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树:诗十首

Share on Google+

2017-04-28 春树 西局书局

春树

人性

朋友说他老婆误以为他爱上我了

跟他大吵一架

我哑然失笑

要不要人活了啊

我们只是朋友

这每次聊天

不都是谈作品吗

我说你爱我

说的是博爱

接下来的几天

我不由自主想了想

要不然还是我爱他吧

无论如何

能有个人谈作品

也不赖啊

并排

下午无聊

终于把朋友

一年前送我的诗集

读完了

忧伤悲伤

数次出现

做爱的次数也不少

大师像原野里的兔子洞

到处都是

我甚至还在诗里看到了我自己的名字

还有一个

我曾经好过的人的名字

谁让我们都是诗人呢

春树2

旧友

我和A

一年未见

共同参加了一个谈话节目

他见到我

略有诧异

掩饰得很好

“呵呵,这是我哥们儿啊。”

我不——

我知道他要来

才答应的

我们同仇敌忾

发挥正常

把那同龄三俗主持人给惊着了

他让我们的话损得

坐立不安

尽管我们并非针对于他

录完节目

我们并肩走出录音棚

“最近好吗?”

我问他

得到肯定的答案后

又语带关心:“你父母还好吗?”

话音一落

我就想起

他的父亲

在前年

就已经去世了

2013.11.18

高跟鞋

刚下飞机

在机场

我就看到有人穿着尖尖的高跟鞋

一扭一扭地

走在两个男人中间

我对这座城市放心了

我想买一双高跟鞋

没找到合适的

于是接下来几天

我一直穿着露着脚背的

娃娃鞋

2017.4.3

春树3

咪咪和杰西卡

咪咪棕色长发

杰西卡天生金发

咪咪十四岁

已经非常漂亮了

杰西卡可能二十多岁

咪咪是女主人和她现在同居的男朋友生的

杰西卡是女主人和她原来的老公生的

她们都是这座房子的主人

她们都对我很好

咪咪刚参加完法国的旅行团

杰西卡刚从英国大学硕士毕业

她们都会有美好的未来

我想了想我自己

显而易见

因为我是我

我也必然会有美好的未来

2017.4.3

“火火兔讲故事”

我比儿子还听得津津有味

好吧,他还小

听不懂

我听着那些故事

就像重过了遍童年

我的童年

缺少玩具

有些道理

我早已忘掉

“如果把每个人的优点都按到自己身上

我就没有办法当自己了呀“

我陷入沉思

下一秒

它又开始讲了一个新故事

2017.4.3

春树4

朝鲜夜晚

在平壤最后一天的夜里

晚饭游过泳后

我和团里的杭州男孩

相约

偷偷溜出去散步看月亮

在桥上

刚呆了两秒钟

就有几束手电筒的光

远远射来

也许还夹杂着警告的口号

吓得我们

掉头就走

边走我边说

好冷

他脱下外套披给我

在平壤电影院门口

壮丽的石柱下面

我们拥抱

惊魂未定

他说:一会儿跟我睡吧?

我让我们同屋去别的房间

这真是血色浪漫

我说,你不要命了?

你以为我是谁?

四周一片漆黑

没有人看到这一对男女

只有羊角岛国际酒店还亮着灯光

2017.4.26

让我念念不忘的一个下午一个朝鲜男孩

我记得很清楚

那是参观完寺院之后

大家让导演带着

去饭馆吃午饭

饭后

我走出饭馆

不知道为什么

我与其他人

隔开了一段儿距离

走在市民中间

这时候

我看到马路上

一个穿白衬衫骑自行车的男孩迎面而来

他看见我

笑了

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而我见此情此景

也情不自禁

笑起来

2017.5.26

美女

布鲁塞尔好

布鲁塞尔是脏脏的旧旧的

小小的美美的

睡在房间里像睡在阁楼上

睡在松软的床上

像睡在童年

布鲁塞尔吃得好

又不需要花大价钱

布鲁塞尔的大叔阿姨小姑娘都很好

这里是欧盟总部

欧洲的首都

它没有巴黎那么作

不像奥斯陆那么冷

它像一盒手工定制的巧克力

色彩斑斓味道各异

唯一的遗憾是

布鲁塞尔公园的桃花开了

但没有味道

那么它就不是桃花吧

2017.4.3

一个英国人在外国

我按布鲁塞尔的规矩

临走前

用亲吻告别

来参加女主人生日聚会的客人

有个穿粉红色衬衫西装外套的男的

蹭一下

躲开两米远

动作夸张地拒绝了

我们英国人不这样

我们不吻别

你是不是中国人

可能你是香港的?

当他追出来继续喋喋不休时

我忍不住了

我说我不是典型的中国人

你要么接受

要么拒绝

现在

给我

闭嘴

西局书局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阅读次数:789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