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跟菲丽丝聊张鹤慈

Share on Google+

菲丽丝:

收到你的信很高兴,很久没收到你的信了,也不知你不想书信于我,还是我有啥信件给衙役拦截了去。最近网上衙役十分结棍,他们大概又发明了不知名的病毒,将我的电脑搅得一塌糊涂。面对死机,我手足无措,恨不能请他们吃酒、叫一声娘舅,希望他们教授我逃离经盾工程的新技术。

东吴证券的股票分析软件也趁火打劫,逼住我更换所谓的经典版软件,否则原有软件没法使用。我晓得他们的用心,或者让我惟有在线才能看到股票信息,以便多赚几个网络费,或者是顺便给姑苏电信一条施放病毒的通道。看来,我继续炒股欲夺回亏损,只能在绞索跟砒霜之间选择。

你来信说,部落酋长晚节不保,最近得了梅毒,有可能艾滋,吓了我一跳。难道一个飘洋过海的,会依样画葫芦的,跟你们跳草帽舞、踢达舞的异国女郎,就可以将他搞得如此神魂颠倒?你说,酋长醉酒酣畅之余,还将他最珍爱的一块翡翠献给了她。假如酋长真像你所说的,这位长老的德行跟你的老公一个样了。

菲丽丝,你问最近夜郎有没有新闻,新闻当然有。我上次跟你提到的郭飞雄仍给衙役关在牢里,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他们用脚镣跟手铐将他绑在床上,而且还打击他的头部。郭飞雄共绝食四十天;我的一位兄弟,叫严正学的也身陷囹圄,罪名是“煽动颠覆……”。一个死了儿子的六十岁的画家给关在牢里,夜郎朝廷还好意思高唱社会和谐?另外,继高莺莺之后,四川大竹的一位姑娘在当地一家四星级宾馆给歹徒灌了迷药,强奸致死。据说舌头被咬断,乳房被割掉、下身给捣烂。群情激愤,宾馆给烧了,县官跟都头也给撤职了。

前天我在网络上看到一篇署名为张鹤慈的文章,题目叫《高智晟现象分析》。说是说分析,语言是非理性的,骂人的字眼随处可见,比如:败家子、小丑、之流、痞子、厚颜无耻,充满了文革思维,而且没有根据妄下断语。我没法断定此人的身份和背景,不知此人何方神圣,也不知他的仇恨之何而来,不过感觉此人心胸狭窄,恐惧青出于蓝,也有可能忘本,患了老年痴呆症。

高智晟律师不顾自身安危、毁了辉煌的家业,向元首上书,为轮子学员的不幸遭遇鸣冤叫屈。这种舍己为人的壮举,在张鹤慈眼里,他却是个“素质极差的败家子”,在演“一场轰轰烈烈的闹剧”。“说穿了,高智晟之流,根本不是为了中国民主事业而抗争的斗士,而是利用,糟蹋民间道义资源的小丑。一年来,高智晟的所作所为,只是为了把自己的形象塑造成为伟,光,正。成为中国的新领导人。在聚义厅的图纸还没有影的时候,已经是在梁山泊排座次了。”以上这些判断,不知根据在哪里,算不算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有什么证据证明高智晟所做的一切,是为了想做水泊梁山的寨主呢?

高智晟见义勇为,在张鹤慈眼里,是跟天安门母亲“伸手抢资源”。这种说法,好像维权是天安门母亲的专利,旁人不得染指。世上有了天安门母亲,就不能有高智晟了。其实两者是手足,是兄弟,并非对立关系,完全可以同时并存,互为呼应。这种恶意挑拨,是何居心?

高智晟的婆娘跟女儿耿格给打了,海内外声援鸣不平,在张鹤慈眼里“所谓的耿和和格格被打的炒作,同样是对海内外资源的浪费。”看来,为了避免资源的浪费,我们只能听之任之。

张鹤慈还说,高智晟“这么快,这么彻底的投降,厚颜无耻的对中共歌功颂德的还真的找不出来。”“一个这么快就在监狱里跪下的人……他看见了刀光剑影,就吓成一滩泥了。”以上这些判断有何根据?除非他是朝廷的鼹鼠或统战对象,才会说得这么具体、这么狠毒。

张鹤慈诬蔑夜郎大批没有话语权的边缘人,说这些缺乏生存保障和安全的边缘人,其中“最差的,就是痞子。”这种说法,让我想起了李鹏所谓的“社会闲杂人员”和夜郎衙役所谓的“社会渣滓”。唯有自以为精英的,跟权贵站在同一立场的,专会说风凉话的,才会说出这种蔑视劳苦大众的话。我很想晓得张鹤慈的仇恨从何而来,为什么将这些所谓的痞子视作洪水猛兽。

最狠毒的,张鹤慈诬蔑那些在维权一线浴血奋战的律师,他说:“我们看到,在陈光诚案中律师的表现,即(既)不是为了受害人,也不是为了维权运动,而只是为了个人的炒作。类似的事件,类似的人屡见不鲜。”判断出来了,可根据在哪里呢?按照这种逻辑,同样可以怀疑陈光诚为受害者维权的动机。

志士同道称高智晟为英雄,张鹤慈耿耿于怀。他好像认为,除非高智晟一条路走到黑,成为烈士,他才能成为英雄。其实张鹤慈耿耿于怀,还不如学高智晟的样,我们肯定也愿意称他为英雄。现在趁英雄流放陕西没有话语权,落井下石,攻击人家能算好汉吗?

菲丽丝,写到这里,我到网上查了一下他的资料。据说张鹤慈久经沧海,吃过多年官司,是我们的老前辈,可这般年龄,说话仍像小孩那样没有分寸。写的文章只有判断,没有证据,真不可思议。希望医生帮助诊断一下,看他的哪根神经搭错。有人说,张鹤慈是独立中文笔会成员,如果真的是,我为有这样的同门笔友感到羞耻。

这篇没有根据的文章,估计夜郎朝廷最喜欢拜读,也乐意宣传。因为他们不喜欢夜郎出现甘地、瓦文萨,该文刚好帮了朝廷一把忙。就此意义上说,我认为这篇文章的价值不止五毛,至少值一元。

夜已深,不多谈了。菲丽丝,我枕着你的名字入眠。

江苏/陆文
2007、1、28

文章来源:博讯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12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