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四)

Share on Google+

66.法轮功抗暴是“搞政治”吗?

追求信仰自由的法轮功学员,遭到中共无端镇压,残酷迫害。众多法轮功学员被投入监狱,甚至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奋起抗暴,争人权,反迫害,讲真相,竟被中共污为“搞政治”。一些不明就里的人,也附合中共的构陷说词。

法轮功传播真善忍,原本有助于拯救濒临滑坡的中国社会道德。经毛泽东“政治挂帅”的折腾,中国人丧失原则、明哲保身、相互出卖、自相残杀;经邓小平“经济至上”的扭曲,全民“向钱看”,拜金主义、唯利是图、不择手段、毫无廉耻。

法轮功主张真善忍,正好抵消共产党的假恶暴。假:中共新闻与舆论的假大空;到处盛行的假相、假话、假文凭;泛滥成灾的假冒伪劣产品。恶:中共迫害异己的凶恶;黑白两道勾结的霸恶;社会人心叵测的毒恶。暴:中共屠杀民众的残暴;官商勾结、强征强拆、欺压弱势群体的横暴;为富不仁与仇富心态下贫富仇杀的野暴。中共打压法轮功,等于继续毒化中华民族,加剧社会道德沦丧。非但如此,镇压法轮功,使罪恶累累的中共,又欠下一笔天大血债。孽债难逃。

在文明国家,政治不过是平民生活的一部分,比如,选举与被选举,经常而频繁进行,人手一票,人人平等。行使权利,发表意见,就如衣食住行一般,极其平常。但在中共把持下的中国,政治成了中共及其大小官吏的专利品。一边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毛泽东自况),一边是“祇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中共可以恣意妄为,民众祇能逆来顺受;中共可以大开杀戒,民众祇能任割任剐。

法轮功本来不搞政治,如今坚持信仰、反抗迫害、讲清真相,不过是行使天赋人权,也是正当防卫,与争权夺利、勾心斗角的“搞政治”,实在是风马牛不相及。

比如,法轮功发起“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其意正是劝人“不搞政治”,而非“搞政治”。据了解,日益增长的“三退”人数,并非仅仅指7000万(中共现役党员)中的退党人数,而是指13亿(中国总人口)中的“三退”人数。鉴于大多数中国人曾经入队、入团、入党,人数众多,基数或以10亿计,日增的“三退”人数,自然也数目不小。尽管,从中共组织程式上而言,随着年长,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已经自动不再是少先队员和共青团员,但法轮功方面的解读是:公开声明退出,才能摆脱“邪灵兽印”,真正脱胎换骨。是否如此?常人大可见仁见智。

共产党贪欲无度,法轮功清心淡泊;共产党骄横霸道,法轮功谦卑自持;共产党腐败没落,法轮功朝气向上;共产党信仰崩溃,法轮功信念弥坚;共产党倚仗暴力,法轮功以柔克刚。不是从政治上,而是从精神上和道义上,法轮功,正成为共产党的最大克星之一。

67.中共法律有效吗?

文明国家制订《宪法》,须经全民公决,始能生效;制订《法律》,则须经由民意代表(如国会议员),这些民意代表,必须经由民众直接选举产生。中共也制订了所谓“宪法”和“法律”,然而,这些“宪法”和“法律”,由中共高层及其御用代理人在小圈子内炮制而成,未经全民公决,未经民意代表(真正由民众选举授权的),属于彻头彻尾的伪“宪法”、不折不扣的伪“法律”。

未经民意的“立法”,属于中共的“家法”,于国于民,完全无效。未经民众授权的“执法”,属于“私设公堂”、动用“私刑”。非但如此,随意抓捕,超期羁押,刑讯逼供,秘密审判……中共本身,无视“法律”概念,更没有“法律”界限。“文革”期间,中共甚至自毁其“公检法”,以所谓“公安六条”,取代它所有的“法律条款”。上行下效,中国人目无法纪。发展至今,中国沦为世界上犯罪率最高的国家之一。

时至今日,中共“法律”,走尽过场,做尽文章,依然形同虚设。每当中外人士质问中共的人权迫害,中共就推出标准答案:“我们的宪法保障人权。”祇空谈“宪法”或“法律”,而避谈实际的执法恶状,犹如以纸包火。说到底,中国至今还是一个人治的、而非法治的国家。中共的所谓“依法治国”,不过是欺世盗名。

立法者违法,执法者犯法,对中共而言,是家常便饭。仅说维权人士,他们不过是用中共自订的“法律”,来维护民众的权益,竟被中共划为“敌对势力”、列为第六大打击对象。既然中共本身都不承认、也无意遵守其自订的“法律”,而视之无效,广大民众,又岂有遵守的义务?

68.“祇要我过得好就行了”吗?

