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4 磨铁读诗会

偷听 | 杨艳

结束后
我们抱在一起
低声说话
隔壁却传来声音
我们安静下来
在黑暗中听着
直到睡着
早上醒来
他第一句话便问我
他们后来做到什么时候?

伤疤 | 春树

一个女人正在桑拿室
躺着蒸桑拿
我铺开浴巾
也躺了下来
听到那个女人发出沉沉的呼吸声
像是睡着了
她躺着
丰满结实的乳房和壮硕的身体
蜜糖般的肤色
像大地之母
我把手轻轻盖在
自己那道
剖腹产伤疤上
又轻轻挪开
我也闭上双眼
享受着温暖和舒适
让自己尽量
什么也不想
第三个女人推门进来
向我们打招呼
“你好”
我蜷给双腿
给她让了点地方
我们赤身裸体而躺
三种肤色
同样静默
第一个女人离开时
我睁开双眼
一眼看到那个后来进来的女人
漂亮的乳房
而左乳是一道扭曲的伤疤
她都经历了什么?
我们继续躺下
我们的身体
就是我们的经历
写满我们的故事
我们避而不谈
我们非常满足
此时此刻
我们享受着蒸桑拿

抽烟 | 游若昕

爷爷
很爱抽烟
住院期间
医生让他
别抽了
爷爷就
背着我们抽
死后
把他火化了
火化炉上
冒出
一层层烟
是上帝
在抽烟

肛检 | 方闲海

上午在人民医院
外科体检时
遇上一个年轻的女医生
她叫我朝里
把裤子褪下
露出屁股
趴下
她用一根油腻的手指
插进了我的肛门
先是转了两圈
又往里
再转两圈
转得我很想拉屎
我忍我知道
这里面
有人类的学问
她稍停
又往里
转了三四圈
我正猜是否还有一圈
然后她
冷静地
把她的手指
拔了出来

像写一首好诗
就这么突然地冷静地结束

童话 | 方闲海

读安徒生童话
读王尔德童话

我最后读到了
童话里的现实

一个因长得丑一辈子没能娶上老婆
一个因同性恋获罪毁誉一辈子

沿怀卡托河走了五分钟 | 阿吾

今天傍晚
我沿怀卡托河边
走了五分钟
走得很好

今天我走的是西岸
以前常走东岸
我从不怀疑
它们是同一条河流

水在河床里
平静、饱满
向北缓缓流动
我喜欢这种性格

回到新西兰
我总会到这条河边
走一走
不抒情也不伤感

硬币帘儿 | 白水泉

那年寒假我们结婚
没有三大件
母亲在世就说了
安置你们三兄弟读了书
结婚的事就管不来了
老爸拗不过乡里乡亲的风俗
为我们办了正式婚俗仪式
那时也是两地分居
北京也没有分到房子
我在南京开始积攒五分硬币
当时就想,等有了房子
我要用这些个硬币
做一个房门帘儿
好让她
进出,都是钱的铃声
抬头,满眼都是钱

断指|周鸣

妻子左手的中指
是断了一截的
这并不影响她
平时在外干活
或做家务什么的
只是当我们夫妻俩
偶尔十指相扣时
确实缺了一点点
事实的爱意

巧合与出入 | 乌城

我放下小说
去厨房给自己倒杯水
母亲正在客厅看电视
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男人
因妻子出轨而离婚
却选择自己净身出户
把一切留给前妻
巧的是同样的情节
刚刚在我手中的小说里发生
不同的是电视里
的男人是因为善良
小说里的男人
则是因为对一切的茫然和厌倦

一念 | 乌城

里所在诗中写
“岩兰草的气息”
一念间我想复制这一句
粘贴到搜索引擎
转念一想
能传递味道的搜索引擎
还没被发明出来

从前 | 张明宇

一对老人
有两儿子
关系极差
抓阄决定
大儿养爸
二儿养妈
两位老人
在他们不在家时
偷偷溜出去
匆匆见一面
好像回到
被父母严加管教的
初恋时光

雕塑 | 东岳

因为劳累
导致肩周炎
外加胸闷
我决定不让她干了

我的妻子
从事理发行业
十年
我说别干了
虽然得挣钱养家
但咱也不能
把命搭上啊

她不舍
哭泪抹泪
三天之后
同意了
我让她去收拾东西
离开

下班后
没成想
顾客坐了一屋
她在理发
我当时不高兴了
说好的搬家怎么
又理发了呢

接下来
我的尊重与羞惭
同时发生

这些顾客都是她的
老顾客
他们年后等了她好久
有的是她通知前去的
有的是赶上的
他们都知道
这是她最后一次
给他们理发了

其中一位临走时说
她不是理发
是雕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