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02 沈浩波 沈浩波

我觉得他没有爱情

我的老友
也用口语写诗
也追求先锋
也喜欢把诗写得酷一些
像在肚皮上纹身
但是我怎么
总能读出一股
矫情的
装逼味儿呢?
他喜欢写一些来劲儿的
粗俗的东西
但连粗俗
都有一股文艺腔
像在鸡巴上
抹了奶油
他还老写爱情
写得好假啊
我觉得他没有爱情

2019.4.11

多肉的膝盖

我以前不喜欢
女人膝盖上多肉
但自从遇上了你
有时你会穿着裙子
坐在我旁边
这时我才看到
你也有一对
多肉的膝盖
而我竟然
想用手去抚摸
用舌头去舔
用牙去咬
像爱一对乳房一样去爱

2019.4.11

我本是名利之徒

一开始
我其实是个名利之徒
想出名
想发表
想得奖
想被世人赞美
还他妈的想
衣锦还乡
以一个著名诗人的身份
回老家吹牛逼呢
(多么土鳖啊)
后来
我发现得奖对我的写作有害
会让自己变得
越来越暧昧
我不是一个
生来就坚决的家伙
这会害了我
惊恐之下
我就决定
再也不领那些愚蠢的诗歌奖
干脆
什么奖都不领
再后来
以前经常发表我诗歌的
杂志编辑们
越来越
不爱发我的诗
呜呼
渐行渐远矣
发表逐渐
与我无缘兮
不是我不想四处发表
大名远扬
是我那些
脑后长了反骨的诗
死死摁住了我
感谢它们
比我这个人纯粹
再后来
国家对诗歌管得
越来越严
出版诗集时
被删掉的诗越来越多
那就去他妈的吧
我决定
破罐子破摔
不能被出版的诗
如同雨后春笋
在我笔下腾腾长出
一发不可收拾
那就去他妈的吧

我突然就变得
不像一个
名利之徒了也么呵
哈哈哈哈噫吁唏

2018.4.12

祭日狂欢

每到一个著名诗人或作家的祭日
那个已经死掉的家伙就会兴奋得像
出版了一本新书一样
从坟墓里跳出来
挥舞双手宣传自己
倾听哗哗如春雨的掌声
过瘾极了
过不了几天
疲劳地重新沉入死亡
这是不是有点儿可笑?
我问自己
如果几十年后轮到我的祭日
而我竟享受不了这个待遇
会不会心有不甘
在坟墓里气得磨牙?

2018.4.12

词语里的鬼

在一篇文章中
我严肃地写道
当大师这件事情
越晚越好
不要太早瓜熟蒂落
要始终保持
某种不成熟
保持住那些不可知的
生长性和可能性
这当然是一句牛逼话
是先进的文学世界观
只有火眼金睛的人
才会发现其中
暗藏的鬼祟
我用了“越晚越好”这个词
而没有坚决说出:
不当大师

2018.4.12

挥拳如雨

写诗就是
跟生命打比赛
这可不是
一个人苦练十年
一拳打倒对手的事情
你得会比赛
你得天天跟它比
你得有赛感
赛感即诗感
击倒对手不是诗
比赛本身才是诗
苦吟派们不懂这个道理
因此在生命这个对手面前
孱弱得像小鸡

2018.4.13

他本来可以写好

他本来可以写好
但他舍不得
这个所谓的诗坛
可能会给他
带来一些好处
事情已经变得
简单而绝对
你想向这个坛子
要好处
你就一定
写不好

2018.4.15

秦腔

登上崆峒山
忽然听到谁的嗓子像一把
锈迹斑斑的老斧子
当头劈了下来
一斧子就把我劈傻了
一斧子就劈开了黄土和石头
一斧子一斧子一斧子
从时间往深处劈
从头颅往下劈
一斧子一斧子劈开四千年前陇山深处
老秦人兵马俑般的脸
劈开他们的肉嗓子
像劈开一棵棵槐树
我看到那条被劈开的巨大裂缝
从古到今的裂缝
我听到裂缝里全是嗓子
从古到今的嗓子

2018.4.3,重写手机上的存稿

丁香花开了

呼吸着灰蒙蒙的雾霾
走在下班的路上
前方不远处的绿地上
两棵小树挂满了紫色小花
然后我就闻到了香味
哦,丁香花开了
我想把这个消息告诉灵茜
昨天她告诉我
她妈妈清明节假期会来看她
她想带妈妈
去看北京春天的花

2018.4.2

春山

我张嘴叫出了满山杏花的名字
——白素贞

2018.4.1

经过一个广告牌,想起一男一女

我见过这位如日中天的女演员
还没有如日中天的时候
在一个乌烟瘴气的酒桌上
一个劲儿往一位如日中天的男编剧怀里扎
被男编剧嫌弃地推开
我也见证了当时如日中天的男编剧
后来在娱乐圈一败涂地
被他推开的女演员
成了这个时代个性独立女性之代表
正用挑逗和不羁的眼神
在漂亮的广告牌上睥睨世界
以上事实
构不成诗
名利场中的沉浮
离诗最远

2018.4.3

发生在叙利亚的事情

叙利亚在打仗
打了很久
叙利亚人一直在死
叙利亚人打叙利亚人
美国英国和法国打叙利亚政府军
俄罗斯帮着政府军打反对派
作为一个中国人
我不知道谁对谁错
谁好谁坏
最悲观的猜测
也许没有好人
正义和邪恶
只是电影里的区分
我只是觉得悲哀
作为一个中国人
似乎永远不知道
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如果我是一个美国人
就一定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就算我是一个叙利亚人
就一定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除非我是一具尸体
一具叙利亚平民的尸体
杀死我的那个人
就是坏人
代表着邪恶

2018.4.15

楼下来客

几个人来敲门
说是楼下的
要装空调
想从我家阳台上走线
中间戴眼镜的
就是男主人
我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斯斯文文
眉清目秀
每隔几天
深夜时分
他家都会响起
女人销魂的叫床声
刺穿楼层
直抵我家
在我一个人住的房间里萦绕
回荡
一开始
我听得心烦
习惯了
竟也能静静地听
像听音乐
感受着
楼下的甜蜜
仿佛他们把甜蜜
从夜色中
端了上来
像端来
一份蛋糕

2018.4.18

我于是也就没有去买

带父母和儿女
去海边度假
孩子们在海水里扑腾
爸妈百无聊赖
我对他们说
你们也下水吧
他们异口同声拒绝
我妈还补了一句
“没什么意思”
我突然想起
他们没有泳衣和泳裤
他们这一辈子
都没有泳衣和泳裤
我当然可以跑回酒店
给他们各买一件
拉着他们下水
游此生第一次海泳
如果他们叫我去买
我会立刻屁颠屁颠跑去
但他们没有叫我去买
我于是也就没有去买

2018.4.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