睿文:“我是雷洋,我要怒吼”!

Share on Google+

2017年1月7日,邪恶的中共体制把我遍体鳞伤、已经冰冻半年之久的遗体惶恐不安地推进了火化炉!那些对草菅我人命、凶残枉法的恶警邢永瑞们以及判处他们无罪的整个恶贯满盈的公检法的极权者们,你们自以为把我火化了,尸体没有,证据已经化为灰烬了,从此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但你们大错、特错了,我生命之魂并不化为青烟散尽,为了每一个中国公民生命的价值与安全、为了我的女儿和所有家人的平安以及他们的人格尊严,我必须发出愤怒的吼声:推反恐怖极权势力 审判制造司法恶霾的共匪黑帮!

曾几何时,我天真地相信了共产党的谎言,也成为了他们其中的一员,甚至在我的微信“朋友圈”中,面对国人对邪恶之党罪行的批判、揭露,我还采取回避的态度,申明自己不关心政治,不说‘负能量的话’这是我人生最大悲剧的根源!现在我要说:所有的中国人必须清楚认识中共野蛮残忍的本性,对他们的暴政决不妥协、屈服;必须抗争到底,这才是全中国人最需要的正能量!

全体中国公民们,毫无疑问我是无辜的受害者!

2016年5月7日晚上9点后,我去机场接自己的岳父岳母等人,走到离家不远的一个洗足房附近时,有几个鬼鬼祟祟的人开始跟踪我。他们是什么人呢?我暗暗一惊,作为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下属的中国循环经济协会生态文明中心主任,,我正在对江苏常州外国语学校自2015年年底开始,很多在校学生不断出现不良反应和疾病,家长怀疑与旁边的化工厂污染土地有关的“毒地”进行监测调查,而存入的毒地土壤监测数据却蹊跷缺失…… 眼下这几个人为什么要跟踪我?难道是地方黑势力要打击报复我吗?我只有加快脚步想快点摆脱他们,在此期间我根本没有注意到我走过了一间足浴店,可是接下来发生了多么恐怖、直接摧毁我生命的凶残暴行、莫须有的罪名确实是罄竹难书的啊!

原来那些身着便衣的是警察,他们拦住盘查我,强说我是从路过的足浴店出来的;刚刚进行了嫖娼活动,我震惊不已!还是觉得他们是故意找借口抓我;他们实际是冲着我调查“毒地”事件而来的吧?我只有拼命地跑和呼救,企图逃离魔爪。可是,我怎么能跑得过这些有人形的“警犬”呢?他们把我架入一辆伊特兰轿车,就在这辆轿车内对我的下体进行电击,为了不让我因惨痛而呼叫,又封堵了我的口鼻,我无法喊出声,很快就窒息晕厥了,我知道自己必枉死无疑了,死在我和深爱的妻子结婚纪念日的这天,死在女儿才来到世界15天的日子,而最致命的死因就是:中共疯狂暴政体制下所豢养的凶残警匪的酷刑蹂躏!

我知道我死后,我的家人和我中国人民大学的校友以及海内外所有有正义感的人们都对警察执法违法的恶行愤怒声讨;但既是是在这种情形下,双手沾满我生命之血的恶警邢永瑞居然在“殃民电视台”的“焦点访谈”上向天下人信口雌黄对我是怎么死的作伪证,还把足浴店的娼女拉到镜头前配合他的谎言!好一出“警娼勾结伪造证据致人死命”的阴谋大剧,却被中宣部用来力证中共是依法治国的,这样的“党媒喉舌”怎么不失去人心、不失去民意呢?

我的遗体一直在接受着各样的解剖化验,因为正义舆论的号角还是把那以邢永瑞为首的五名“警犬”拘押了起来,不仅是我的家人几乎是全天下人都在为我不明不白死去、也是为人人有生命安全权利而呐喊!

我发不出声音,但我的魂还是一直在每次检察院对他们的提审现场中。我也要真相,凭什么说我嫖娼了?终于明白了,原来那些“警犬”们误判了,把一个从足浴房出来、带着眼镜的家伙当成了我,他们跟踪追击说是在执行扫黄任务;我有涉黄嫌疑。我一个要去机场接家人的路人,怎么有在足浴店嫖娼的时间?因此,我以为他们是针对我的“毒地”调查案要绑架我,所以拼命抵抗;这就使得他们“兽性”大发,不顾一切地吞吃、摧毁了我的生命!我岂可瞑目?我岂能不愤怒!我和我的家人、校友以及所有维护人权的人们都盼望着正义之法能对这些执法违法的恶警们做出公义的判决!

然而,让天下人始料不及的却是2016年12月23日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检察院却对残害我生命致死的恶警邢永瑞等五人只给予“玩忽职守”不与起诉的裁决!

请问这样的判决难道就是“坚持公正司法,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具体表现吗?这一纸判决,是打了“依法治国”口号的一记响亮的耳光,说明今天中共体制下的公检法等司法机构不仅不保护中国人的人身安全;反而成为严重侵犯人身安全的主体。有多少时候维稳的警察扮演了土匪的角色,有多少时候执法犯法却成了警察们无所顾忌的特权。

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检察院的判决中仍然认定我嫖娼了,否则的话官方如何掩盖真相,包括掩盖警方伙同党媒殃视和北京电视台造假诬陷我是如何死的证据链条?但事实上却是欲盖弥彰!

四千万的赔偿费要我的家人放弃继续为我申诉的权利,让我看清中共体制是一头内心充满恐惧的“怪兽”;一方面他用掌控的权利无视公平正义而遍地游行到处寻找可吞吃的人,另一方面他什么都怕,当今最怕的就是信息的自由传播、怕人民抗争邪恶的力量!

我仍时常看着女儿、妻子和家人,虽然他们看不见我。但妻子的眼泪、女儿无暇的纯真笑脸、父母的悲伤都刻在我的面前……

有一天我要在邢永瑞们的梦中去向他们发出怒吼:你们的良知永远没有自由,你们活的意义就是见证中共极权罪恶涛涛的反面典型的样板,看见你们就会激发更多的中国人起来去争取民主、人权、自由的新国度!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你们必将再次受到最公义的审判!

阅读次数:1,11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