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光:朝核危机与一九六九年“中核危机”

Share on Google+

北朝鲜是毛中国的镜像

自互联网兴盛以来,北朝鲜及其“伟大领袖”便成为中国网民调侃、嘲弄、恶搞的对象。无论是朝鲜无处不有的领袖画像,大街小巷的反美标语,杀气腾腾的朝中社社论,女主播“令人闻风丧胆”的激昂播报,节日庆典上雷鸣般的掌声和此起彼伏的“万岁”声,还是金正恩别具一格的发型、体型和作派,朝鲜官员亲聆领袖教诲时手捧笔记本边听边记的毕恭毕敬,朝鲜女青年见到领袖真身时几近歇斯底里的兴奋献媚和喜极而泣……,在八○后、九○后中国网民的眼里,这些事情都带着“喜感”,既有令人捧腹的滑稽,又有睽违时代的荒诞,犹如一部周星驰风格的无厘头搞笑剧。

其实,中国人是最没有资格嘲笑北朝鲜的。上了年纪的中国人对北朝鲜所发生的一切一点儿也不陌生,因为这一切都曾经在中国大地发生,且有过之而无不及。仅以所谓“领袖形像”为例,永远“红光满面、神采奕奕”的毛泽东,他的大背头、高腰裤,尖细刺耳的嗓音,一步三摇的行姿,动辄“挥手指方向”的作派,不是也很有一些滑稽感吗,但在当年,那就是“伟大领袖”的标准形象和招牌动作。无数年轻男女为毛而疯狂,三忠于、四无限,早请示、晚汇报,红海洋、忠字舞,不亦乐乎。那种疯狂不光是政治的,也是生理和心理的──著名影星刘晓庆就曾经坦承她少女时代的梦中情人就是“伟大领袖毛主席”。朝鲜女青年见了金家领袖那副尊容,哭到喘不过气来、激动到晕死,似乎也就可以“理解”了。

金家王朝统治下的北朝鲜,恰似毛泽东统治下的中国。在这个世界上,还从来没有过哪两个国家比金氏朝鲜与毛氏中国更相像的。某种意义上,今日北朝鲜正是中国毛时代的镜像,亦即习近平坚称“不能否定”的“前三十年”的压缩版本。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作为中国人,眼睁睁看着北朝鲜陷入越来越不可收拾的个人崇拜、政治清洗、连年饥荒、战乱危机,不由得对“毛二世”在朝鲜战争中的意外死亡感到由衷庆幸(即使这种说不出口的庆幸存在着不道德的嫌疑),也许这是那场伤亡惨重的战争留给中国人民的最大果实。若非天佑吾民,切断了独裁世袭制的物理根基(毛在庐山会议上清算彭德怀的历史旧账时突然转换话题,以令人惊愕的口吻谈到“始作俑者,其无后乎”,可见毛岸英之死对毛的打击有多深),只怕今日中国仍将在“毛三胖”统治下的荒诞时代里挣扎求生,我们有什么资格可以自认为比朝鲜人民在政治上更稳健更成熟、对“东方专制主义”更有免疫力呢;同时,对于北朝鲜人民长期遭受的深重苦难,我们也就比其他国家的人民更多了一层设身处地的理解和感同身受的同情,因为我们深知,在心理上、生理上和思想上、政治上彻底摆脱“伟大领袖”的操纵和控制,决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一九六九年“中核危机”

当今朝核危机剑拔弩张,战争似已迫在眉睫。这场危机也曾经有过一个对应的中国版本,那就是一九六九年由中苏边界冲突引发的一场“中核危机”。此事要从中苏边界冲突说起。

一九六四年,毛泽东一段天马行空的发言挑起了持续数年的中苏边界纠纷。毛在会见日本社会党客人时忽然提到“苏联占的地方太多了,外蒙古、千岛群岛、罗马尼亚的比萨拉比亚、德国、波兰、芬兰的一部分,凡是能够划过去的,他都要划”,接着,毛说到了被沙俄强占的伯力、海参崴、堪察加半岛等“贝加尔湖以东”原中国领土,“我们还没有跟他们算这个账呢”。这段发言几个月后,中国第一颗原子弹试验成功,成为第五个有核国家。中国的核计划本是五十年代中苏合作的产物,五七年苏方以突然袭击方式撤走援华专家、废弃援华项目,首当其冲的就是核项目。所以,中国拥核,最不高兴的国家不是美国,而是反目成仇的前盟友苏联。对“战斗民族”而言,意识形态论战尚可容忍,“神圣领土”岂容觊觎?毛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把他对党内对手算历史旧账那一套用在了“苏修”身上。毛放完“口炮”不当回事儿,放了原子弹更是得意忘形,却未曾想过苏联的感受。一个极端好战的核国家要与苏联算领土账,苏军不敢怠慢,立即调兵遣将、严阵以待,苏联的战略防禦重点从欧洲转向中国,从此中苏中蒙边境不得安宁。

