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恒青:严禁互联网: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Share on Google+

【中国人是世界上最能忍受暴政的民族,但中国也是爆发起义最多的国家。2800年前就有周厉王严禁百姓议论暴政导致王朝败亡的故事。流传“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教训至今。中共最近发布《互联网群组资讯服务管理规定》,严厉禁止网上言论,妄图打压民意。这种倒行逆施,只会将社会矛盾推到临界点,加速大规模暴乱的必然爆发。】

习近平带夫人和亲信栗战书、王沪宁出席厦门金砖峰会。

习近平带夫人和亲信栗战书、王沪宁出席厦门金砖峰会。

中国政府近日发布《互联网群组资讯服务管理规定》,要求各互联网群组“禁言”。否则,不仅要追究发言者责任,还要追究转发者、以及群主的责任。《规定》发布后两天来,已有多位微信群群主被抓。显然是执政者希望借此堵住老百姓的嘴,吓唬住敢于批评政府的民意。

显而易见,这一规定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公然剥夺公民的知情权、和正常发表言论的权力。其次,《规定》中要求公众“政治敏感话题不发”、“内部资料不发”、“不信谣不传谣”。果如此,大陆民众将只能通过《新华社》、CCTV、和《人民日报》了解时政,了解关系到自己切身利益的政治、法规。然而,这些官方媒体几十年的作为早就使它们失去了公信力,它们是执政者的宣传机器,是蛊惑人民的谎言的生产线。怎么可能让老百姓相信它们?

官方媒体是蛊惑人民的谎言生产线

众所周知,五年前,《纽约时报》揭露出时任总理温家宝家族拥有资产超过27亿美元,连温总理90多岁的老母亲都持有近亿元的公司股票。外交部以及官媒说,这是境外敌对势力抹黑中共领袖。后来被证实,温总理家族的资产还远不止这些。

随后,越来越多的中共高官家族资产被曝光,榜上有名的亿万富豪绝大多数出自共产党最高领导家庭。其中江泽民、曾庆红、贺国强、贾庆林、温家宝、习近平、王岐山、张高丽、刘云山等高官的家族拥有亿万财富的消息屡屡见诸报端。更有很多高官的淫乱丑闻被揭出,据称多人育有多名非婚生子女,并且每一位非婚生子女均是富可敌国。

官媒又说了,这些消息与普通百姓的生活无关。

事实真的是这样吗?这些官员及家属的惊人财富是从哪里得来的?是他们的劳动所得?还是他们经营的正当收入?答案当然是否定的。现在,越来越多的“非官方”管道已经将这些官员及家属的生财之道告诉了世人,那就是:“依靠手里的权力寻租,进行钱权交易,利用垄断资源敛财,甚至直接瓜分国有资产,等等”。招数不同,手法各异。但是实质是一样的,就是将属于中国老百姓的财产偷来、抢来,放到自己的腰包里,甚至转移到海外。

看看身边的富豪们,有几个没有官家的背景?他们奢华的生活让世界震惊。朱门酒肉臭、路有饿死鬼的一幕还天天在中国大陆上演。

难道这些事实与老百姓的生活无关?官媒不说,老百姓就不能有知情权,不能讨论?这是什么样的强盗逻辑?

彭丽媛衣着华贵高跟鞋加码。

彭丽媛衣着华贵高跟鞋加码。

历史上禁止百姓说话的政府没有好下场

古今中外,阻止人民批评政府的例子多了去了,没有一个得到好结果的。我们一起来看一个例子。

两千八百多年前,周朝的第十代国王是厉王姬胡,他当政时国力已出现衰象。这时候,外族入侵、诸侯作乱、贡赋减少,王朝的国库空虚。偏偏新登基的周厉王又奢侈荒淫,走上桀、纣的路子,使周朝王室的财政很快出现了危机。

周厉王为维持过花天酒地的生活,决定增加税赋。可是,朝廷已经把能收的税都收了,怎样再立名目设立新税呢?这时,手下一个叫荣夷公的大臣给厉王出了一个点子,让他对一些重要物产征收“专利税”。不论是王公大臣还是平民百姓,只要他们采药、砍柴、捕鱼虾、射鸟兽,都必须纳税;甚至喝水、走路也得缴纳钱物。这个办法,遭到老百姓的强烈反对,就连一些比较开明的官吏也觉得很不妥当。很多大臣也纷纷向厉王进言。其中有个叫芮良夫的大臣劝告厉王不要实行“专利税”。他说:专利,会触犯大多数人的利益,是很伤人心的做法。可是厉王根本听不进去,他一味宠信荣夷公,让他来负责实行“专利”。

实行专利税后,百姓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顿时民怨沸腾。在当时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汝,莫我肯顾。逝将去汝,适彼乐土。

意思是说:大老鼠啊大老鼠,不要再吃我的黍(指粮食)。多年来我们纵惯着你,而你却对我们毫不照顾。我们发誓要离开你,到那欢乐的乐园去。百姓们对周厉王的强烈不满情绪溢于言表。

彭丽媛、王沪宁、栗战书

完全不理会外界对禁锢一位因言致死的诺奖得主的抗议,将禁制互联网加码升级。

周厉王专制王朝制造仇恨爆发造反而垮台

老百姓们对周厉王充满了怨恨情绪,都纷纷咒骂他。大臣召公虎看到形势危急,就劝告周厉王说:“王上,百姓们实在受不了了,‘专利税’法再不废除,难保不发生动乱!”可厉王根本听不进去。他让卫国的巫师去监视老百姓,如果发现有人谈论“专利税”,咒骂厉王,就抓来杀头。从此,人们虽然牢骚满腹只好往肚子里咽,谁也不敢再说出来了。熟人在路上遇到也不敢交谈,只是以目示意。成语“道路以目”由此而来。整个京城,顿时变得死气沉沉,毫无生气。

厉王却以为自己的残暴统治产生了效果,沾沾自喜地对召公虎说:“你看,还有谁再说什么吗?”召公虎听了,对厉王说:“百姓们的嘴虽被勉强堵住,但使他们的抱怨变成怨气了。正如把水堵住,一旦决口,伤人更多;而应采用疏通河道的治水方法,治民也是这个道理,应该广开言路。如今大王以严刑苛法,堵塞言路,不是很危险吗?”厉王对召公的话置之不理,反而更加残酷地实行残暴的统治。

后来,国人实在忍受不下去了!京城里的小贵族、小商人、手工业者聚集起来,冲向王宫,去找厉王算帐。起初厉王还想把民众镇压下去,可调来的军队中的兵士原来全是平民出身,他们见国人造反,很多人也参加进去了。周厉王眼看大势已去,只好带了一些随从,偷偷溜出了王宫。

上面的典故见于《国语·周语上》:“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为川者,决之使导;为民者,宣之使言。”意思是:阻止人民进行批评的危害,比堵塞河川引起的水患还要严重。不让人民说话,必有大害。

中国历史上有很多统治者荒淫无道,但他们又怕人民议论,就采取了压制社会言论的措施,以为可以高枕无忧、平安无事。实际上这是最愚蠢的作法。它不仅使下情无法上达,错误的政策得不到纠正,加剧社会矛盾。更有甚者在于虽然民众嘴上不说,但心里却充满了仇恨,只要社会矛盾到达临界点,大规模的暴乱必然爆发,给社会生产力造成极大破坏。正可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

中国人是世界上最能忍受暴政的民族,但中国也是爆发起义最多的国家。

(李恒青:曾是清华大学附中团委书记,参与六四入狱1年。现职专业审计师,华盛顿文化沙龙主持人。)

开放2017-09-12

阅读次数:1,74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