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纪念萨托利——重发萨托利文章《自由政府能走多远?》

Share on Google+

4月4日,以研究民主理论和比较政治享誉国际的美籍意大利裔政治学家乔瓦尼·萨托利(Giovanni Sartori)因喉癌去世,享年92岁。萨托利一生著述甚丰,其代表作《民主新论》被公认为民主理论的经典。该书早有中译本,译者是冯克利与阎克文,在中国知识界影响很大。萨托利是大学教授,同时也是公共知识分子,曾长期为意大利的《晚邮报》撰写专栏。此外,萨托利还投身社会运动,于2002年参与组织“自由与公正联盟”,反对当时的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

对一位思想家的最好纪念,莫过于重温他的思想。20年前,《北京之春》杂志曾经发表过萨托利的一篇文章《自由政府能走多远?》,现将此文重新发表。萨托利这篇篇文章涉及到有关自由民主的一系列重大问题。它们包括:

一、由西方首创的自由民主制度是否适用于非西方国家?在所谓西方自由民主模式中,哪些因素具有普遍性?哪些因素只具有特殊性?

二、作为一个整体,民主由哪些因素组成?其中,什么因素更为基本?或者说,民主的先决条件是什么?

三、在缺乏自由传统的地方,人民也喜爱自由吗?换句话,自由的实质是什么?我们凭什么断定它必为大多数地方的大多数人民所喜爱?

四、全民投票权是测定民主是否充分、完全的指示器吗?

五、经济与民主之间的关系为何?把民主与经济增长、国民分配混为一谈会引出哪些问题。

六、非民主国家在向民主转型时应当注意那些问题?如何避免因为“负担过重”而造成的困境?

不难看出,上述几个问题对当今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均可谓息息相关。相信广大读者能从萨托利这篇文章中获得很大的收益。

乔瓦尼·萨托利著、于浩成译:自由政府能走多远?

