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4 磨铁读诗会

喀什2017年冬 | 里所

1

在库如克铁热克二巷的
一家民餐馆里
挂着一幅油画
画的是喀什老城区
被拆毁的一片民居
倒塌的砖块溅起尘土
断裂的山墙像一排
透风的牙齿
一棵尚未被移走的树
树冠的绿中带着亮黄
显露出光的来源
一对年轻的情侣正坐在
这幅画下吃饭
他们愉快地交谈着什么
像是在画中变成废墟之前的
客厅里聊天

2

从日落直到天光消失
吾斯塘博依路的工匠们
继续打铁、制作木器
巴扎上依然飘出
果木烧烤羊肉的熏烟
孜然、羊肝,以及羊油的香气
站在街边等待
漫长红灯的人们
在心中进行礼拜和祈祷
但现在他们不能随意打开一个毯子
铺在路边的花坛旁
对着正西方祷告
他们只能
用敲打金属或馕坑内壁的声音
作为黄昏时的晚祷

3

东湖附近的巷中
身穿红色衣服的深眼窝小孩
拿着从摩托车上掉下来的倒车镜
她的右臂向前伸展
像持着一束光
太阳打在那小小的镜面上
使她在黄色土墙的映衬下
变成了光的使者
她同时也是语言的使者
她说,你好
她没有用自己民族的语言说
牙合西莫色孜
更多和她一样的小孩
都正在成为语言的使者
和母语的迷失者

4

为鸽子准备的天空
让位给全城的警报声
最初几天那声音令人心烦
时间久了便如同在夏日听蝉
大小店铺都在原有的门外
多装了一层铁栅门
为了安全人们把自己关进瓮中
而我的姑姑
一个瘦弱的女人和她邻铺的店主
每天都要三次在广场上集合
手握一米长的木棍
做着拼刺的动作,喊出
杀、杀、杀

豪猪 | 里所

一个男人发出奇怪的声音
冬夜我从他身边快步走过时
豪猪,这个词跳了出来
醉酒让一个人接近了动物
不,接近了我想象中的动物
我什么时候见过一只真正的豪猪呢
从来没有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