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舟:无神庙的女人(三)二水出走(2)

Share on Google+

春芽对于大水近来的变化很上心,大水的孤独冷漠,于人隔绝,使她感觉大水背地里一定是有什么事情了。于是,她决定跟踪大水,看他到底在干什么。她留神观察了大水好几天,感觉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最出圈的事情就是每天下午大水要去牲口棚和那头驴说会儿话,这能说明什么呢?几天以后,她又发现大水对这头驴过于好了,他给它喂精细饲料,给它每天都洗澡,给它挠痒痒,给它驱赶苍蝇。每天给它喂好多遍水喝,还经常给它吃一些蔬菜,并带它去河边溜弯。这么说吧,每天大水除去睡觉时间,整个的人都在陪着那头驴,好象跟这头驴有永远说不完的话。可是对于春芽和瞎妈她们,大水可以整天的没有一句话,二水有时候和他说话,他都爱理不理的。反正二水心里有自己的事情,他也不在意大水的举动。这春芽就感到奇怪了,大水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二水要走的决心已经定了,可是他怎么和母亲讲呢?自从三弟进了监狱,母亲对他们的要求更加严格了。二水觉得自己唯一可以谈的人,就是大水了,可大水这个时候又心里不明白,每天的时光都投放在那头驴的身上了。他只好硬着头皮来到春芽的房间里。他一进门,春芽就知道他是有事求她。春芽知道了他要走的心思后,就感到事情有些难办。因为很明显,二水肯定是要去找那个幸子的。可这事怎么跟婆婆说呀?大水上回受罚那事春芽至今也没弄清楚原委,今天二水又提出来要走,这是肯定要触母亲的霉头的。怎么跟母亲说呢?再说了,二水为什么要这时候走呢?三水还没回来,大水最近又神经惜惜的,二水再一走,这家还象个家吗?春芽心里有些不愿意,可嘴上又不能说,这是她进这家来以后,多年养成的习惯。一边是自己的婆婆,一边是自己的丈夫,她有什么说话的地方呢?可是今天不一样了,今天她不说就没人说了。

二水万万没有想到春芽会拒绝他,没办法,他只好找大水说一说。大水最近的表现实在是让他挠头。他的这位大哥,他真服了。你说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能整天的不和人说话,只和驴交流呢?这叫什么事。一进大水的门,看见大水正在把一个驴脖子上带的佣头往自己的脖子上套。二水说:大哥你这是在干什么?大水说:我尝试一下这东西带在它脖子上是什么滋味。二水被他说的话弄得哭笑不得,赶紧转入正题。

大水听说他要走,要去找二舅,就顺口说:你是要去追那小表妹吧?大水这话弄得二水有些不好意思。赶紧说:也不是,我是想出去闯荡一下,总在家呆着多没意思呀?大水抽着旱烟袋,吐出一口浓烟:也是,也是,那就走吧?二水见他没领会自己的意思,心里有些急:大哥,我是说……我这一走,怎么跟咱妈说呢?大水这才明白二水的意思:是呀,怎么跟妈说呢?二水一听,心里“咯噔”一下,完了,大水也帮不了他什么了。

晚上,二水看外面都安静下来,感觉大家都睡了,他起身拿起已经准备好的东西,悄悄的从房间里走出来。他是要偷着跑了,因为不能和母亲讲,一讲他就走不了了。他是下决心要走的,这几天他的心里满都是小表妹幸子的影子,他有些承受不住了。刚走到拐弯处,就听见大水的房间门响了一下。他赶紧把自己隐身在房子的阴影里,注视着大水的动作。只见大水关上门后,就出了院门,朝牲口棚走过去,手里还拿着一包东西。二水在大水的后面悄悄的跟着,一直跟到牲口棚。

只见大水又来到那头驴跟前,他嘴里在念念有词的和那头驴说着什么?然后打开手的包,从里面拿出一些东西来,送到驴的嘴边,驴一边吃着,大水一边说着什么。直到驴吃完。二水觉得大水是神经了,正转身要走,突然见到大水起身来到驴的身旁,在它的屁股后面抚摸着,然后,又见他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了,二水惊呆了,这大水要干什么呀?紧接着,就让他在即将离开白沙湾之前,看见了人间最为惨烈的一幕,大水光着身子,爬在了驴的屁股上。二水赶紧转身跑了。他一直跑到河边,在河边一阵的狂吐,他真想一头就扎在这白沙河里。

