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0

踏入廿一世纪,国际关系有相当大的变化。有新兴大国声称崛起,有传统大国实施大国主义。有被视为传统强国的,基于自身的利益,选择退出联盟;也有附庸国家,不甘长期受到制裁,而以导弹、核武,威胁隣国和她们的超级大国盟友。种种发展,都碰撞出微妙的国际关系,当然少不免出现一些火花。

背负着不同文化、历史、宗教和民族,身处于东西方夹缝的国家,她们应该如何自处呢?倒向西方阵营,参与自由巿场,会否被强大的资本,略夺自己的经济和资源?与俄罗斯一方结盟,似乎更加容易被世界忽略。保持中立,并保存自己的传统,又是否可以抗衡东西方的角力呢?

曾经到过不少战场采访,可以称得上战地记者的香港记者张翠容,在她刚于上月出版的新书《欧亚现场》,就检视了她在过去五年间所走访过的五个国家,她们同在欧亚大陆的广阔土地上,苦苦追寻富强之路。

张翠容:我从乌克兰、土耳其、伊朗、印度到缅甸,发觉她们都有自身的传统和文明,而同时她们都在十字路口上表现得很困惑。于是我从这个切入点,将这几个国家串连,因为她们都共同处于现代化的十字路口,有她们自身的焦虑。透过这五个国家,反映出我们这个时代的不安与焦虑。我认为,无论在中国、香港、台湾或其他地方,非西方的国家,要如何发展,希望能以此五个国家作为例子,从中反省我们自己的问题。

就以乌克兰为例,亲欧与亲俄派之间有极深的矛盾。欧洲和俄罗斯两大强权,将乌克兰撕裂得体无完肤;使得乌克兰东西两边的人民,在文化身份上,都有各自的认同与各自的政治忠诚。令这个国家即使独立后,也难以在一个统一的国家下正常运作。

透过作者走访乌克兰东、西两边的地区,包括东部的顿巴斯地区、被俄罗斯占领的克里米亚、基辅以及乌克兰的西部城市,沿途访问不少学者、记者、居民,甚至组织领袖等,将不同阶层、不同的政治主张,都真实地呈现出来。

正如作者所言,往东走,向西跑?还是站在东西之间,开拓独立自主的空间?这都是发展中国家或非西方国家的大挑战。

除了乌克兰,土耳其、伊朗、印度及缅甸这些无论是地理位置,以至文化、历史和宗教都位处欧亚夹缝的国家。说到宗教,美国著名学者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直指西方文明与伊斯兰文明之间的冲突,特别是伊斯兰世界回应西方现代化的冲击,所出现的伊斯兰复兴运动。土耳其就有渐趋回归伊斯兰化的现象,这是促使作者再次到访土耳其的一个原因。

张翠容:我觉得透过这本书与读者分享,所谓身份认同,民族身份认同的看法。我相信香港也处于这个困惑,究竟香港人是什么人呢?什么叫民族?民族主义是什么一回事?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民族主义非常高涨;后来当冷战结束,进入全球化阶段,大家都讨论“地球村”,但发展至近十年来,全球化又出现问题,大家又重回民族主义的高涨时期。正值我到访的这些国家,其民族主义由于国家发展的不平坦,可谓对全球化的一种反扑。

如果大家对身处于东西方夹缝的国家认识不多,又好有兴趣了解她们如何发展,方思行推荐张翠容《欧亚现场》这本书给大家。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