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桂娥:特别的致谢——给“人道中国”

Share on Google+

2017年08月04日

“人道中国”在我心中一直是很圣洁的组织机构,在其主办了我丈夫余志坚的葬礼后,我决定第二次专程去拜访并感激“人道中国”成员。我对他们一直心怀敬意和感激,这不仅仅因为此次的葬礼,以及在2010年我们受到过来自于他们的无私援助和盛情款待,更主要的是,据我所知,“人道中国”作为一个非营利的组织,作为一个特殊的平台和管道,救助了大量因社会政治和宗教原因遭受不公平的对待的受害者,给予了大量身处困境的民主人士的家庭人道的援助。我带着治疗伤痛和感激的心,第二次去拜见了他们。

我见到了几位依然坚守着在用纯粹献身的精神投身这份非常艰难的事业的中坚骨干分子,他们是:“人道中国”主席葛洵先生、理事周锋锁先生、理事方政先生等。在那里,我耳濡目染了他们繁忙的日常生活。如果我把我所看到的告诉你们,你们简直会无法相信,他们是一群具有什么精神的人。

方政先生,在“八九六四”中因救学妹而被共产党的坦克碾压断双腿。他和妻子每天从早上八九点一直工作到深夜。他们放弃了政府的两三千元的福利待遇而繁忙地工作着,并帮助一批批初次来到美国的、找不着活儿干的同道朋友,向他们传授生存技能,即使他们成为他的竞争同行。我天天住在他家里,看到他们起早贪黑地工作和帮助乍到的朋友们,看到他开车时两腿犯病时的拼命咬牙和抑制不住时的痛叫。我告诉你,我活了四十七年听到的最豪情的情话来自于像铁轮子样整日奔波的方政夫人:我负责干活,你负责疼就好。

周锋锁先生,当年被通缉的学生领袖之一,组建过清华大学学生广播台和天安门广场“学运之声”广播台,参与组织游行示威。在匪共炼狱被剥夺自由两年,到美后成为“人道中国”创办者之一。为了这份纯粹的毫无盈利的道义事业,他的个人牺牲和代价非常大,因为经年累月的经济与精力的大量付出,几乎舍掉个人家庭的幸福,但他矢志不渝,为了他心目中最神圣的信仰和理想,他舍己忘我,责无旁贷地去从事那些耗费心神的繁复不堪的救助工作,而他个人,却过着非常朴素简单的生活。在抗议集会的现场,他是天生的优秀的脱稿演说家,那些深植于他脑中的理念,令他在现场慷慨激昂,侃侃而谈,毫无疑问,他具备一种从容淡定的政治家的素质。如果你和他多交往几次,你会发现他是一个既能清醒于现实又无可救药于地执着于理想的人,充满了人格魅力。

葛洵先生,现任“人道中国”的主席,是一位把个人身家都几乎投身到救助他人却从无求回报的人。在和他的长谈中,他说的让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他说他和我丈夫余志坚几乎是一样的个性。是的,我看到了由他们救助的良心犯家属就住在他家里,而他给予了他们无私的关怀和家人般的爱。他是“人道中国”的核心,因为“人道中国”从创立到如今已历时十年,其中的艰辛和纯粹的付出,令许多旧有成员离开了这个对于他们只有经济与精力的牺牲而毫无回报的组织,而葛先生就是一个了不起的坚持者,因为他的某一方面的实际担当超过所有人,他是当之无愧的主席。

作为一个由他们主持的平台的受助者,我要告诉大家的是,他们一直都在多次捐款中带头捐献,舍小家求大义。他们如果不做这一份人道援助的义工,他们完全可以活得非常舒适潇洒,因为他们本身的那一份谋生的工作足以让他们享受中产阶级的生活,而且,也不会失去和牺牲什么。可是他们把自己整成了为解救良心人士的痛苦和艰难而疲于奔命的人。他们团结了一批有进步倾向的义士,他们不辞辛劳地广泛联络交友,传播思想,并且将目标落到实处:在自由的国度帮助改善国内不自由的良心人士的生活困境。他们真的非常努力地践行着。这是一条非常艰辛的路,而他们真正努力去团结到了许多社会开明人士。在这儿请允许我称他们为精神脊梁和海外民运中独树一帜的清流与中流砥柱。作为一名受助者,我看到了他们对所有资金来源的透明与公之于众,对帮助者的恩与义,他们给予受助者最认真的转送交待,而他们,作为一个道义的平台,他们毫无保留,在经营中在经济层面一无所获。

他们,也只有他们,让我在美国的八年生活中,作为一位或许称得上海外民运人士的妻子,用我个人的非常苛刻的目光,看到了一个努力发动和推许中国民间优秀力量,以中国民主事业为目标,用真正脚踏实地、艰苦卓绝来作为和担当,坚持为中国的自由民主宪政理念而无私奋斗的值得信赖和尊敬的组织。而我先生,私下里也曾告诉我他对“人道中国”推崇备至。

最后,因为我丈夫余志坚在1989年用惊世骇俗的举动挑战极权和魔头,成为了当时极少数人中的少数,“虽千万人,吾往矣”,我要特别隆重地感谢“人道中国”,他们尊重志坚的遗愿和我的意愿用这次的部分捐款成立了余志坚纪念奖的基金会的启动资金;该基金用于每年奖励那些在国内民运活动中为反专制极权在艰难的环境里长期努力坚持奋斗的特别优秀的同仁,给予那些同仁特别的肯定、精神鼓励和嘉奖,以推动中国民主的事业。专制不除,何来民主?!感谢“人道中国”,五千年专制终究有同仁们在为它划上句号而努力,个人崇拜正在同仁们的努力中慢慢消矣,愿所有热爱自由民主宪政的朋友们帮助我先生完成他长期郁积的心愿,那将是他在天堂从人间得到的他希望的最有份量的礼物。为了中国的铲除专制走向民主之路的未来,我在这儿再次感谢“人道中国”。

而这个余志坚纪念基金,“人道中国”决定另行募捐和支出。

此次募捐所得大部分,“人道中国”已转交给我,还有部分,是为喻东岳先生。

而我也知道,这对于依靠民间捐款来运作这一奖项长久持恒实施的“人道中国”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压力,所以我恳请并呼吁有一定经济能力者予以捐助——众人拾柴火焰高——达成余志坚先生的遗愿,去帮助那些在底层作为草根群众以推翻专制为己任、为中国的自由民主宪政事业努力奋斗的人们。

谢谢所有在我先生过世后给予我丰厚的物质捐助和温暖的精神帮助的朋友!我当用这帮助站立起来,并一定努力回馈社会!

如果“人道中国”不嫌弃,我愿成为“人道中国”一名不挂名的普通义工,作为我尊崇的组织的一分子,发一分光热。

谢谢大家!谢谢你们互相成就的“人道中国”!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第215期,2017年8月4日—8月17日)

阅读次数:52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