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飞跃未准见律师 义工证被逼拍视频劝认罪

Share on Google+
%e6%95%b0%e5%8d%81%e5%90%8d%e8%ae%bf%e6%b0%91%e5%9c%a8%e5%8c%97%e4%ba%ac%e4%b8%b0%e5%8f%b0%e5%8c%ba%e8%af%b7%e6%84%bf

2017年1月7日,数十名访民在北京丰台区请愿,要求当局释放“民生观察”负责人刘飞跃。(“民生观察”义工丁女士提供)

“民生观察”网站负责人刘飞跃被刑拘接近2个月,当局仍未批准律师会面。而民生观察的义工证实,被当局强逼拍摄游说刘飞跃认罪的视频,又逼写保证书承诺不参与声援行动。(高锋 报道)

民生观察义工丁女士周一(9日)接受本台访问时透露,隋州市国保上月底曾接触网站另1位已经辞职的义工,逼她拍下视频,劝网站负责人刘飞跃认罪。

丁女士说:她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还在警方监控范围呢,她说话也不太方便。之后我没再给她联系,因为警方已经明确告诉她了,我和她的通话,以及刘飞跃家属的通话,他们都监听到了。然后我们的通话都被他们监控到了之后,他们就警告我们这个义工,不让她参与刘飞跃的事、不让她参与声援、也不让她参与公益捐款的事,然后强逼她写了保证(书)。

%e8%ae%bf%e6%b0%91%e5%90%b4%e7%bb%a7%e6%96%b0

访民吴继新认为,刘飞跃在中国宪法允许范围内,报道维权事件,是推动社会进步,促请当局尊重宪法。(吴继新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隋州市国保亦试过逼使丁女士拍视频,但不成功。

丁女士说:隋州国保当时到北京来找我了。他们当时入住正义路的一所宾馆,给我打电话,让我过去。我说我这段(时间)还有事,不方便过去,确实就是为了回避他们,不方便过去,像他们跟我说的,要我劝刘飞跃认罪,是不可能的,因为我觉得刘飞跃根本就没罪。

丁女士透露,刘飞跃被捕至今,民生观察一直维持有限度运作。

丁女士说:隋州警方要我给刘老师做工作的时候,我提出来的是,给他做工作可以、停办民生观察网站也可以,不过前提是要求他们放人。所以我现在做这个网站也是想做1个交换条件吧。

律师文东海曾两度到隋州市公安局要求见刘飞跃,但当局都以刘飞跃涉及“颤覆国家政权罪”为由,拒绝给予明确答覆,文东海指现阶段只能“见步行步”。

文东海说:从具体的程序上来说,他们目前不让律师会见,也有实在法律依据。当然我本人认为,这法律本身是一个恶法,是非常不合理的。它不就是一个网上媒体而已。

在北京,几十名访民周末(7日)在丰台区高呼口号,并拉起横额,要求当局释放刘飞跃。访民代表吴继新指,刘飞跃在中国宪法允许范围内报道维权事件,希望当局尊重宪法、保障人权。

吴继新说:(刘飞跃)这个网站是我们1个上访的平台,1个说话的平台,也等于推动社会往前进步。我们也一直在呼吁,无罪释放刘飞跃。

曾任教师的刘飞跃,在去年11月17日,被隋州警方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

来源:RFA

阅读次数:2,51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