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小明:马恩的“光辉国际形象”是怎样树立起来的?

Share on Google+

从《马恩的私房话》说起

2017年一月,德国书市上新出了一本马恩言论集,引起了一阵小小的轰动。著名的德国左派党领袖人物居西Guesi亲自出席脱口秀节目,来回答一些相关的问题。我们中国人都知道马恩两人在中国社会的崇高地位。但是实际上他们在中国人的心目中早已不再是神圣高不可攀的尊神。以下是德国一家网络杂志MGX记者对此作出的访谈。内容透露了相关的历史信息。

马克思和恩格斯描述德国社会民主党创始人费尔南德 拉萨尔时,把他叫作“犹太黑鬼”,他们又把黑人称作“蠢货”,把工人叫作“笨驴”:这些说法都是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原话。不久前出版的这本新书就是两位名人过去被有意掩盖秘而不宣的言论。

今天,马克思和恩格斯依然在许多场合仍是作为公正与和平的抗争者的形象。这种单方面的形象是共产党政权在上世纪有意宣传造成的。

面对这些过去故意加以排斥的部分说法,一种不持偏见的阐述彰显了完全另外的形象:在马恩的私人信件往来之中,这两个出生于富裕家庭的纨绔子弟竟使用粗鲁的口吻调侃同龄人、家庭成员、各民族人民,尤其是工人、农民,以及他俩自身的追随者。

该书的作者是阿科斯提纳特兄弟Akstinat,哥哥叫毕永Bjoern,弟弟叫西蒙Simon,他们把这些至今鲜为人知的言论编成了一本叫做《马恩私房话》的袖珍本新书。记者跟阿科斯提纳特毕永对这本书的出版情况作了访谈。

问:阿科斯提纳特先生,这些信件是怎样收集成书的?

非常简单。我的兄弟涉及到一些援引马克思的文辞,这些语句十分粗俗,当然也十分令人意外。这件事令我们十分好奇,我们想到,既然已有一则、两则,说不定还会有更多。于是我们就一起展开调查研究,并果真发掘出了更多的内容。这些资料显示出一个完全不同于过去我们所熟悉的马克思的形象。

问:马克思的这个形象是怎样通过你们的收集整理发生变化的呢?

人们早先一直有一个印象,马克思是个反对贵族、反对资产阶级和企业主的斗士。但是当人们直接在他的身边工作的时候,就会觉察到,虽然他说要把工人阶级从枷锁中解放出来,可是他打心眼儿里把他们看作愚蠢的人。马克思在他的许多信函中侮辱工人,而且也同是这样对待农民。他滔滔不绝地大讲要把工人群众从恶劣的工作条件下解放出来,但实际上他一点也不喜欢工人群众。

问:事实上,共产党国家政权大多数也都不是把人当人看待的。人们可以说,这不是那些怀抱共产主义思想意识的人们的典型表达吗?为了实现他们自己的权力意志,只是不断地把其他人的幸福不当回事。

许多共产党人假装要反对强权和独裁者。一旦他们自己获得了权力,他们就变成了独裁者。有一位马克思的熟人就曾指出,一旦马克思发生巨大影响的时候,就会蜕变成为暴力强人。他甚至在一封信函中已经把马克思描写成德国未来的独裁者。这事儿差不多就已经快发生了。如果马克思稳健地步入政治并赢得选票,然后他绝不会成为一位特别善待人类的政治家或国家首脑。

问:这些私人信件中,还有一个大题目就是金钱。在这些字里行间,马克思曾经有过非常奢靡不检的道德举止,耽于享乐,为求声色不惜到处伸手搞钱;而关于“生活富裕的人们应该济困扶穷”之类的思想连影子也看不见了。

这方面的情形,恩格斯也跟他是一对活宝。恩格斯是一名企业家的儿子。马克思也并非出身贫苦之家。两个人都是殷实人家出身。他们过着寄生生活,从他人那里予取予求,却又对他人的生活方式品头评足。在这种方面马恩都不是道德举止上的楷模,因此马恩也没有权利对他人品头评足。马恩一度在社会主义阵营像半个神仙一样的备受崇奉,其实马恩也只是普通的常人而已。更何况,他们还有很多错误,根本不配立为楷模。

问:为什么马克思和恩格斯这样谩骂其他的民族,却又成了各民族之间的桥梁架设者?难道一句著名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的口号就把他们都统合起来了吗?

