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丢:诗八首

Share on Google+

[新诗典诗人作品展] 摆丢诗选

原创 2016-04-28 摆丢 中文现代诗

摆丢

摆丢诗选

孤岛般的故乡从雾中来,消失在雾中

赶早的人从雾中来,消失在雾中
黄泥巴路从雾中来,消失在雾中
禾谷、牛羊从雾中来,消失在雾中
大山、树林从雾中来,消失在雾中
阴森的黑夜从雾中来,消失在雾中
孩子他妈背着装有九月萢的瓢蕾从雾中来,消失在雾中
走亲戚的乡人挑着鸡鸭从雾中来,消失在雾中
收工的农人喘着粗气换着肩从雾中来,消失在雾中
载着几个人的拖拉机嘡嘡嘡的从雾中来,消失在雾中
放学的儿童流着鼻涕驾着木车从雾中来,消失在雾中
猪肉涨到15元一斤的消息从雾中来,消失在雾中
接亲的队伍搬着嫁妆从雾中来,消失在雾中
抬棺材的后生也抬着哀嚎从雾中来,消失在雾中
赶集的汉子买了一个油盐罐从雾中来,消失在雾中
扛着一袋米去追野鸡的猎人的枪声从雾中来,消失在雾中
祈求平安无事的人家听着鬼神的铃声从雾中来,消失在雾中
醉酒的人摇摇晃晃的从雾中来,消失在雾中
唤牛的唤狗的唤人的呼喊声从雾中来,消失在雾中
昨夜偷牛的强盗从雾中来,消失在雾中
窜门借钱的火把从雾中来,消失在雾中
早产的婴儿从雾中来,消失在雾中
病倒的无药可救的堂兄被抬着从雾中来,消失在雾中
说不出就不出的太阳从未从雾中来,一直消失在雾中
那出了远门的人从未从雾中来,一直消失在雾中
后山的七公七婆从未从雾中来,一直消失在雾中

鸡蛋1985

不小心
把鸡蛋打落
在光溜的黄泥路上
碎了
苗族奈妈懊恼自责
她俯下身
想把鸡蛋收起来
带走,没成功
10岁的我
正挑禾谷回家
目睹了下面这
铭记一生的画面
奈妈跪下
用嘴亲吻大地
不,是鸡蛋黄
啧噜几声
一吸而尽

蛋壳鼎罐

地底下还有18层
住着小矮人,他们
用蛋壳当鼎罐煮饭
大伯父讲这个“知识”时
我还是小孩,不敢再跳了
怕灰尘掉到小矮人的蛋壳鼎罐里
看到大人们把蛋壳丢到火堂边
我想一把抓出来
送给小矮人

孤独的少年站在山岗
看白雾腾腾——
那是小矮人的炊烟

沪宁高速

被前一辆车
碾过之后
她还在动
我吸口气
以为她会飞起来

她没飞起来
可能连一声疼
也来不及喊出
左右飞速的车
把她夹得不停颤抖

她不停的颤抖
挣扎着要逃离
车如流水
公路很宽
她力不从心

她已力不从心
瞬息之间
我右脚点了一下刹车
也从她身上
碾过去

碾过去后
我自责了一会儿
虽然她是一张
大约一平方米的
塑料纸

打鸟

1989年冬
冰雪覆盖桂北
十字岗村的报木树上
十只鸟缩着脖子
我一枪
打下一只
树上还剩九只
有两只
只是腾到
另一枝头
继续缩着脖子

“人”路

眼前出现
一条用青砖
按“人”字形
铺就的路

“走了这条路
你就是‘人上人’。”
导游话音刚落
众人抢着
踩上去

一位妇女
太急
踩到
另一个妇女的
脚后跟
“踩到我了,不看看?”
“走这路不就是
人踩人嘛。”

一位
10岁左右的小孩
用力的

请允许我无耻的写一写有限的田野

我是不爱了土地的农民
怀着一颗龌龊的不平衡的心
出离故地假坐异乡
虚伪的遥想农具以及
少年宽广的田野
正被一层层活剥

江湖

我在浑水中
我已经在浑水中
水不再齐腰深
已经漫到咽喉
快漫到了
嘴巴
不能指望
谁揪住我的耳朵
哗的一把拎起
我提醒自己:
不要惊恐
闭着气迎水向前
或许就是
彼岸

摆丢,黔东南人,1975年4月6日生。诗作入选《新世纪诗典》(一至五季)。
诗观:锐化。

画梦录公众号栏目编选及推广:张玉明

画梦录微信公众号推出新诗典诗人作品展栏目。新诗典诗人请将原创诗歌10首及近照、诗观发邮箱zympoem@163.com 。画梦录公众号已开通原创和赞赏功能。公众号15日内赞赏收入作为稿酬,全部返还作者。新诗典诗人敬请赐稿。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中文现代诗微信公众号

 

阅读次数:89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