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被“喝茶”了,只因说了句公理:如果一个国家只能听到一种声音,那一定是骗子的声音。想想当年它们曾说:“一党独裁,遍地是灾。”但今天你要穿这样的文化衫,照样喝茶,更可怕的是,党要领导一切都进入纲领。只好苦笑了。没有道理就是它们的道理。

今天是什么状态?前面是网评员对你删帖封号,现在干脆是警察持枪堵嘴,但它们会很严肃的告诉你:要正能量,要大家一起做中国梦。我去,我能翻白眼吗?

问题很严重了。当枪口可以对准灵魂,半个多世纪,中国反思了什么?盖世太保、克格勃、秘密警察在文明世界早无处藏身,跑谁身上显灵了?张志新的喉管还没有缝合,是谁又在割开口子?中国人多,所以血可以白流。

一个人,不管你怀揣了什么样的梦想,那梦总是要在文明的基础上建立,反之,一定会是噩梦。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极端反文明的行为,往往不是那些市井之中文化不多的人,或者说街邻之间破坏力有限。纳粹的国民教育与宣传部长戈倍尔,哲学博士,说实话,我不相信他的博士是花钱买的,但他最大的本事就是制造谎言歌颂“领袖”。海德格尔号称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但他在有限的时间反犹排犹,支持消灭存在,证明存在。哲学是人类解决问题的智慧,但他们用来反人类。柏拉图同学不是坚持要哲学家治国吗?不知墓穴之中可有底裤安眠。

北大那个图书管理员就不提了,除了整人杀人,估计他最大的本事就是背书名,整天借书收书,如果搞背书名大赛,他能破吉尼斯纪录。

找不到人的状态,是独裁和独裁拥护者的共同特征。如果你说,人和人不同,但大家可以遵守普世价值,相互尊重。他们说,那不行,你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如果你说,每个人的大脑都是等价的,言论自由、新闻开放,社会才会澎湃活力。他们说,那不行,你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如果你说,宪政是人间找到的最好规则,可以防止腐败,防止人欺负人。他们说,那不行,你必须坚持党的领导。

先不说坚持党的领导,拾纳粹牙秽,要坚持党的领导有个前提条件:即党在一切领域保持领先位置。比如说芯片领先,比如说亩产真能万斤……能做到吗?即使能做到,还有个个人意志优先,别人愿意尝试不同的方法,那是别人的权利。

不断强调党的领导,其实就是强调权力高度集中,这是最大的封闭。它的恶果,苏联红军之父托洛茨基一语道破“首先是党组织(秘密会议)以自身取代全党;尔后是中央委员会以自己取代党组织;最后是一个独裁者以自己取代中央委员会”。

独裁就是个人好恶取代他人好恶,独裁者的梦想取代所有人梦想,独裁者拥有“伟光正”,他人随时准备拥有“罪名”。

文明是道理的延展,而我们一直是无理混乱。现在全世界的实验证明马克思破产,他们说《马克思是对的》;中兴、华为一批所谓科技公司面临制裁,饭快吃不上了,他们说《中国赢得世界尊重》。墙国至强,镜子可以倒立。

党员8千万,大众13亿,你可以有主义,别人可以有信仰,正常状态少数更要尊重多数,但现在恃枪欺凌都成了常态,枪杆子天天砸笔杆子。短期内,枪砸笔很容易,但你砸碎了笔,也就砸碎了理,更砸碎了心,人心都散了,还有什么梦不支离破碎?

当一切开始混乱,我认为回家回原点是最好的方法。党员也有家,党员在家也是人,党员给万恶的资本主义输送家庭成员也最多,总书记窑洞深造,女儿照样去哈佛。而且在家里,我还没见过哪个党员把主义挂嘴上,都是有事说事有理说理,也没见谁意见不和就把警察叫来,把家人嘴堵上;家人遇到不公,也是跑前跑后,咋不在家截访啊?怎么一出门,鬼都不认识了。

家国家国,一个个数不清的真实小家组成国家,小家昌盛,国家繁荣。安全、教育、医疗、基础设施等一个个小家做不到的,大家才会出资雇佣政府,一个个小家是雇主,是主人,政府必须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是一个个小家授权的。政党只不过打扮的花枝招展,高喊:我们最廉洁,我们最高效,雇我吧,雇我吧。像特朗普这样的,干脆直接喊:我最能干,还不要工资。为照顾主人面子,拿1美元意思下。你们呢,不仅昂贵,而且贪腐,还加蛮横。所谓改革开放前都不说了,从89学潮开始,练功者、记者、律师、维权人士……多少人受到伤害?多少小家陷入黑暗?你们还数的过来吗?千人哭万人嚎,你们还能有梦,民间土话:做你娘的……

回人间吧,民间会吵会闹,但说人话,大家听得懂。否则,现在听你们说改革开放都哆嗦,既不是秦腔也不是英语。改革是改政府改公仆,让他们人少挨骂多干活,不是改成神一般存在;开放是破墙,不是天天给主人立规矩,一堆木头之上不会有伟大“领袖”。

立党为公是党,告人颠覆是党;容得下最尖锐批评是党,警察上门查水表是党……你们给别人抛无间道,无逻辑问题也就只有无逻辑解决:遍地怒火。

2018-5-3

出 处 :北京之春
整 理 :2018年5月4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