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十郎:龙位的悲哀

Share on Google+

一,中国特色的本质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什么?恐怕有些官员能倒背如流,犹如旧时学童可以顺口就来的“人之初,性本善”“赵钱孙李,周吴郑王”一样。君不见,每日打开央视就有幼稚的童声唱谜语歌。这谜语歌就是二十四个字的“核心价值观”:如“曲径虫鸣牡丹开”(富强),“岷山远游住人外”(民主),“眉下心头田出垄”(自由),“天上斗转且以待”(平等)······这手法仍然不新鲜:三人成虎。在阶级斗争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之时,萦绕在我们耳边的不就是黄世仁、白毛女,刘文彩的水牢,周剥皮半夜鸡叫幺?(与其滥调式炒作,不如恢复《炎黄春秋》被剥夺的编辑出版权,不如免除对异见人士维权人士的打压等等。)但这二十四个字“民主、自由”等真是我们的核心价值观幺?《人民日报》一语道破天机:“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2017,4月9日:《中国共产党最有理由自信》)

说什么“民为贵,君为轻社稷次之。”说什么“君为舟,民为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但在“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眹即国家”之下,一切的一切都是画饼,都是鸡毛小店的幌子。价值观而且是“核心”价值观,就是领导,就是权,就是一切权力归于党,而且这个“权”超出一切(包括法)之上,这就是美国学者弗朗西斯·福山指出的“发生在毛泽东时代的情形:享有无限自由裁量权的领导者(按:说明白点就是各级党委书记。)通过像‘大跃进’和‘文革’那样异想天开,酿成无尽苦果。”(《政治秩序与政治衰败:从工业革命到民主全球化》P341)

核心就是党权,一切“价值”皆由“权”定(比如香港该享有多少自由,多少权力),这才是重中之重,价值中的价值。

二,农民党的本质

恩格斯在《德国农民战争》一八七零年版序言的补充中说道:“而波拿巴主义则无论如何都是以消灭封建制度为前提的现代国家形式。”“消灭封建制度,如果用肯定的形式表示,就是确立资产阶级制。”(《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8卷P562;563)可悲的是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社会,虽然有二十几个朝代更替,但都是在封建制度中打旋,总是以这姓封建制代替那姓封建制。虽然,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辛亥革命给封建制度划了一个句号,但共产党异想天开想在落后的农业社会基础上建一个天堂“社会主义”。荒唐地把农民种点小菜养点家禽都认为是资本主义尾巴,还大张旗鼓地反对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按:这要了历史老人的命!从49年到“文革”结束,中国哪有资本主义的影子,有的是封闭的、落后的、保守的、积聚着大量封建残余的王国。)。

我们的“社会主义”是伪社会主义。

前毛泽东秘书李锐在101岁生日聚会时大有感慨:“自己想不到中国的传统是干掉一个皇帝又出来一个皇帝。”

我们今日沿袭的还是农民意识,共产党并没有现代化。现代化就不能提倡“媒体姓党”,不准“妄议中央”。我们搞的仍然是几千年时的老一套:谁打天下谁坐天下,谁就掌控这个天下,谁就吃这个天下,挥霍这个天下。虽然说法制、民主、人权是当今世界的潮流,但中共却似是而非地处在一个尴尬境地之中。福山的书中提到中国的法家儒家的区别。说法家“主张明确的程序”,儒家“强调灵活和基于情境的贤君道德”(按:今日中国的最高道德就是忠于党,只要忠于党一切都可以“灵活”,即使你腐败了,但仍可以带病提升,因为你赢得了大前提:爱党就是爱国,忠于党也就是忠于国。)“前现代的中国政府选择道德而不是对高层领导的正式法律约束,程序只用于如何把皇帝圣旨传递给社会各界。当代中国在某种意义上继续着这一传统。公民必须依着领导更好的愿望,而不是对权力的程序限制。”(同上书P341)凭这一点,我们就可理解,为什么英国唐宁街的衙门会那么寒碜,中国的一个县市政府或县市党部会这样金碧辉煌。因为英国政府动用纳税人的钱得经过审批,中国的国库就是党库。历史不能限制慈禧太后的贪欲,今日中国谁又能限制党委书记的权欲和物欲?这儿福山说“某种意义上”是对中共的“婉约”表达,另外也是合情合理的文字技巧。因为我们“皇帝”实体的面纱上标的可是“民主”与“法治”——正如童声的演唱一样。

