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羲:马克思先生,您认为人类的哲学和思想已经发展到顶峰,以至于人类的哲学和思想不再需要发展,不再需要创造了吗?

马克思:不,绝不。陈羲先生!首先,人类的认识能力总是有限的,因而人类对现实世界对人自身的认识总是有限的,总是不全面的,甚至是错误的。只有随着人类认识能力的不断提高,人类对现实世界对人类自身的认识才会逐渐完善,人类的认识才会逐渐接近客观世界。在这个过程中,人类的认识不仅仅是对过去认识的补充和完善,更重要更有意义也更艰难的是认识的加深和创造,对过去的错误认识的否定,并重建崭新的更接近客观世界的认识。这才是人类认识的质的飞跃和进步。其次,现实世界总是在不断变化发展,因此,人类不仅要完善过去的对客观世界的不全面的认识,纠正错误的认识,还要去认识已经发展变化并将继续发展变化的现实世界。

陈羲:马克思先生,那你的结论是,人类的哲学和思想永远不可能登峰造极,相反,人类对客观世界的认识是一个不断完善,不断加深,不断创造的发展进步过程,也是一个不断纠错的过程。

马克思:是的。这个过程既是一个量变的渐变过程,也是一个质变的飞跃过程。

陈羲:马克思先生,您刚才还特别提到,在人类认识的发展进步过程中还需要纠正、推翻过去的甚至是错误的认识,这个过程也是一个不断纠错的过程。

马克思:是的。这个过程更加艰辛,却更加重要。这不仅需要人的认识能力的提高,更在于一个观念和认识一旦在人们的头脑中形成,即使这个观念和认识是不全面的甚至是错误的,通过认知—情感—意志,再上升到态度这样一个复杂的心里过程,这个错误的观念和认识就会牢牢树立在人们的头脑,扎根于社会,甚至会和部分人的利益紧紧结合在一起,这个错误的观念和认识成了一部分人的利益所在。在人们的头脑中,人们已经把这个错误的观念当成正确的观念加以接受,而那些与这错误观念和认识利益攸关的人更会极力维护这个错误的观念和认识。这时要纠正·推翻这个错误的观念和认识是非常困难的,甚至要付出生命的代价。然而,正是这错误的观念和认识,成为禁锢人们思想的紧箍咒,成为阻碍社会进步的裹脚布。一旦纠正、推翻这个错误的观念,禁锢人们思想的紧箍咒便被砸烂,阻碍社会进步的里脚布便被斩断。不仅人们的认识获得了一次质的飞跃,社会内在的力量也获得了解放.

陈羲:马克思先生,您说的很有道理。您能否举例说明。

马克思:在物理学上,从牛顿第一定律,到牛顿第二定律,再到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就是人类对物理现象的认识逐步完善逐步加深的过程,也是人类认识能力不断提高的过程,人类社会不断进步的过程。地心说曾是中世纪天文学占统治地位的学说,是中世纪神权统治的基石。随着人们认知能力的提高,人们开始认识到,地心说是完全错误的,地球不是宇宙中心。不是太阳围绕地球旋转,而是地球围绕太阳旋转。日心说完全颠覆了以往天文学的理论基础,触犯了神权统治的权威,因此,统治阶级要极力维护错误的地心说,极力反对日心说。主张日心说的科学家布鲁诺为此被宗教统治者用残酷的火刑烧死。但让布鲁诺成为永恒的烈火也同样烧毁了统治欧洲几个世纪的黑暗的神权统治。透过烧死布鲁诺烈火的圣光,人们逐渐认识到,日心说是正确的,客观地说出了现实世界的真相,而地心说是错误的,是对现实世界的扭曲,是对现实世界的颠倒黑白,是黑暗的神权统治者禁锢人们头脑的工具。一旦禁锢人们头脑的紧箍咒被砸碎,欧洲便开始了崭新的时代,踏上了文艺复兴运动、宗教改革运动、启蒙运动、工业化运动的道路,几千年来被禁锢在生命深处的智慧、激情和力量得以释放,在思想、科学、文学、艺术、政治、经济、社会等等方面创造了辉煌的成就,极大推动了人类社会的进步、发展和繁荣。烧死布鲁诺的烈火也照亮了人类前进的道路。

陈羲:马克思先生,您的阐述让我更加看清了人类进步的轨迹。现在,我能问你一个关切你自身的一个问题吗?

马克思:当然可以,陈羲先生。

陈羲:马克思先生,您是一位著述丰富的哲学家思想家。后人把你的思想叫做马克思主义。有的国家甚至把您的思想捧为最高真理,成为民族的最高教条,成为国家的最高教条,任何人不得越雷池半步,否则,就会遭到与布鲁诺一样的命运。我想问的是,马克思先生,您认为您的哲学思想是人类历史上的巅峰吗?您的哲学思想是人类历史上绝对正确的最高真理吗?

马克思:荒唐!荒唐!荒唐!这样的问题本身就是荒唐而无知的问题,这样的行为更是荒唐而愚蠢的行为。如同以上我所论述的,我的哲学思想绝不是人类历史上的巅峰,绝不是人类历史上的最高真理。由于我自身的有限性,我的哲学思想也有可能如同地心说一样是一个历史的错误,也会如同地心说被日心说推翻否定一样,我的哲学思想也有可能——不,是必然!——被后来的新的更接近现实世界的哲学思想所推翻,所否定。

陈羲:马克思先生,请别生气,请原谅我提出了这样荒唐的问题。那我再请问,这样的民族,这样的国家为什么会这样做?

马克思:陈羲先生,听到这样荒唐的问题,看到这样愚昧的行为,作为一个有良心有理性的思想者,我能不生气吗?这样的民族,这样的国家之所以这样做的原因,一是这样的民族和国家缺乏理性和智慧,他们对真理缺乏辩证的理性的认识。二是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统治者为了自身的利益。他们将我的一些见解异化为了他们统治的工具,如同地心说成为宗教神权统治的工具,神权统治者将地心说变成禁锢人们头脑的紧箍咒,束缚人们脚步的裹脚布。

陈羲:那这样的民族和国家该怎么办?

马克思:如果这样的民族和国家是缺乏理性的未开化的民族和国家,这种荒唐的教条的行为将会继续下去。如果这样的民族和国家是理性的民族和国家,他们应当理性地停止这种荒唐的行为,停止这种作茧自缚的行为。如果这样的民族和国家是智慧的、创造性的民族和国家,他们应当创造更接近现实世界的崭新的哲学思想来超越,甚至推翻我的哲学思想。如果这样的民族和国家是充满理性和智慧的,他们就不应当是僵化的,不应当是教条的。他们对人类的一切文明成果应当持开放态度,对他们的未来持开放态度。只有当他们自身成为他们自身的上帝的时候,只有当他们围绕着自身的太阳旋转的时候,他们才会找到自我,找到他们脚下的道路,找到他们的自由,找到他们创造性的未来。

陈羲:马克思先生,您不愧是一个充满理性,充满智慧的哲学家。您能辩证地看待历史,您更能辩证地看待你自身。您以您的理性和智慧向我们宣告,您自身是一个必将被超越,被推翻,被否定的历史。谢谢您!

2010-01-03

文章来源:作者微博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