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1 陈放平 极地文化工作室

陈放平,1994年生,重庆南川人。作品见于《诗潮》《诗歌月刊》《中国诗歌》《山东文学》《中国诗歌排行榜》《泛粤东短诗经典》《自便诗年选》等刊物和选本。

| 哲学家

守门大爷
只问三个问题
你是谁
从哪里来
到哪里去

| 身体最尖锐的部分

有一天
我终于发现了
我身体最尖锐的部分
不是笔直的脊梁
不是深邃的目光
而是那一颗
因牙病而碎过的牙齿
真的很尖

| 对一张纸的态度

可以卷曲
但尽量保持平整

可以书写
但尽量体现价值

千万不能对折
让一张纸像人一样折腰

| 父亲的诗

父亲又写了一首诗
原文如下:
《活期储存取款》
户名:陈德强
账号40223******
金额:1,000.00
账号余额:1,634.27
储种:01
存期:000
顺序号:001
日期:2015/07/14
时间:09:05:13
交易柜员:262227
这首写给我的诗
发表在重庆农村商业银行
主办的《个人业务凭条》上

| 他们应该抬起头了

给母亲或父亲通话
如果有报喜
我都会嘱咐一句
这点小事,别去到处说
但这一次,我说完之后
犹豫了一下,突然改口
不,你要说,而且多说
要让他们都知道
你的儿子在外面混得不差
母亲说,对,对

| 女儿

你被纯色的被子
裹着睡去
看上去
像一只蛹
可我替你感到担忧
你已经脱壳
长大并且
正欲起飞
看着你熟睡的样子
带着疲惫
我忍不住想
错叫你一声
女儿

| 坐在秋天里

坐在路边
我们谈起昨晚的秘密
你双脸微红
柔软如水
好像在秋天
说起任何事物
都饱含诗意
结束这一话题
你摸出钱包
里面空空荡荡
我目光向下
拾起一把落叶
放入其中
于是你成为这个秋天
最富有的女人
我正目送你离开

| 点赞

每次更新
空间动态
众人都会
纷纷点赞
不管是随手一点
还是用心点之
我都心怀谢意
但游鑫给我点赞
我格外感激
他双臂截肢
是用脚点的

| 村民们知道我会写文章

他们老是问我写文章
得了多少稿费
挣了多少钱

他们老是叫我写点文章
让政府解决一下
我们石峨村的各种问题

他们老是以为我的笔
既是一棵摇钱树
又是一杆厉害的枪

| 闲置品

这些年
我眼睁睁看着
那么多人心被闲置
那么多脑袋被闲置
那么多腿脚被闲置
那么多眼睛被闲置
那么多双手被闲置
最可怜的是
那么多善良的女人
最后成为了
一个家庭中的闲置品

| 远归的女人

这么多年过去
始终不能忘记
我们乘坐客车
到一个乡下走亲戚
经过一条河边时
一位靠窗的女人
忽然朝窗外
大声吼骂着
我探出头去
看见车后
一个男孩
正猛蹬着自行车
嘴里叫着
妈妈
妈妈

| 候车厅

汽车站人来人往
女孩双目无神
抱着一包鼓胀的东西
似在等人
她怀里的尼龙袋
我太熟悉了
是装猪饲料的
上面写着六个字
创新 活力 希望

| 远景

站在厂房顶上的
三个工人
像站在
远处的雪地
中午太阳如火
他们仨
在雪地中
悄悄点燃了
三朵红色安全帽

陈放平:我一直在写

从2015年习诗至今,一路走来,内心从浮躁到务实,最大的收获是“一直在写”,其次是作品入选了一些重要的刊物和选本。

去年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以后,我写诗的状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尽管工作忙碌,坚持日常写作,提醒自己时刻保持“在岗”诗人的敏锐。也正因为身心一直在路上,灵感经历了更多的筛选,从近期的写作看,自己觉得比以前节制一些。

我坚持口语写作。口语写作的陷阱,就是容易停留于日常生活和情感的表面,因此我的目标是,在保障每月有诗的基础上,对自己的诗严格一点。

以前我的诗观是“生活即诗”,也给心中的好诗定了一个标准——有情、有理、有趣。写到后面觉得,生活只是为诗提供了素材基础,诗歌的较量,最终还是语言的较量。

写诗,我一直在路上。我感谢那些帮助、鼓励与关心我的贵人,他们以一颗无私的善心,在帮助一颗嫩苗。我将写更多的诗,让他们看到我在慢慢成长。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