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人物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普遍与娼妓有染,有据可考的民国嫖客,大把大把地有,无据可考的,很可能只是因为保密工作做得好,神不知,鬼不觉。

在民国的诸多知名嫖客当中,最令人大跌眼镜的,莫如大学问家、大思想家胡适先生。

胡适也嫖娼。

竟然连胡适也嫖娼。

民国到底怎么了?

嫖娼,并不是别人诋毁胡适,而是胡适自己记录下来的,在胡适的《藏晖室日记》里面,胡适诚实地记录了自己“逛窑子”的年少往事。

而且,胡适逛窑子,不止一次。

除了胡适以外,还有一个伟大作家,名叫郁达夫的。

他也嫖娼。

郁达夫在自己的《郁达夫自传》里写到,在日本东京期间,他嫖娼了,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有一天寂寞难耐,嫖了,挑的是一个“肥白高壮”的日本小姐。

看来,郁达夫喜欢丰满型。

这也没什么不妥。高兴就好。

比郁达夫更雷的,是一个名叫徐志摩的诗人。

我知道你认识他。

徐志摩雷在哪里呢?雷就雷在:徐志摩不但嫖,而且他还向自己的老婆报告战绩。

徐志摩在写给他的太太陆小曼的信件里,至少两次主动报告自己嫖娼:

第一次报告嫖娼:“说起我此来,舞不曾跳,窑子倒是去过一次,是老邓硬拉去的。再不去了,你放心。”

第二次报告嫖娼:“晚上,某某等在春华楼为胡适之饯行。请了三四个姑娘来,饭后被拉到胡同。对不住,好太太。”

徐志摩嫖娼之后,还要写信给自己的老婆作报告。

别笑。这,就是民国。

国民党在广州军政府时期,有一员猛将,名叫李福林,外号“李登同”,是国民党“福军”首领,这个人是土匪出身。

为何要提他呢?因为他更生猛,这个人不但嫖娼,而且还不给钱,吃霸王餐的,不要以为谁在诋毁他,这也是他自己亲口说的,出处在哪里呢?出处就是《李福林自述》,收录在《广州文史资料第49辑》这本史料中。

和只知道梦想“到财主家牙床上滚一滚”的无产阶级不同,国民党人大多是小资产阶级出身,身上多少有点钱,所以国民党人物当过嫖客的,特别多。

代表人物当仁不让,就是蒋介石了。《蒋介石日记》多处自述嫖娼经历,更坦言自己“深受淋病之苦”,青年时代的蒋介石,放浪形骸,经常在路上走着走着,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就“见色思淫”,这一类文字在他的日记里,比比皆是。

蒋介石还有一段时间嫖娼,嫖出了感情,和一个名字叫“介眉”的青楼女子,热恋了好一段时间,后来蒋介石忍痛甩了她,可是不料,这个介眉也玩出了感情,她不甘心,写信给蒋介石,说自己和他在一起,并不是为了钱,而是铁了心要跟他,蒋介石看了信,铁石心肠,这次他没有心软,坚决甩掉了。

蒋介石的心真正安定下来是什么时候呢?是他到广州黄埔当校长的时候,有身份了,对自己要求更严格了,后来和宋美龄结婚之后,妻家是基督教家庭,管的严,就彻底断了女色的心了。

然而,无产阶级未必不嫖娼,民间音乐家瞎子阿炳(华彦钧)就是一例,此人运气不好,染上了梅毒,梅毒发病导致双眼失明,代价可谓惨痛。

阿炳的事情教训了后人:卫生很重要,记住有一套。

军阀呢?更普遍了。张学良,嫖不嫖?嫖。依据是什么呢?依据是《张学良口述历史》,他说他玩过的女人,“就是连娼妓都有”,这是他自己亲口说的,对谁说呢?对唐德刚说的(唐德刚是张学良口述历史的录音者、执笔人),而且说的时候,张学良的老伴(赵四小姐)就在身边。多么诚实的孩子。点赞。

民国人物,竟有这么多的嫖客,而且不少人嫖了还不觉得羞耻,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呢?其实,中国娼业的历史很悠久,民国和宋、元、明、清等朝代一样,性道德是“禁女不禁男”,对女性要求严苛,对男性要求宽松,民间瞧不起娼妓,但不会瞧不起嫖客,例如说依照《广州文史资料》的记载,民国时期广州长堤红灯区,嫖客来了,青楼的龟公还要大声唱名,比如说陈家少爷来嫖了,龟公会在青楼门口大声唱道:

“陈少大驾”

这么一喊,全广州都知道你陈大少爷来嫖了。

陈少表示很淡定。

今时不同往日。

用2018年中国的道德标准去衡量民国人物,猜一个成语?

刻舟求剑。恭喜你。猜对了。

民国并非特别“淫荡”,民国的民风,其实不过是中国历史常态的自然延伸,仅此而已。

国民党倒台之后,中国仿照苏联体制,关闭所有妓院,实行严格的一夫一妻制,从此开始了禁娼的历史。

社会主义道德。

其实,中国娼业的历史,动辄以千年计,然而禁娼的历史至今,不过短短六十九年,依据中国传统文化,娼业自古以来,一直是合法的,禁娼并不是中华的传统文化,恰恰相反,禁娼其实是从苏联引进的文化,而苏联文化又是植根于基督教文化,属于如假包换的西方文化。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一句话,天下并无放诸四海而皆准之私德。所谓禁娼,不是中华自身的文明,而是中国学习西方的文明,民国的“淫荡”,不过只是中国历史的常态而已,这才是历史的真相。

开放2018-05-0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