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习近平是否会把胡春华“贬”为国家副主席

Share on Google+

2017-12-15

胡春华(AFP)

胡春华(AFP)

笔者在《谁将会是下一个国家“非常”副主席?》一文中已经分析过,如今的王沪宁百分之百不会是习近平的总书记接班人选。所以如果习近平要安排王沪宁以政治局分管党务工作的常委身份兼任一届国家副主席的话,“循”的应该是曾庆红的“先例”,而不是习近平的“先例”。

回顾一下当年曾庆红以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任中央党校校长的同时未兼任军委副主席但兼任了国家副主席的五年时间里,单独以国家副主席身份为胡锦涛分摊“国务”的工作少之又少,而李源潮以政治局委员身份出任国家副主席的五年时间里,很大一部分工作内容是仪礼外交——无论是出访还是会见来使。

日后的王沪宁如果兼任了国家副主席的话,他在外交场合的实质性作用肯定要远大于李源潮,因为无论是美国、欧盟,还是日本、韩国,谁都知道王沪宁之于习近平的无比重要,谁都知道中国的国家副主席是实职还是虚职,全看兼任这一职务的具体人的党内职务是否重要。

十九届一中全会闭幕次日即公开发布,显然是在十九届一中全会的选举过场未走之前即完稿的新华社通稿《领航新时代的坚强领导集体——党的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产生纪实》中写道:“2017年从年初开始,习近平总书记就如何酝酿产生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人选问题,认真听取中央政治局常委同志的意见。

大家一致赞成,在总结党的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有关做法的基础上,借鉴十九届“两委”人选和省级党委换届考察工作的做法和经验,采取谈话调研的方式,就新一届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书记处组成人选,中央军委组成人选以及需要统筹考虑的国务院领导成员人选和全国人大、全国政协党内新提拔人选等,在一定范围内面对面听取推荐意见和建议。”

习近平上台之前中共媒体对高层研拟重大问题的报道词一般都是“召开会议讨论(研究)”,而决定十九大人事问题过程中,已经不是习近平召开会议讨论研究,而是习近平听取下属的意见。意思就是“新一届中央领导机构人选问题”是习近平一个人说了算的。而在决定政治局、常委会和书记处人选时,未来全国人大上还需要走一下民主过场的国务院、人大和政协高层人事安排也同时定盘,当然也包括了下届国家副主席的人选。

中共政权的国家副主席职务是一九八三年随着国家主席职务的恢复同时恢复的。在文革前,国家副主席有多人、两人和一人。而恢复国家主席和副主席职务之后,虽然宪法中没有明文规定副主席有几人,但一直都是只设一人。

一九八三年六月召开第六届全国人大时,经邓小平钦定,时任十二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廖承志被宣布提名为国家副主席,同时提名十二届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先念为国家主席。没成想廖承志被大会正式宣布提名的当天晚上即心脏病突发去世。

因为廖承志“出师未捷身先死”,又是邓小平一锤定音,原本已经宣布提名为第六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十二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乌兰夫被宣布改任国家副主席。

一九八八年三月召开的七届全国人大上,邓小平下令把国家副主席职务打赏王震,乌兰夫改任第七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

乌兰夫改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事实证明,当时的中共内部是把国家副主席职务当成副总理一样的“党和国家二级领导人”的。

笔者当年在北京曾经向一位安排赵紫阳出行的公安部官员询问过中共高层的警卫级别划分。该人士说政治局常委和正职领导都是一级警卫,之所以强调“正职”是因为当时的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一把手都不是政治局常委。二级警卫则是“四副两高”。所谓“四副”即国家副主席,人大副委员长、政协副主席和国务院副总理包括国务委员。但王震成了国家副之后,“四副”成了“三副”,因为上面通知国家副主席王震享受一级警卫待遇。也就是说,王震算是一级党和国家领导人。

王震过了五年国家副主席的干瘾之后,邓小平把这一职务又打赏给荣毅仁,交换条件是荣毅仁把中信公司让给王震的儿子王军。之所以有如此交换,是因为当年邓小平复出的时候答应过王震子女,“要什么都行”。

当年王震去世后,邓小平三女邓榕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公开声称与王家三公子“两肋插刀”。文中说:王军在邓小平二次复出前夜,曾对邓榕说:“我们这么样冒着风险为你爸爸通风报信,等你爸爸出来后,我们也得要个一官半职的呀。”邓榕回家向父亲转述,邓小平笑回答:“可以,可以,现在要什么都可以。”

荣毅仁担任国家副主席期间,同样享受一级党和国家领导人待遇,也就是现如今所谓“正国级”待遇。这从当时的新闻规格可以看得出来。高层集体活动的公开报道格式从来都是七个政治局常委加上荣毅仁单列,然后才是“其他”。

荣毅仁之后,从胡胡锦涛到曾庆红再到习近平,因为都是政治局常委兼任国家副主席,当然是正国级待遇,正因为如此,当李源潮刚刚在二零一三年三月出任国家副主席时,包括笔者在内的外界评论均都以为习近平也会循例令李源潮的政治规格高于其他政治局委员,殊不知恰似相反,国家副主席到了李源潮这里就成了一个安排政治异己的闲差。

综上所述,自江泽民时代开始以后,国家“非常”副主席只有李源潮一人,但他虽然是“非常委”,毕竟还是政治局委员。如今若是王沪宁不兼任国家副主席的话,肯定又会出现新的一位国家“非常”副主席——即不是常委出任的国家副主席。但即使这样,应该也不会是王歧山,也就是说,这个国家“非常”副主席应该还是会安排一位在任政治局委员专任。谁会有此可能?

十九大闭幕后不久,一则题目为《胡春华,副总理还是副主席?》的博客文章中说:今天,在中共广东省委领导层的交接会上,接替胡春华省委书记位置的李希,在发言中赞扬胡对广东省的发展“做出重要贡献”,并希望胡“在新的领导工作岗位上,继续关心广东的发展”。这和5年前胡春华接替汪洋的广东省委书记位置时,他对汪洋的赞扬讲话几乎一模一样。李希的讲话应当是中组部起草,并由习近平批准的,预兆胡春华将复制汪洋的进京路线,调北京担任国务院副总理。由于三位副总理退位,胡和新进入政治局的杨洁褫和刘鹤应该补位。胡是老政治局委员,按资历,胡应该排在前面,接替汪洋的第二副总理的位置。如此,对胡多年的表现,和胡锦涛的培养也算交代。

胡春华的优势在于年龄,今年54岁,到5年后的20大刚好59岁,和习近平上位总书记时的年龄一样。假如他19大进了常委,再担任副主席或副总理,就站在接班人的位置上了。由于北京政坛接班游戏规则已改,也许是他19大不能进常的原因之一。还有一种可能是,已经成为政治局委员的陈敏尔出任副总理,胡春华接任李源潮的国家副主席职位。

笔者在一家境外网站上读到“吉哥的博客”文章说:无论如何,王岐山一丝不挂,几乎是百分之百的,只是哪种方式而已。主动全裸,那只是政治上的一丝不挂。被动全裸,那就是全方位的一丝不挂了。胡春华估计将接掌国家副主席,这个位置曾庆红、习近平曾经担任。国家副主席是接班人的概率较大,但也不是一定,如李源潮就是例子。

其实,李源潮五年前被从政治局委员兼书记处书记和中组部长的实权位置上转换至徒有虚名的国家副主席任上,绝对是贬不是升。笔者眼下还难以断定胡春华的准确去向,但如果是已经被习近平内定为国家副主席接班人的话,那他可就真是步李源潮的后尘了。

RFA

阅读次数:1,05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