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王沪宁、王歧山谁当国家副主席?

Share on Google+

2017-12-06

习近平(左),王歧山(中)、李克强(右)

习近平(左),王歧山(中)、李克强(右)。(public domain)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习近平打赏后,王沪宁一夜之间完成了从幕僚到官僚的转变》中已经介绍了王沪宁亲自起草的《中央宣传部、中央组织部关于认真组织学习〈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二卷的通知》中再一次刻意强调:习近平总书记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主要创立者。党的十八大以来,在领导全党全国推进党和国家事业的实践中,习近平总书记以马克思主义政治家、理论家的深刻洞察力、敏锐判断力和战略定力,提出了一系列具有开创性意义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创立发挥了决定性作用、作出了决定性贡献。

回顾以往,当年邓小平在世的时候也曾经被江泽民给以如此之高的评价,但大前提是他当时因为辞去了最后一项领导职务中央军委主席,被当时的中共人民日报报道为从此告别政治舞台,所以一九八九年底召开的中共政权十三届五中全会才以决定同意邓小平辞去中央军委主席的形式对邓小平进行了一番高度评价,说他他是杰出的马克思主义者,坚定的共产主义者,卓越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

而对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创立者”的评价,则是他逝世后江泽民所致的悼词内容。

相比之下,如今的习近平在台上刚满五年,便在王沪宁的笔下成为中共执政史上最伟大的,划时代的指导思想的“主要创立者”,而且王沪宁还代表中共中央给了比邓小平还多出一个的美名:“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把个习近平夸得深感只给王沪宁一个政治局常委职务仍还感觉得对他有所亏欠!

笔者三年半前曾经在本专栏发表《刘云山和周永康一样被禁止访问美国》,说的是刘云山虽然因为政治局常委会的“瘦身”和“消肿”而在十八大上意外被成全为事实上的党中央副总书记,但却不能有曾庆红当年以国家副主席身份外出进行国事访问的风光。

文中介绍说,2013年9月初,中共官方媒体奉命发表消息说:应白俄罗斯总统办公厅、乌克兰地区党、斯里兰卡外交部、柬埔寨人民党和奉辛比克党的邀请,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将于9月4日至12日对上述四国进行正式友好访问。

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进入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成为所谓“中国(大陆)最有权力的七个人”之一之后,刘云山仅仅出访过上述四个国家,欧美现代化国家一个都没去过,不是他不想去,而是因为刘云这一类纯粹的“党官”在位期间走访外国大都只能以所谓“党际交流”的形式,而欧美现代化国家的执政党也好,在野党也好,愿意以所谓“党际交流”形式邀请刘云山之类的“党官”前去坐客的可能也不是没有,但如果这种邀请不能得到该国政府的背书,就会毫无“正式”可言,到了政治局常委这一级的专职“党官”,无论是过去的李长春,周永康,还是如今的刘云山之流,在位期间的出访过程都是由中共政权的驻外大使馆主动去游说某几个国家的执政党或者能够与执政党抗衡的在野党的党魁,以邀请他们到中国进行“正式友好访问”为交换条件,请他们出面邀请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和书记处中那些没有政府兼职的专职党官去他们国家一游,而对方对此往往都会答应的十分痛快,原因就是中方邀请他们到访的所有费用全部都是由中方负担而中方被邀请到他们那里访问的全部费用,则完全是由中国驻当地的大使馆实报实销。

以刘云山造访乌克兰为例子,中共驻当地使馆当时向乌克兰政府要求他们给刘云山以副总统级的保卫待遇,对方答应得非常爽快,但却要求中方支付刘云山到访期间的全部警务费用。

刘云山出访另外几个国家时,对方都给予了中国要求的“对等待遇”,就是说要把刘云山当成国际礼宾惯例中的副总统或者议长来对待,而白俄罗斯和斯里兰卡提出的交换条件到还真的不是到访城市的执行保卫任务的警察们的“加班费”的“偿付”问题,而是国与国之间的经济援助或者“合作项目”,只要中方答应对方的经济条件,白俄罗斯的总统办公厅及斯里兰卡的外交部就同意邀请刘云山前往一游并承诺提供副国级的国宾待遇。

正象中共政权的某些专职党官们所感慨的,“祖国强大了”,意即“祖国财大气粗了”,只要出手大方,就没有买不到的“礼遇”。但是这也只是一般而言,不是没有例外,比如美国政府就不吃这一套。

相比对日本和其他一些资本主义国家,美国政府虽然和中共的国家政权有正式的外交关系更有日益紧密和强大的经贸关系,但美国方面从意识形态角度为自己划定的“道德底线”至今还继续被坚守,那就是到美国进行正式访问的中共政权的官员不能以被美国的意识形态视之为“反动”的共产党的“党官”身份。这就是自从跻身中共政坛之后从来没有从事过一天地方和中央的行政工作或者“议会”工作的刘云山从来没有正式访问过美国的原因,虽然被美帝国主义的警察摩托车队前呼后拥哪怕只有一次是他的梦寐以求,今生今世肯定是不会有机会了。在他之前的上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也是一样。此公在石油系统任职时数次以商务身份造访美国,花了大把国库的银子享尽人间奢华,但毕竟还是“富而不贵”,而等到他“贵”为中共政权的“正国级”领导人,在中共组织体系内被明文规定与同期国务院总理和“两院议长”平起平坐之后,即使能够被邀请到访诸如澳大利亚这样的资本主义国家,美国政府的大门是绝不会为他这样的“党官”敞开的。

如今,刘云山的政治局党务工作(专职)常委职务已经交给了王沪宁,日后的王沪宁如果和刘云山一样也自始至终都不兼任一个政府职务的话,那么他如果希望有访问美国的机会,恐怕就只能象当年担任中组部长期间的李源潮一样“秘密访美”了,偷偷摸摸进来,悄无声息地回去。

所以,笔者还是倾向于相信习近平仅仅从政治犒赏的角度,也比较有可能给王沪宁一个方便于对外露脸的行政职务。

中共十八大之后,笔者曾经在《王沪宁是否已被确定为下届国家副主席的唯一候选人?》一文中介绍过,王沪宁在十九届一中全会上被宣布为政治局常委之后,几乎人人都相信他会立刻接替刘云山的中央党校校长兼职,没人想得到这届中央党校校长居然不再由政治局常委,而是由兼任中央组织部长的陈希兼任。也就是说,上届政治局分管党务工作的常委刘云山具体出任的两项职务,就只剩一项给王沪宁了,那就是中共中央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主任。

王沪宁没有“循例”兼任中央党校校长的消息公布之后,许多外界评论都认为王沪宁会“循例”象过去的习近平一样兼任国家副主席。

笔者不排除习近平会犒赏一届国家副主席给王沪宁过把瘾的可能性,但习近平当初兼任国家副主席完全是因为他需要同时在“副总书记”和国家副主席以及军委副主席的党政军三个第一副职的位置上为接班热身,而如今的王沪宁百分之百不会是习近平的总书记接班人选。所以如果习近平要安排王沪宁以政治局分管党务工作的常委身份兼任一届国家副主席的话,“循”的应该是曾庆红的“先例”,而不是习近平的“先例”。

不过,随着十九大闭幕时日的远去和明年三月召开的全国“两会”日益临近,外界关于接任国家副主席人选的揣测性报道又被从王沪宁转移到了王歧山身上。如果这二王真是都被习近平难以割舍得话,习近平就只有让他们两人“锤子剪子布”了。谁“赢”的可能性更大,将是笔者下篇文章所要分析的内容之一。

RFA

阅读次数:982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