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是辛亥革命百年纪念日,当时,海内外掀起了一个广泛的纪念活动,笔者也曾写过有关文章。纪念辛亥革命的重要意义在哪里?这个我想谁都知道,就是辛亥起义的枪声结束了2000多年的封建王朝帝制,使中国从此走向民主共和。当然,我所说的“走向共和”并非中国已经共和了,只是说朝这个方向走了。1911年武昌起义之后所发生的事情,袁世凯称帝、孙中山二次革命讨袁、蔡鄂、李烈均起事等等演绎了一曲共和与帝制博弈的交响曲。现在一些史学家认为,在当时中国的现状,民主共和并不一定适合中国,如果老袁称帝,可能对当时中国的稳定带来好处,不至于出现军阀割据的混乱局面,甚至对孙中山颇有非议。但是这些“史学家”们却忘记了重要一点,就是中国人民在封建统治下,已经受够了专制之苦,人们刚刚推翻了皇帝,又冒出一个“皇帝老儿”,这袁世凯不识时务,你当什么不好,偏偏要穿黄袍,坐龙椅,想韵一下黄帝味儿,这一下子激起了民众的反抗,老袁终于没做成黄帝梦。袁世凯为什么没能当上皇帝?这是由于辛亥革命之后,民主共和已深入人心,民主潮流已经成为大趋势,任何妄想阻挡民主潮流的跳梁小丑们都只能昙花一现,最终被历史的车轮碾得粉碎。袁世凯以为窍取大总统后,实权在握了,春风得意,利令智昏。宋教仁被暗杀后,他的丑恶嘴脸彻底暴露在民主革命派面前,因此,他的短命是必然的,绣好的龙袍尚未穿上身便一命呜呼!这说明什么呢?当一个时代走向进步时,你却在开历史的倒车,这必然会激起民众的反抗,所以孙中山先生说: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存,逆之者亡。

这个历史又在重演

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不仅让中华民族、中国人民吃尽了苦头,甚至让那些跟随他闹了几十年革命的官员也吃尽了苦头。毛死后,邓小平这一代人领教了个人独裁的危害,对于共产党的这种“领袖终生制”有了反思,所以在体制上有所改变。1982年制定宪法废除了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规定:“国家主席、副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副委员长,国务院总理、副总理、国务委员,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这个规定就是防范领导搞终生极权。这里面有个根本原因是,虽然在一党执政的的体制下,党政军一把手都由共产党当任,但国家主席和中共中央主席、总书记代表面毕竟不同,党主席只代表中共党员,而国家主席代表广大党和非党员群众,而党员群众毕竟要少,非党群众多。宪法并没规定党主席、总书记的任期限制,而对国家主席有规定限期,也就是说,被选出的最高领导人可搞“三位一体”,但前两个你可以继续连任,后一个不行。因为国家主席是管理民众事业的,你若干不好就卸职,换别人来搞,这样实际上也算是避免了个人终生极权。如果把这条取消,那就是名符其实领袖终生制了。这种事情在中共以前不是没出现过。在毛时代国家主席由刘少奇担任(毛只担任过两任),毛后来只任党主席和军委主席。就是由于这个原因,在处理国家大事理念上,刘由于意见与毛相悖,时时与毛较劲,加上国家主席风光,可以出国或接见各国政要,让毛感到不舒服。最后让毛下决心将刘少奇搞掉。但毛搞掉刘后,他并不想当国家主席,不当的原因是事情太稠,他没有这个精力。既然没这个精力就可以让别人来搞,但毛又怕再出了个刘少奇,所以他干脆来个不设国家主席,自己占个茅坑不拉屎也不准别人拉屎。因此又和他培养的所谓“接班人”林彪接了梁子,在庐山会议上闹得不欢而散,最后逼得林彪出逃。

