会要努力打破偏见、让世界作家知道独立笔会是一个多民族、开明的笔会。

负面的方面:这次会议的安排和组织不是很理想。东道主应该分享的信息没有准时分享。我们特别扫兴,发现我们到会以前已经开完了关于香港言论自由情况的会议——为什么没有提前通知我们呢?

还有,国际笔会会的网站有很大的改善的余地。它几乎没有报道了会议的内容。虽然当场一直有两个录相机在录影,但是我在网上找不到大会的视频。希望明年乌克兰的会议会好一些。

我们有的写中文的作家对于这次会议没有更多关于中国言论自由情况的讨论感觉失望和遗憾。中国那么大,言论自由缺陷那么严重,大家应该更关注我们吧?

当然,我们不是唯一的受迫害的笔会,也不一定是受迫害最严重的,在一些国家,作家经常被暗杀,所以我们必须努力地让国际社会更关注我们的情况。

pi82-st3大会一致通过了批评中国政府的决议。 这个决议讲述大陆当局最近严重危害人权和言论自由的情况,特别是在香港绑架作家和铜锣湾书店五个业者的失踪;要求当局:停止网络审查,停止限制作家出入境的自由,特别是允许作家参加国际笔会的会议,释放所有西藏和新疆因言论而坐牢的人,释放所有香港出版商,释放所有中国狱中的记者和作家等等。

阅读次数:15,36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