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4 磨铁读诗会

说话的树 | 君儿

这么多麻雀
聚集在海边
你如留意
每根树枝几乎
都在喳喳讲话
那是时空里
另一种海浪

那时候写诗还不是一种钉在十字架上的奇耻大辱 | 李岩

院子里
那么静!
麻雀停在颤巍巍的晾衣铁丝上
转瞬又落在
花坛的水泥围栏
一个两岁男娃娃伸出毛手手
叫“鸟鸟”
三棵白丁香在前后院怒放
香气袭人
有谁在亭子前石阶上
一边吃饭一边在小本子上胡写
——但圆珠笔没油了!
二楼拐角上的坏人还没有老去
双簧管幽咽的曲子在树叶丛间
呜呜锯着
只锯断了一个失眠者的午睡
和停在楼梯阴凉里
加重自行车
一根轮圈的钢丝
那个小男孩坐在石头上的光屁股有点烫!

核心 | 杨黎

物理学家霍金说,他一天到晚都在想女人
他其实并不关心时间
时间假装一晃而过,他根本抓不住
女人走得慢,他歪着脑袋看着她们往来
其中有一个站得离他近点
他就会想很多:只是我不知道
他一般想女人的哪些地方
比如我,我一般想的是刘嘉玲的双乳
因为我还没有摸过
而霍金说,他只想女人的阴部
越深入越像黑洞:在里面
他看见人工智能像卵子,汹涌得吓人

海是什么样子 | 时宁

第一次的海
灰色
青岛阴天的海
另一个陪我看海的人也
缩回牙床
我们在景区裹紧自己
人群的热气很快
散尽

第二次在厦门
那是
另一个海

闭上眼
除了
浪的声音更摇滚更抒情
它重合了
我对海的
全部想象:
blue
and blue

三月,读贾薇新诗集《侧身的贾薇》 | 张羞

贾薇,女,1966年生于云南盐津,诗人
薇是一种我未曾见过的植物
侧身的贾薇,诗里的女人
躺在黑暗的房间抽烟
透过微火,想起那深蓝
无风吹过的海底
一个不再年轻的女人
却有少年般的忧伤
2003年的杭州,冬天
我正好在朋友的住处见过
现在是春天,三月
读好诗的季节
尤其一个女人的诗
那些快要飞起的句子
她是这样写的:手指
是一根熟练的手指
腰,是一段裸露的腰
更别说乳房, 那完全是
一对骄傲的乳房
当然还有爱情
那是我们不知道的爱情

记忆碎片 | 起子

我牵着我的
苏格兰牧羊犬
走在大街上
遇见一位老农
一脸慈祥
上来跟我打招呼
“你的狗
打算什么时候杀?”

意外|叶臻

为买房子
找遍亲戚朋友
钱还是没法凑齐
愁得男的
又是抽烟
又是喝酒
妻用身体安慰他
哪知安慰得
相当尽兴
竟忘了
是在零下4℃作业
结果两人
又是发烧
又是咳嗽
不得不
又是打针
又是吃药
而更意外的是
安慰居然
有了意外
为了不让这个意外
将来成为一个
烟意外
酒意外
病意外
穷意外
两人在叹息声中决定
还是做掉这个
在零下4℃
产生的意外

天鹅|庞琼珍

泳池边的女孩 美得如天鹅
沐浴后 她的头深深低下
双臂向后高高扬起
像刚击水后展开的天鹅翅膀
忽又敛翅收紧 我惊呆了
她要做什么? 原来是要
扣好一粒脊背上的胸罩锁扣
哦 迷人的妹妹
在春天的早晨
你要敛住那两只扑腾腾的天鹅
非得用天鹅展翅的动作完成

密室 | 王小拧

天还擦黑的时候
我要赶最早的一班公交车上班
司机像恋人
每天准时停靠站点
从自卫村到安家楼
车上只有我
和我的司机

我们不说话
偷偷把各自的孤独
削减一半

体内 | 南人

外面太吵
我用两根手指插进耳朵
马上听到了
体内的声响

先是呼呼的风
哦,我的体内关押着风

然后是机器轰鸣
哦,我的体内关押着一座工厂

接着是远处海浪拍打渔船礁石的声响
哦,我的体内关押着海、渔船、礁石

再听到烈火燃烧引发的一串爆裂之声
哦,谁他大爷的在我体内放了一把火

我赶紧松开手指
哦,还是外面安静

黄昏时分 | 大友

父亲出远门
母亲等他回来
在院门口
从早晨等到黄昏
瞧他回来了
一个人影站她面前
母亲瞅了瞅
一根树桩
上头搭了一件衣服
母亲很伤心
黄昏时分
老眼昏花的母亲她很伤心
正要安慰她几句
母亲不见了
和树桩一同不见了
院门口只剩我一个人
孤零零一个人

鼓掌 | 胡锵

我发现我的双手是翅膀
翅膀是不能鼓掌的
翅膀也不是用来鼓掌的
当掌声雷动 大雨将至
我把我的两个翅膀
平放在左右扶手上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