《八二宪法》规定出台后,虽说还是共产党执政,但人民对国家主席不搞终生制还是拥护的,中国老百姓“苦毛久矣”,这毕竟比较毛时代是一个突破、一个进步。从邓小平开始,到尔后江泽民、胡绵涛都是萧规曹随,还没有谁敢违反。然而,时间仅仅36年,到习这任竟冒天下之大不韪,“修宪”,将“国家主席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这一规定取消,一下子激起了轩然大波。这是历史的倒退,仿佛让人觉得又回到了毛时代,这与民国时期袁世凯黄袍加身无二样。历史竟又出现了惊人的相似。

在民国时期,老袁可谓是掌握实权的重量极人物,如果他能顺应民主潮流,把民主共和推向前进,他可能就是中国近代名垂青史的人物。然而,他是绝对不可能这样做的,我们对这种人不要抱有幻想。为什么?原因有三:

1,凡是从旧营垒出来的官员,是很少有革新思想的。他们这些人在封建体制下逐步爬上来的。他们脑子里除了封建帝王将相之外,没有新的东西。他们的唯一本事就是玩权术,并且个个炉火纯青。封建体制就是一个大染缸,谁掉进去谁就成为一样的颜色。

2,由于没有民主制度及民主监督,谁当上皇帝谁就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可以为所欲为,一手遮天。哪个不想过把皇帝瘾?老毛不是公然说:“我就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那个“紫禁城”就是个皇帝的摇篮,谁住进去了谁就想做皇帝梦。

3,在中国,人一旦得势,就会受到宵小包围。拍马屁的,唱赞歌的蜂拥而至。郭沫若似的人物纷至沓来。当时劝进的人的确不少。连杨度、严复这种人都进了筹安会,支持袁世凯,恢复帝制,实行君立宪。

百年以来,中国的民主为何不能进步?

笔者曾在这方面的文章说过,在北伐战争时期,中国存在着三种政治势力:国民党、北洋军阀、共产党,(共产党在当时势力虽然不算强大,但已经登上了政治舞台)。这三种政治势力不论哪种势力取得成功,对中国的政治前途是起着决定性的作用的。用一种不太恰当的比喻:如果把这三种势力用卦签来分的话,可分为上签、中签、下签,上签是国民党、中签是北洋军阀、下签是共产党,遗憾的是中国人民的国运不济,还是中了下签。

为何说共产党一旦执政,中国的民主政治走向倒退,这是由于这种体制造成的。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的共产主义理论,在俄国取得成功后,整个世界走上了厄运。马克思的阶级斗争学说,在成熟的资本主义国家起不到作用了,因为实行“股份制”后,基本上避免了阶级矛盾,因此,马克思这一套理论就拿到贫穷落后的国家作实验了。这些贫穷落后的国家一旦运用马克思阶级斗争理论进行无产阶级革命必然会产生一种怪胎。这个怪胎是什么东西呢?就是封建主义的社会基础加上断章取义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等于——暴力社会主义。这种暴力社会主义在苏联斯大林时代被充分的演义,而毛泽东仿制斯大林又有过之而无不及。中国在毛执政的二十多年里,已经得到充分地证实。这种暴力社会主义体制一旦形成,比起封建主义的国家更加残暴、更加腐朽,因为它借用了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名义。这个无产阶级专政美其名曰是广大人民群众对资产阶级的专政,实际上是少数人特权阶层对多数人的专政。在这个专政的铁蹄下,广大的人民群众不仅被剥夺了民主自由权,甚至生存权。

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理论一旦在贫穷落后的国家取得成功,所建立的政权绝对是封建专制,这一定是毫无疑义的。为什么呢?因为在这些贫穷落后的国家,民众多比较愚昧,很容易被野心家利用。而这些野心家利用马克思阶级斗争的观点,挑起阶级仇恨,发动穷人夺取富人的财产,打土豪分田地,以消灭私有制的名义,最后夺取政权,使之登上王座,成为又一个封建皇帝。苏联列宁如此,金家王朝如此,中国毛泽东如此,古巴卡斯特罗如此,柬埔寨波尔布特如此—。他们这些国家美其名搞社会主义,实则就是搞封建主义。所以,凡是共产党的国家不可能搞民主的,这已经经过历史的证明。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实际上上就是一场农民起义,毛泽东自命为马克思列宁主义,实则就是一个典型的封建帝王再现。中共的革命成功标致着中国的历史又一次大倒退。然而遗憾的是中共革命竟取得了成功,虽说成功纯粹属于偶然性,但不能不说这是国家的不幸、民族的不幸、人民的不幸!因为马克思理论阶级斗争学说丝毫没有民主的进步性,就是他这个理论,在一些野心家的利用下,祸害了世界近百年,让苏联、中国、越南、柬埔寨红色高棉以及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上亿的人民死于暴政。