中国的各种封建残余只有依赖于现代资本主义才能彻底摧毁,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只能是封建残余的保护伞。

三,龙位的悲哀

流行歌曲都在唱,我们是“龙的传人”。其实,“龙”与老百姓何干?在传统的中国,“龙”是最高统治者的象征。皇位就是“龙位”。只有皇帝能着龙袍,大臣只能穿蟒袍。皇子皇孙叫龙子龙孙。可以说,当今中国“龙”非共产党莫属。共产党是执政党,其它在中国民主革命中延续下来的八个民主党只能参政,它们是幕僚、打边鼓的,只能跟着共产党“喝班”(像旧戏舞台上的跑龙套者)。共产党的领导既是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共产党就是“头”,是“核心。这个“龙”的位置就一直处在最高位。我们领导人的口头禅:“军队要首先忠于党,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党列在首位。“党章”第一章第三条第三款“坚持党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党的利益还是在人民利益之前。就以今年两会期间的文件看,仍然表述为:草拟民法要为党和人民负责。这个“龙”一直居于最高端。

黑格尔的《哲学史演讲录》也注意到中国的《易经》。认为这是中国人“也曾 注意到抽象的思想和纯粹的范畴”,是“论原则的书”(该书P120)。《易经》的第一卦就是“乾”卦。“乾”是阳,是男人,是天······“大哉乾元”,是万物的开始,是天的本源。此卦六个“爻”位,每个“爻”位都以“龙”命名。从“潜龙勿用”(最底层的一爻)到“亢龙有悔”(最高层的一爻)都没离“龙”义。《易经》的“彖”曰(讲“易”基本思想的文辞)或“象”曰(讲“易”卦理、卦义的文辞)都显出了中国古人的智慧。“乾”卦大赞特赞“龙”的“九五”之位(按:这个位置离最高位只有一层),中国的传统也把皇位叫“九五之尊”。《易》“象曰”:“飞龙在天,大人造(为)也。”这“卦”象比喻乾阳已发展到鼎盛时期,正是有大德大才之人登上高位,大有作为之时。共产党在受打压之时,高唱争民主、反独裁,抗议蒋介石一个领袖,一个主义,一个政府之时大致就处在这么一个位置。此时共产党还有人脉(用今日的话说它还有很多粉丝),因为他心中还有“人民”(它把自己置于人民之下)。正因为如此才吸引了一大批热血青年奔赴延安。可是今日的中共已越过了“九五”这一有利位置,居于最高层(已如前述)。“乾”卦的这层叫“上九”,也就是林彪高调叫嚣的毛泽东思想是当代最高最高的马列主义。“上九:亢龙有悔。”子曰:“高而无民,贤人在下而无辅,是以动而有悔也”(《文言》)“象曰”“‘亢龙有悔’,盈不可久也。”(按:“亢”是极高之位。“盈”是满,物满则溢。)到了这个位置,必险象丛生,能处得久吗?想想今日的反腐,哪一位落马的高官不是叱咤风云的一方诸侯,哪一位高官不是处在“上九”的最高位(相对而言,一个省一个部一个局)。人民处在他们脚下,房子想拆就拆,土地想占就占,对持异见者、维权者想抓就抓。物极必反,抛物运动物到顶点就该自由落体了。物理、事理、政理都是相通的。《易》“乾”卦的智慧,大可借鉴。

如果,中共组建了“人大”,让“人大”按法理运转,不再建一个党组去操控它;如果中共组建了政协,就让政协真的去发挥它协商监督功能;如果,中共组建了“人民政府”,不管是县的市的省的还是中央的,就让这个政府按法理运转不再组建一个党委去掌控它,不事事都把自个儿摆在“上九”的最高位,把自己置于人民之下(即心中有人民),拭目以待,中国或许会有新面貌——摆脱“亢龙有悔”的险境。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22/2018

阅读次数:71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