北京之春
2017年4月14日

阅读次数:951
Pin It

关于 “胡平:纪念萨托利——重发萨托利文章《自由政府能走多远?》”的2 条评论

  1. 中華民國大陸淪陷區的奴隸 2017/04/16 at 14:48 -

    辛亥革命以後,中國只有南京,不才身居北平城,北京在哪兒?不才不清楚,不知道,沒聽說過。
    唾棄沒有民眾授權的非法偽政權,做到如此,才堪為唾棄。

  2. 從美聯航強行逐客說起
    錯把鳳梨當菠蘿,錯把形製牛肉當熏乾片的路人丙
    年事已高的越南裔美國人被打得門齒折斷,拖行出飛機,一時間美國民眾群情激奮,對美聯航一片撻伐。共匪蘇俄二鬼子猴蛇們暗自竊喜,繼續貫徹列寧斯大林傳授方針策略,挑燈撥火,刻意將越南裔美國公民蒙難當做華裔受辱,大加宣傳,欺騙華人,愚弄民眾,妄圖中華兒女也忘記祖宗,与數典忘祖的馬列主義者一樣,甘為奴婢,團結在以習賊近平為領導核心的黨中央周圍。
    法律的出現与延續,是為了保護民眾固有自由与權利,絕非為了剝奪民眾自由權利;作為執法者的警察,其工作核心內容是制止違法,打擊犯罪,以確保全體民眾的自由与權利。這位坐在自己座位上,拒絕合作,無視美聯航單方搖號措施,直至無懼警察暴力威脅,絕不會成為“服從命令聽指揮”下,黑色,紅色,黑紅雙色黨衛隊炮灰成員,執意維護自己的出行權,維護自己与美聯航工作人員同樣平等出行權的老人,有過錯嗎?違法了嗎?犯罪了嗎?導致美聯航飛機票超賣,客機乘客超載,不能起飛,如此過錯不在這個老人,而在美聯航不懂自由,不懂由自由而衍生的平等,更不懂得應有的地主之誼,為客之禮,從而“店小客欺主,店大主欺客”,仰仗權勢,欺淩乘客。
    倘若生活懶散,進餐時間不定時,肚子餓了再吃飯,午後再去餐廳,很可能會与餐廳工作的廚師,服務員一同進餐。食客優先,餐廳老闆以及工作人員作為地主,進餐從後,乃至更為講究些的大飯店,工作人員單獨內部福利餐廳,不與食客一起進餐,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美聯航錯把獲取公司利潤的飛機當作美聯航福利包機,錯把美聯航工作人員胸卡當作貴賓卡,淩駕於全體乘客之上,當然激起民憤。
    法律限制滯後於行為,執法者只有執法權,沒有司法裁量權。警察作為執法者,“情緒激動”,可以作為對七十歲老人實施暴力攻擊的藉口嗎?如此“警察”只能在禁止民眾選擇的“‘人民’‘政府’”,“公檢法一家人”的犯罪團伙,才能堂而皇之,“行為可疑”,“神色慌張”,從而當街拉緊車廂打死,從而當街以查驗身份證為藉口,實施綁架,做一個穿了制服,揣著證件,有執照的流氓。侵犯人身自由,暴力傷害他人身體,已然構成犯罪。被毆打乘客已經聘請律師,實施起訴,要求法院責令美聯航保全所有司法證據,漫長司法過程結束後,獨立公正司法審判後,參與毆打該乘客的警察服刑多久,尚不知道,但在美國民選政府中繼續當警察是不可能了;美國民眾群情激奮,當事警局負責人承擔政治責任,是否迫於壓力道歉辭職,並不清楚,但因此受到牽連,遭受行政處分卻是必然結果。
    美國民權運動並非僅僅馬丁路德金博士著名演說《我有一個夢》,而是千萬美國黑人民眾,都與女裁縫罗莎•帕克斯一樣,維護自己的人格尊嚴,抗拒不公正待遇,寧可被抓捕,被罰款,也拒絕給白人讓座;寧可步行,拒絕乘公交車,以行動唾棄種族隔離無恥政策。
    中華民國國父中山先生提出三民主義——民族主義,民權主義,民生主義;美利堅合眾國羅斯福總體提出四大自由——信仰之自由,言論之自由,免於恐懼之自由,免於物質匱乏之自由。對比二者不能發現,羅斯福總統所言信仰之自由,正是國父倡導的民族主義;羅斯福總體所言免於物質匱乏之自由,正是國父倡導的民生主義;羅斯福總統所言言論之自由,免於恐懼之自由,正是國父所倡導的民權主義。自由与權利又是什麽關係呢?在自己的權利範疇內形勢權利,就是應受到尊重,被法律保護的個人自由。任何人,任何組織無權干涉,不受侵犯,否則未曾構成傷害,造成損失就是違法行為;已然構成傷害,造成損失,就是犯罪行徑,無論違反行為与犯罪行徑都將受到獨立司法的公正製裁,以維護法律尊嚴,保護民眾固有自由与權利。三民主義是中國的根本,自由民主,平等法治是人類社會的基石。人類決不敢觸碰,只有惡魔,妖孽,蘇俄二鬼子們才會“‘新’‘三民主義’”“特色‘民主法治’”,無知無恥實施反人類罪惡行徑,妄圖皇權復辟,繼續“摸石頭”,做“‘中國’夢”。
    在人類的社會中,為何市區禁止鳴笛,為何小區內禁止鳴笛?步行指示燈綠燈亮起,走在斑馬線上無需避讓車輛,行人通行權高於車輛,行人優先;沒有交通指示燈,沒有斑馬線,行人与車輛通行權相等,行人与車輛相互禮讓,通常行人先行。從沒聽說過,站著的行人禮讓坐車的車主,以至於馬英九總統寧可与民眾一樣吃盒飯,一樣好養活,也絕不敢違背國父倡導,擅用公權侵犯民權,短暫封路,方便自己回家吃飯。只有獸群中的“黨和‘國家’‘領導’‘人’”才會剝奪民眾一切自由与權利,擅自封路,封閉公園,封閉廣場,封閉網絡……公權私用,奴役人民,使得無可奈何的淪陷區民眾一聲長笛,引發一片鳴笛——“讓‘領導’先走!“

    電子郵箱幾乎不用,習慣孤獨,連手機電話也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