在乌苏里江靠近中国一侧的两个小岛珍宝岛和七里沁岛上,苏军动辄殴打、冲撞中国边民,拦截中方边界巡逻队并抢夺枪枝的事件也一再发生。一九六九年三月,由中共中央军委亲自组织、策划、指挥了一场小规模的反击战──珍宝岛之战,此战由“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解放军战士预设埋伏、主动攻击,仓促应战的苏军因总书记勃列日涅夫和国防部长格列奇科均在外访途中而来不及请求增援,结果在战场上吃了大亏。此时正值文革高潮,苏联对中国人整天挂在嘴上的“反修防修”的斗争狂热和珍宝岛之战的真实意图完全摸不着头脑,苏联总理柯西金试图通过中苏热线与毛泽东、周恩来紧急通话,遭到中方接线员粗暴拒绝并赏之以一顿臭骂,一个邪恶透顶的“苏修头子”有什么资格和“我们心中最红的红太阳”通话?苏联政府的正式声明、照会和外交会晤请求,以及苏军随后对珍宝岛的猛烈炮击,也都在很长的时间里得不到中方的任何回应。中国这种几近无赖的荒唐行为和闯祸之后的北朝鲜如出一辙。这就使得以格列奇科为代表的强硬主战派“一劳永逸地消除中国的威胁”、对中国罗布泊核基地发动先发制人核打击的意见一时间在苏共高层占了上风。

珍宝岛之战后,苏联在远东和蒙古的军事活动大幅增加,苏军在罗布泊四百英里处设置侦察基地收集气象数据。苏联官方媒体统一口径,声称对“现代冒险家”应予摧毁性打击。八月十三日,三百多名苏军在新疆裕民县铁列克提地区越过边界,全歼一个营的中国边防巡逻队。八月十八日,苏联驻华盛顿领事馆代表受命探询美国政府对于苏联攻击中国核设施的态度。八月二十日,基辛格向尼克松总统报告此事。随后在一次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会议上,尼克松令人惊异地表态:虽然中国一直是两个共产党大国中更加好斗的一个,但事实上苏联比中国的危险更大,从地缘政治来考虑,如果中国在苏联的攻击之下“一败涂地”,将提升苏联在亚洲的势力并损害美国的全球利益。苦于没有常规渠道让中国高层瞭解苏联的打算和美国的态度,美国政府决定在媒体上公开披露此事。八月二十八日的《华盛顿明星报》登出消息,称苏联将发射携带核弹头的中程弹道导弹对中国核设施和北京等重要城市实施外科手术式的核打击,而此前一天,中共高层亦从其他渠道瞭解到苏联正在向东欧国家试探核打击中国的态度。九月六日,美国副国务卿埃利奥特?理查森在一次公开活动中宣布:“如果他们(指中苏两国)的争吵升级为严重破坏国际和平与安全的事件,我们不得不深表关切”,在冷战时代的语汇中,“深表关切”意味着美国不会坐视不理,这相当于对苏联攻击中国的意图提出了明确的警告。

直到此刻,挑起事端的毛泽东才慌了手脚。这位一向叫嚣“要准备打仗”、“早打、大打、打核战争”的“伟大领袖”其实根本没有做好任何战争准备,事到临头,他终于领悟到“一颗原子弹下来要死好多人”并不是一件轻松惬意之事。一九六九年的九、十两个月注定是建国以来中共高层最恐慌也最忙碌的两个月:除周恩来之外的所有高层领导人(包括刘邓陶等被打倒的中共老干)被紧急疏散到全国各地,全军进入一级战备,大中城市夜以继日狂挖人防工事──所谓“深挖洞,广积粮”,工厂、高校立即外迁,近百万部队、四千余架飞机、六百余艘舰船被分散隐蔽。林彪先斩后奏发布了令毛极度不快的《林副主席第一号命令》,他甚至主张在北京断水,放掉密云水库的存水。