令人十分可笑的是,历来的这些所谓的革命领袖,都将这种社会主义制度称作人类最先进的体制。且让我们看看它的先进在哪里?我们说,一个先进的国家体制,首先看你这个国家的公民活得是否有尊严,是否享受充分的民主和自由,私人财产得到保护,基本生存得到保障,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简而言之,就是要享有基本人权。然而很可惜,这些东西早就被所谓社会主义国家推到资本主义国家去了。

可以这样说,在二十世纪上半叶建立的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都是专制主义体制,他们打着共产主义的旗帜实质上就是对人民实行专政!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一个落后的经济基础国家是产生不了先进文明的社会体制的,而无产阶级专政的理论是造成这一切的罪恶渊源。而时至今日,中共仍然抱着这套理论不放,这就是百年以来中国民主不能进步的根本原因所在。

民主潮流已成为大趋势,谁也阻挡不住

只要是共产党执政的国家,他们是要打着马克思主义旗号的,因为这是他们的老祖宗,把这个祖宗牌一丢,他们就没有合法性了。但他们也知道,拿着马克思理论作实验的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等人已经成为臭名昭著、作恶多端的人,而马克思毕竟只是创造了一种理论,并没有什么行动。因此,在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后,邓小平这一代基本上不将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思想当作口头禅了。据说在胡温时期通过了一个《内部文件》,在今后大型会议上,只提马克思主义、邓小平理论,不提列宁和毛泽东思想了。这应该说中共也有了一定的反思和进步。但是,到了习近平执政,又回到原来的提法,将列宁、毛泽东思想又拉了回来,这是明显地回潮!这是为他搞日后终身作舆论准备。因为只有把那些极权专制者都搬出来,才能为他日后的皇袍量身定做。这次中共十九届三中会上提出修宪,废除国家主席不能超过两任规定,这是明显证明。

回首100多年来,中国的民主进程为何如此艰难曲折,这的确是应该值得我们深思的。这说明,共产极权专制体制,就是滋生独裁者、野心家的温床。这是体制不改变,国家走向民主宪政无望。

辛亥革命的志士们,当初高举义旗,推翻了满清封建帝制。从五四以来,中国的民主志士们,为了使中国真正走向民主与科学,一路高歌,英勇奋斗,前仆后继,流血牺牲,为的是建立一个真正的民主共和制国家,然而他们的意愿终成憾事。在中共执政几十年里,中国非但没有走向民主,反而比封建历史时期更加专制,这不得不使国人扼腕叹息!

笔者有时漫步到武昌红楼,瞻仰孙中山先生的铜像,不由得想起了那些为推翻帝制而献身的革命志士们,秋瑾、林觉民、喻培伦、刘道一、还有彭刘扬三烈士——,他们为推翻封建帝制,建立一个真正的民主共和国前仆后继、英勇牺牲,他们的血不能白流,如果我们今天仍然不能将我们的国家建成一个繁荣、富强、民主、自由的国家,我们将有愧先烈们,我们将上愧炎黄,后愧子孙。辛亥革命已经一百多年了,我们的祖国经受的苦难太多了,她每前进一步都付出沉重的代价,每一步民主进程都血迹斑斑。这是什么原因?是由于长期封建意识浸透国民心理加上独裁专制利用国民的愚昧使中国不能向民主宪政大步迈进。我对中国的前景虽不太乐观然也不悲观,我坚信终将会走上民主宪政之路的,那些辛亥革命的志士们定当含笑九泉。

2018年2月9日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4/23/201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