不讲原则、明哲保身、“西瓜偎大边”,是许多中国人的“处世之道”,并自以为“聪明”。面对一波又一波中国同胞遭受中共迫害的事实,不少中国人抱以犬儒主义的姿态: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触而不觉。甚至满不在乎地表示:“祇要我过得好就行了”。这种态度,尤其普遍地存在于既得利益群体,如公务员、商人、白领阶层、以及被高薪收买的知识份子。

然而,人类共处的世界,彼此联系而密切相关,祇要他人过不好,你就可能过不好。比如,你生活在中国,受害于污染的空气和水质,那是中共长期无视环境保护、甚至人为破坏生态的后果;又比如,你行走在中国大地,时而遭遇粗鲁甚至威胁性的待遇,那是中共以人治耽误法治、人为践踏道德良知的后果;再比如,你原本过着平静的日子,与世无争,突如其来的,你的房子或土地被征收,没有商量,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就在强行拆迁和暴力拆迁的恐怖中,失去了美好家园。那是因为,你的权利早已被剥夺,你的命运掌握在权贵的手中……

有人不甘宰割,奋起捍卫天赋人权,并为之付出沉重代价。环保人士被抓,维权人士被捕,上访人士被殴打……其实,他们争取的,不仅仅是他们的权利,也是我们的权力,也是你们的权利。他们、我们、你们,本无区别。

德国牧师马丁。涅穆勒曾经是纳粹的支持者,后来又成为纳粹的迫害对象。他有一段经典的忏悔,足供后人深思和借鉴:“一开始,他们(纳粹)追杀犹太人,但我不是犹太人,因此我没有反对;然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但我不是天主教徒,因此我仍然没有反对;再后来,他们追杀工会份子,但我不是工会成员,因此我还是没有反对;最后,他们冲我而来……但已经没有多少人可以留下来反对了。”

69.为什么中共统治能够维持至今?

中共坏事做绝、天良丧尽。许多人疑问:这样一个劣迹斑斑、血债累累的政权,何以能够维持至今?

首先看中共方面。中共起家和维持,主要依靠两件“法宝”——枪杆子和笔杆子。前者就是军队、员警、监狱,就是暴力;后者就是宣传、舆论、媒体,就是谎言。依靠暴力,中共不断杀人,恐怖气氛弥漫于整个社会,百姓噤若寒蝉;依靠谎言,中共抹煞历史、扭曲现实、封锁资讯,社会真假难分,百姓是非莫辨。鉴于这种“两手抓,两手硬”、既凶残又狡诈的策略十分奏效,中共政权得以强行维持。

再看知识份子。作为社会精英,众多中国知识份子未能起到唤醒社会的作用,反而助纣为虐。上世纪上半叶,知识份子陷于迷失,普遍左倾,纷纷投奔“苏区”、“解放区”,助长了中共的“崛起”;上世纪下半叶,知识份子惨遭中共整肃,少数人尚能保存骨气、坚守气节,大部分人则纷纷变节,卖身投靠;1989年之后,中共对知识份子以利相诱,在纸醉金迷的现实面前,知识份子大部沉沦,抛弃理想和原则,放弃监督与批评,甚至为中共独裁充当辩护士,共同守护既得利益。中国精英阶层的整体堕落,是中共统治得以维持的重要原因。

换言之,除了少数始终保存骨气、坚守气节的知识份子之外,众多中国知识份子划下了从迷失、变节、到同流合污的堕落轨迹。这条轨迹,也恰恰写照了中共政权得以一再加固的路线图。至于那些对共产党不断报以天真幻想的知识份子,无意间,也帮了中共的大忙,让民众在虚幻中蹉跎。

再看普通大众。中国民众经历了“极权主义三阶段”(美国社会学家欧文。豪的总结):其一,乌托邦,令人心醉神迷的天堂理想,诱发狂热(50年代,“大跃进”);其二,狂热导致的大破坏、大恐怖,制造人间地狱(60年代,“文革”);其三,狂热与恐怖耗尽,人们变得玩世不恭,“看透一切”,政治冷感(90年代以降,“改革开放”,唯钱至上)。普通大众的恐惧、愚昧、与冷漠,也使中共统治得以维持至今。

70.国家稳定,靠镇压才能维持吗?

中共镇压民众,从未停止。还强词夺理道,是为了“维持国家稳定”。有人受了愚弄,也以为:“中国这么大,人口这么多,不镇压,怎么维持?”竟认定:“不镇压,就会天下大乱。”

让我们回顾鲧和禹治水的典故。古时,水灾频仍。尧帝任用鲧治水,鲧用拦截和堵塞之法,治水九年,毫无功效,水厄依旧。舜帝继位,任用禹治水,禹用疏导之法,劈山凿壁,让洪水宣泄,水患终于平息。

人们常把民意比喻为水,称“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治水有两种办法,治国也有两种办法。文明国家,任民意抒发,集思广益,总体而言,国泰民安,国富民强。这是大禹疏导之法。独裁政权,畏民如虎,压制民意,封锁资讯,积累天怒人怨,酿造社会冲突。人们因于恐惧,敢怒而不敢言,而一旦爆发,则如洪水滔天。这是愚鲧堵截之法。

统治者的本领,绝非恐吓和镇压。真正有智慧有能力的领导人,靠竞选上台,依监督执政;在重重考验下,既奋发作为,又谨慎修行;既能发展经济,又能焕新政治;既能广开言路,又能维持安定。祇有那些无德无能的统治者,才既贪恋权力,又怯于承担责任。视民意为洪水,惶惶不可终日。故而张牙舞爪,作势吓人,以掩盖内心的虚弱和恐惧。◆

北京之春2007年9月28日

阅读次数:48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