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1 毕儒 如果你站在冷风里

瓦西列·米列亚上将生于1927年,前罗马尼亚国防部长,武装部队总参谋长,1989年12月自杀身亡。虽然他是自杀的,但他却是罗马尼亚人民心目中的英雄。他在罗马尼亚人民的心目中有着无比神圣的地位。

瓦西列·米列亚生于罗马尼亚阿尔杰什县莱雷什蒂乡。1952年毕业于布加勒斯特军校,1955年毕业于苏联装甲坦克学校。历任坦克营长、团长、师参谋长、师长。1961年晋升少将。1979年当选罗GZ央委员。1980年任国防部第一副部长兼武装部队总参谋长。1985年任国防部长。

说起米列亚这个人,罗马尼亚人民对他充满了感激之情。因为他让罗马尼亚人民避免了一场血腥的大屠杀。

1989年末,东欧发生剧变。各国执政的GCD纷纷下台,罗马尼亚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毕竟,在一个形成了趋势的大环境中,你想独善其身自成一统,或者你想逆流而上那是很困难的事情。路况不同,不是每个国家都适合长期开倒车的。

第一场冲突发生在罗马尼亚西部边境的蒂米什瓦拉镇。蒂米什瓦拉镇有个匈牙利族牧师特凯什·拉斯特。这个牧师经常为了维护本镇匈牙利族的利益而批评镇政府。镇政府恨死他了。于是宣布解除其牧师职务,并限令他搬出教堂。此举引起教徒及匈牙利政府的抗议。

12月16日晚,几百名市民在教堂四周手拉手围成一圈,阻止政府强制驱逐特凯什·拉斯特。警察强行驱离。人群中有人开始呼喊”打倒齐奥塞斯库”的口号。抗议活动迅速扩大为数千人参加的反政府大游行。游行者沿街砸毁齐奥塞斯库画像、雕像,并与军警发生了小规模的流血冲突。一些游行群众受伤。老百姓对政府的不满迅速发酵膨胀。他们长期受到压抑的情绪在不安地躁动。火山到了喷发的临界点。其实堰塞湖和言塞湖是一个道理。水流不出去,堰塞湖形成了。话不让说,言塞湖形成了。堰塞湖冲毁的只是家园,而言塞湖冲毁的将是社稷。

12月17日上午,蒂米什瓦拉镇一万多人上街游行。他们高呼”要自油”、”要面包”、”要热水”、”要暖气”、”打倒齐奥塞斯库”等口号。示威群众中的一些激进者乘机冲击了镇政府大楼,破坏了一些办公设施、掀翻了沿途的汽车,蒂米什瓦拉镇一片混乱。

齐奥塞斯库命令当地驻军派坦克部队对示威群众进行镇压。17日下午,罗马尼亚人民军队对手无寸铁的罗马尼亚人民开了枪,枪声不断,血流成河。蒂米什瓦拉镇变成了人间地狱。示威群众当场死亡147人,受伤335人,失踪25人。内务部队随后在蒂米什瓦拉镇实施了戒严。蒂米什瓦拉镇与外界彻底被隔离,断水、断电、断气、断交通。蒂米什瓦拉镇人民在坦克和枪口下呻吟。

蒂米什瓦拉虽然被封锁了。但蒂米什瓦拉镇发生的事情却迅速传遍全国。罗马尼亚人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的军队会向他们开枪。让罗马尼亚人民愤怒的是,开枪后的第二天,也就是12月18日,齐奥塞斯库若无其事地飞到伊朗进行为期3天的国事访问,并在电视上大谈罗马尼亚人民幸福、和谐、民Z、自油、独立。罗马尼亚人民彻底愤怒了。

齐奥塞斯库从伊朗访问回来后,发现蒂米什瓦拉镇引起的躁动在向全国蔓延。全国各地不断发生不同规模的游行示威。于是,齐奥塞斯库于1989年12月20日发表电视讲话,他说:蒂米什瓦拉发生的骚乱是流氓、暴徒煽动的,是以破坏国家机关和公共财产为目的的,这是恐怖行动,是动乱,是与反动势力、帝国主义、沙文主义势力相勾结,试图搞乱罗马尼亚的秩序与稳定的反革命行为。

以前这样说,罗马尼亚人民也许会相信。但听了齐奥塞斯库太多的谎言后,罗马尼亚人民早就对他失去了信任。齐奥塞斯库其实已经陷入了塔西佗陷阱。他说的罗马尼亚人民早就不相信了,他说得越多,罗马尼亚人民越不相信。而且,在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你还想玩信息封锁是极其愚蠢的事。和火山你不可能压得住一样,真相你是封不住的,老百姓的嘴你是堵不住的。人们早就通过各种途径知道了蒂米什瓦拉镇的真相。

但是齐奥塞斯库本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非常自信,他连睡觉的枕头都是用自信做成的。他远远地离开了罗马尼亚人民。他和罗马尼亚人民之间缺少了正常的沟通渠道。在齐奥塞斯库的身边紧紧地,密密麻麻地围了一批马屁精和野心家。这些马屁精们传好不传坏,报喜不报忧,吹牛加撒谎。这给了齐奥塞斯库一个歌舞升平、和谐稳定、安定团结的错觉。这些马屁精阻隔了齐奥塞斯库和罗马尼亚人民之间的联系和沟通。其实,罗马尼亚人民一直在给他翻白眼。只是齐奥塞斯库没有看到而已。