二水走了,他再也不想回来了。再也不想见到这块生他养他的土地了,再也不想见到和他一起长大的哥哥和弟弟,还有他的双眼瞎的母亲。他要去寻求一种新的生活,他要自己去开创一番事业。很快他就蹬上了南下的列车,很块他就来到了他朝思暮想的广州城。大松集团的总部很好找,下火车后一问,出租车就把他带到了大松集团大总部。表妹听说他来了,就象小燕一样的从大楼里飞出来,伸开的双臂差点儿把他抱住。舅舅正在开会,表妹幸子把他带到一个舒适的客房里面,让他先洗个澡,休息一下,一会儿舅舅开完会,陪他一起去吃饭。看得出来,表妹兴奋的很。

舅舅很快就把二水的工作给安排了,让他先去学开车,准备考车本。二水的工作具体安排是:以后就是幸子的司机,还有警卫的意思。月工资两千元。两千元呀,这简直是个天文数字,高兴得二水差点儿蹦起来。二水本身就是聪明人,很快就把车本拿回来了。可是,他拿回车本的头一天,就发现舅舅和干女儿幸子的关系不正常。因为,他一客厅的门,就看见幸子坐在舅舅的大腿上。舅舅在亲她的脖子,而且手已经伸进了她的胸口里面。

二人见他进来,根本没把他当回事。之后,舅舅站起身说:二水,以后叫她舅妈,幸子不是我亲生女儿,她是我的未婚妻。二水一听,头就嗡的一下。在往下舅舅在说什么,他都没听见,只是觉得他们在哈哈大笑。之后的几天当中,他就象是一个木头人。幸子对他还是老样子,只是比以前更加随便了一点。随便到什么程度呢?就是幸子洗澡的时候,如果二水在的话,她也不避讳,而且还要二水给她送矿泉水。二水的心里对幸子充满了想象,他每天都围着幸子转,每天都在给她干这干那的,他的脑海里每天都是幸子的影子,简直到了不能自拔的程度了。而幸子对他也是亲密和善,温情有佳,尤其是舅舅不在的时候,几乎他们之间就没有了什么避讳。

然而,年轻人毕竟是年轻人,就是这种不避讳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两个年轻人之间的关系。终于有一天,在舅舅外出的时候,他们做出了越轨的事情,二人赤身裸体的滚在了一起。激情四溢的澡水中,欢笑象浪花一样四射着,飞溅着,一对洋溢着青春活力的年轻人,度过了他们最为欢娱的时刻。为了维护他们之间的长久关系,幸子和山本一郎尽量的处好关系。弄得山本精疲力竭的。山本问幸子是怎么回事,幸子说想要一个孩子。山本叹了一口气,说自己早年在战争年代身体做下了病,不能生育儿女了。幸子听了后,吓了一跳,幸亏没有怀上二水的孩子,否则非露馅不可。她只好装出好伤心的样子,为没有孩子遗憾。于是,整天的愁眉苦脸的,脸上没有笑容。

山本心里很清楚幸子的心事,他自己也知道这事情的分量。幸子的担心是对的,这么大的家业,自己没有后人,那怎么行?但这事情他实在是无能为力,怎么办呢?他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在考虑这事情。可是一直没有个头绪。就在他焦急不安的时候,他突然把目光投向了二水的身上。这不是现成的人种吗?可怎么跟幸子和二水说呢?