走投无路之中,此前一直对苏联政府爱理不搭的中国政府终于放下了身段,应苏方要求由周恩来总理与参加完胡志明葬礼的柯西金总理在北京机场进行了简短会晤。周恩来开门见山要求柯西金解释苏联将先发制人对中国进行核攻击的传言,但柯既未证实亦未否定,更没有保证不向中国发动核战争。周向柯说了一大堆不符合文革风格的软话,“你们说我们要打核大战,我们的核武器的水平(很低),你们最清楚。……我们现在国内的事还搞不过来,为什么要打仗?”

事后再看,主要得益于美国的公开警告,其次是周恩来与柯西金的机场外交,使得这一场战云密布的“中核危机”渐渐缓和,并最终和平收场。这场危机是一九六二年古巴导弹危机之后最接近爆发核战争的尖峰时刻。对于毛政权,这场危机有一个深刻的教训,就是再也不要大大咧咧、随随便便地把“核战争没有什么了不起”挂在嘴边;而他也有一个意外的收穫,看到了中美亲善合作的可能前景。毛认识到中国没有本钱既“反帝”又“反修”,叶剑英等四位老帅“东联孙吴,北拒曹魏”的建议被他采纳,此后,中美高层实现了直接接触,中美和解的热度和速度大大超过了苏美缓和的进度,全球冷战格局掀开了一个新的篇章。

金家王朝中毛毒太深

某种意义上,一九六九的“中核危机”危极而安,成了坏事变好事的典型,以至苏联的阴谋论者将珍宝岛之战说成是毛泽东的苦肉计,是为向美国政府表心迹、“打给美国人看的”。但是,这样的结局只是美苏冷战背景下的特殊产物,并非必然发生。

金家王朝的毛病大概是中毛毒太深,正如毛中斯大林、朱元璋、秦始皇的毒太深一样。北朝鲜和毛时代的中国一样,“勒紧裤腰带也要搞原子弹”(毛泽东语),为核武开发付出了惨重的经济代价与民生代价。他们以为有了核武器和导弹,就能像毛泽东那样与美国平起平坐,美国终将如当年承认中国的核国家地位一样承认朝鲜,最后也就只能像当年抛弃台湾一样与韩国中断共同防禦关系,如此,则金家政权就可以延年益寿,南北朝鲜鹿死谁手尚可一搏。在朝核危机全程,朝鲜都曾刻意模仿毛泽东的当年行迹:金正日坚持以朝美双边会谈的方式解决朝核危机,金正恩数次邀请美国篮球明星访朝并高调接待,这是对基辛格、尼克松访华和“乒乓外交”的东施效颦。实际上,金正日、金正恩父子的内心里还有另一种渴望,他们之所以在极度依赖中国援助的情况下仍然屡次三番在国内清洗“亲中派”、狠批中共改革开放政策、故意让全世界看到中朝两国逐渐扩大的政治裂痕,无非是希望像当年由“反帝反修”转向联美反苏的毛氏中国那样,让美国看到朝鲜身上特有的联美反中的潜在战略价值。

冷战已经结束,历史很难重演。朝鲜显然是打错了算盘。但是,“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中国官方一直坚称朝核问题主要是朝美之间的问题,说明他们并没有记住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历史经验。他们忘记了中苏是怎么分裂、怎么反目成仇的,大概也忘记了一九六九年的“备战、备荒、为人民”。朝中社继两次不点名攻击中国“肆无忌惮”并以“灾难性后果”相威胁之后,五月三日首次对中国进行了指名道姓的严厉抨击。金家父子祖孙,越来越酷肖朝版毛泽东。照此方向发展下去,朝鲜版的珍宝岛之战或许正在酝酿之中。到那个时候,朝核危机当然不是朝美之间的问题,而将首先成为中朝之间的问题,如今,特朗普总统请求习近平主席帮助解决朝鲜问题,到那时,恐怕也会变成习近平主席请求特朗普总统帮助解决朝鲜问题。

二○一七年五月六日

动向2017.5

阅读次数:298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