而且,齐奥塞斯库是一个不允许有反对声音的人。在罗马尼亚虽然没有一大堆敏感词,但齐奥塞斯库手上有一大堆帽子。这些帽子总有一顶适合你。比如:反革命分子,野心家,阴谋家,敌对势力代理人,外国势力,奸细,叛徒,卖国贼,带路党等等。你敢异议他,立马一顶帽子飞将过来。渐渐地,罗马尼亚没有了反对的声音。而一个国家如果没有了反对的声音就如同高速上的汽车没有了刹车一样可怕。

12月21日中午12点,齐奥塞斯库在布加勒斯特举行了十万人参加的群众大会。他想再次利用自己的演讲能力、吹牛天分和撒谎的天赋说服罗马尼亚人民继续无条件地支持他。他还想让罗马尼亚人民继续靠理想和主义生活。而他齐奥塞斯库家族则继续靠山珍海味生活。他认为一个有理想和信念的民族吃草根也能吃出鲍鱼的味道。

在罗马尼亚人民面前齐奥塞斯库是一个演技高超的演员。他经常用语言打动罗马尼亚人民。这次,他坚信也不会例外。只见齐奥塞斯库像一个威严的皇帝一样徐步向前,勤奋而税利的眼光扫过广场,先声夺人地把手用力一挥:”我们光荣勇敢的罗马尼亚人民一定紧紧团结在DZ央的周围,坚决打退西方敌对势力的干涉和蒂米什瓦拉流氓集团发动的动乱。”在演讲中他不但利用变化的声调控制氛围,还配以复杂而丰富的姿体语言。时而挥手,时而跺脚,时而口号,时而谚语,时而带着你一起飞。但是,在广场的一个角落突然传出一声:”打倒齐奥塞斯库!”这声音像闪电一样传遍全场,人群开始骚动起来。齐奥塞斯库刚刚举起的右手,在空中僵住了。当时的电视直播突然中断了,留下了齐奥塞斯库举起右手的定格画面。

酒精考验,老谋深算的齐奥塞斯库立即开始承诺提高人们的工资和福利。承诺面包,热水和暖气。他甚至还要给罗马尼亚人民宽松和自油。但罗马尼亚人民已经不相信他所说的一切。”打倒杀人犯!”“打倒齐奥塞斯库” “蒂米什瓦拉!蒂米什瓦拉!”的口号声此起彼伏。并逐渐壮大。声震长空。齐奥塞斯库狼狈不堪地匆匆结束了自己最后一次表演。这次他演砸了。再高明的演员,如果你一直欺骗愚弄老百姓,你一定会演砸。

齐奥塞斯库难堪地躲进党中央大厦后,广场上的局面已经无法控制。盲目自信、过度自信、愚蠢自信的齐奥塞斯库把反对他的罗马尼亚人民组织了起来。而且一下子组织了十万人。而且周围乡镇还不断有人踊跃加入。

头戴钢盔的武装警察和军队迅速包围了四周的街道。一个军官向广场上的群众喊话,要求他们立即散去。但现场群众坚决不肯。他们继续聚集在广场上呼喊口号,高唱歌曲。集聚在广场上的群众越来越多。齐奥塞斯库躲在大楼里心惊肉跳的。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人民的力量。任何一个统治者,你不要小看人民懦弱,人民胆小怕事,人民瞻前顾后,人民明哲保身,人民一团散沙。但他们一旦觉悟起来将是天下无敌的。

齐奥塞斯库命令军队立即开枪镇压示威群众。罗马尼亚国防部长米列亚当时在现场指挥军队,他下令:”任何人禁止向罗马尼亚人民开枪!”布加勒斯特市委第一书记彼特列斯库跑到指挥部来传达齐奥塞斯库的命令:”立即开枪,先朝天开枪警告,如果老百姓不退,再向他们腿部开枪!”。米列亚坚决不同意。双方甚至开始对吼。米列亚认为罗马尼亚军队是人民的军队。是人民养活了这支军队。所以绝对禁止向人民开枪。蒂米什瓦拉镇发生的事是罗马尼亚军队的耻辱。但彼特列斯库用党性、用立场、用忠诚、用官位、甚至用家人来威胁米列亚。宁愿一死也不肯下命令向罗马尼亚人民开枪的米列亚掏枪自杀。

听到米列亚自杀的消息后,齐奥塞斯库谴责他是”叛徒”,并且立即通过DZ央大厦的广播向广场上的十多万示威群众公布了他”畏罪自杀”的消息。现场军队的军心动摇了。国防部第一副部长斯登古雷斯库上将接替米列亚指挥。作为米列亚的下属和朋友,他同样没有执行齐奥塞斯库开枪镇压的命令。他直接下令军队撤回军营。

齐奥塞斯库的心理防线彻底垮了。他所有的自信一下子烟消云散。任何自信,如果没有老百姓的认可,那全是盲目而愚蠢的。看到军队撤离了现场。广场上的群众热情更加高涨,他们开始冲击DZ央大厦。大厦被示威群众包围得水泄不通。惊慌失措的齐奥塞斯库夫妇最后慌慌张张乘一架”海豚型”直升飞机从大厦阳台上起飞,狼狈而逃。他们最后在逃亡途中被抓 。并被罗马尼亚救国阵线特别军事法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1989年12月25日下午,齐奥塞斯库和夫人埃列娜在一座兵营的厕所前被匆匆枪决。此时,距他在DZ央大厦君临天下面对十万罗马尼亚人民发表演说仅仅过去了4天。对,只有4天,从天堂跌进地狱只需要4天。

让罗马尼亚人民感到庆幸的是,罗马尼亚国防部长米列亚在关键的时候人性战胜了D性。他选择了替罗马尼亚人民说话而不是替齐奥塞斯库说话。米列亚的人性让罗马尼亚人民避免了一场血腥的大屠杀。他得到了罗马尼亚人民的尊重。他的死比泰山还重。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