又经过一段时间的深思熟虑,看到幸子实在是痛苦万分,他下了决心要做这事情。晚上,喝茶的时候,山本抱着幸子说他有个办法能让幸子怀孕。于是就向幸子说了自己的计划,幸子一听,正中下怀,感到自己的计划成功了。于是,就在一天没人的时候,把山本的意思和二水讲了,二水很高兴。

一天下午,舅舅把二水叫到自己的房间里,向他讲明了自己在战争年代受的伤,不能进行生育的事情。二水觉得舅舅要摊牌了,于是他就假装不明白。山本见他不明白,就直接和他说:我山本家这么大的家业,没有后人继承不行。幸子跟我两年了,一直没有怀孕,这是个错误。怎么办呢,要想改变这个错误,就由你来完成,去,把幸子的肚子弄起来。拜托了。

晚上,山本在黑暗中偷视了二水和幸子在浴室里的一幕,真是让他惊心动魄呀。只有年轻人,也只有年轻人才有这激情。他的实在是受不了了,他不能再让他们接触了,精神快要蹦溃了,他的醋劲大发了。二水出来的时候,他给二水一个嘴吧。他看着浑身一点儿力气也没有,瘫软在床上的幸子,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只好又回身叫二水,让他去照顾一下。

当第二次二水和幸子在一起的时候,山本没敢再去偷看。因为,他再也受不了那个刺激了。他要尽快的结束这一切,要尽快的抱上儿子。可是不知道怎么的,一个多月后,幸子的身体一点反应也没有。接着,又过了两个月,还是没有动静,山本这回可发毛了。这不是白费劲了吗,原来幸子也不能生育呀?幸亏试了一回,要不自己还蒙在鼓里呢。

晚上,二水来了,幸子倒了一杯水,她吃下了一片避孕药后,就和二水又抱在了一起。激情过后,二人躺在炕上,幸子畏依在二水的怀里。二水问她以后怎么办呢?总不能老这样啊?幸子和他讲了自己的一个远景规划的设计,幸子为了永远和二水不再分离,她要二水和舅舅谈判,以他母亲的名义,要舅舅回家去投资,借机会他们好调走一笔资金。

这几天该山本郁闷了,幸子和二水闹了几个月,肚子没有一点儿动静。这就有了一个大麻烦,就是幸子的位置需要他做重新选择了。自己虽然不能生孩子,可幸子也不能生孩子,这就说不过去了。所以,这几天他的心里一直在转着如何换掉幸子的事情,得找一个有说服力的台阶。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二水敲门进来。山本见到二水,心里又是一亮。这不是现成的台阶吗?山本让二水坐下来说话,非常的客气。二水见舅舅这么客气,反而有些显得拘谨了。山本问他怎么样?意思是说和幸子相处的怎么样?二水是个聪明人,赶快说我都是按照您的吩咐去做的。山本说:我是问你对幸子感兴趣吗?二水听了一愣,赶快镇静住。山本又说:不要慌,我是诚心的问你。二水只好说:幸子是个好姑娘。山本看着他问到:哈哈,找我有什么事吗?二水说:舅,我这一出来也快一年了,您看是不是考虑一下去我们家那里投资的事情?山本一听,心里一动,是呀,这不是很好的由头吗?赶快说:是呀,你也该回家去看看了,这样吧,你让我考虑、考虑,你先去恢复一下体力。

二水从山本那里回来,把和山本谈话的经过对幸子一说,幸子心里大为高兴:这事要成功了,二水,我可告诉你,以后你可不许背叛我。二水把她抱起来,狂吻她。然后,就又倒在床上。幸子说:我们到你家后,怎么跟你母亲讲啊?二水说:就说你是我表妹呀。幸子说:我看你母亲不会信的。二水说:我妈又看不见。幸子严肃的说:我看你妈的眼睛,比看得见的人还好使呢。

山本从自己的账上划出来一千万美元,要二水带回老家去搞经济开发,并要幸子去做协助。山本这是一箭多雕,而且还把幸子给打发了,基本上一分钱没花。这一千万是作为投资过去的,反正是还会回来的。另外,对于妹妹这边也总算有个交代,这个方案是实在是太完美了。想到这里,自己总是在心里偷偷的乐,然而,真正乐的还要说是幸子和二水呢,他们拿着一千万美金来白沙湾搞开发,实际上就等于把自己的以后生活给安排了。二水有了媳妇,幸子也不用在每天面对一个老朽丈夫,能不乐吗?

(未完待续)

(本书出版:文化艺术出版社)

阅读次数:2,96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