这句口号并不是源于卡尔 马克思,而是来自卡尔 沙培尔Karl Schapper。当我们发现时,我们也很惊异。但是这个单方面的形象是有意识造成的。关于马恩的事情,凡是对于社会主义阵营的权力者们是有利的,才给予出版,也因此大家都以为,马恩一定是救世主和劳动人民的解放者,是工人群众最伟大的朋友,乃至马恩曾经为各民族人民之间的相互瞭解做过很多贡献似的。然而,正像我们这本书中所表达的那样,马恩两位非常严重地侮辱过其他各民族,而且竟是异常日耳曼爱国主义的。过去所有的出版物都是极为选择性地出版的。有一位苏联的科学家(梁赞诺夫),一度曾经有所搜集,把马恩的所有言论(包括负面的言论)放在一起研究,只是出于热心和好奇而已,结果斯大林竟把他处决了。

问:如果细看过去年代的出版物,我们必须说,今天的媒体仍然在维持着马恩的理想形象。现在你们所编篡的相关信息真的是过去深藏不露的吗,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

所有信息都是分散在各类图书馆或者网路中。这些信息从来都没有如此正确地编篡成文,以形成一个整体形象。但是如果有人真的对此发生兴趣,也可以查到这类至今一直被掩盖不彰的马恩细节。今天还有不少新闻记者依然重述那个选择性的形象。他们重述的只是那一个跟他们自己的世界形象相适应的形象而已。人们可以把任何人持续地表现为正面和反面人物。一个人完全客观中立地写人物传记是极为罕见的。

马恩光辉形象的历史分析

为什么整个世界上马恩的形象是被前苏联和东德共产党权力集团塑造出来的呢?难道苏、德共产党政权也可以监控西方国家的出版业吗?这里需要做历史的分析。在马恩生活的年代(马1818-1883;恩1820-1895),他们的著作出版不多,发行量也不大。主要是《共产党宣言》、《法兰西内战》等单行本。直到 1913年才出版了马恩的一些通信。到了1917年十月革命以后,在列宁领导下的俄苏时期才有了大量出版马恩著作的可能。但是一方面希特勒上台禁绝了德国和荷兰的马克思主义研究,另一方面,斯大林指导编撰了《联共党史简明教程》,独霸了马列主义的解释权,反而又阻碍了马恩原著的完整出版,编辑上更有了明显的选择性。莫斯科马恩研究院院长梁赞诺夫David Rjazanov曾在欧洲各地搜集到马恩的许多往来信件。这些信件促成了莫斯科的马恩信件朗诵会活动。朗诵会的出现引起了斯大林等人的警觉。高层的解释权可能因此而受到挑战。于是梁赞诺夫被处死了。各种外文版的马列著作多在苏联印刷,而战后时期德文版则都在东德编校出版,德累斯顿的印刷工业基础极其完备。苏联编校、东德出版的这类所谓经典,印数大,成本低,规格却不低(西伯利亚的纸浆、德累斯顿的印刷),价格倒比较低;西方出版商根本无法跟他们开展商业竞争。苏联东德也有效率不错的“国际书店”系统对外销售(还附带赚一点外汇)。西方学者和学术机构都不难通过“国际书店”购买和收藏。共产党国家的出版界就是这样实现了对马恩列斯著作的发行垄断。也因此,马恩形象方面隐恶扬善的选择性披露就形成了。西方也有少量书籍涉及青年马克思的奢侈放荡,以及私生子的情况;但是跟苏联东德的宣传力度相比,根本不成比例。

苏联东欧的社会主义阵营今已烟消云散,马克思恩格斯的铜像在德国土地几乎都被铲除,只留下了象征性的一尊,茕茕孑立在柏林的一条路边。《共产党宣言》本身就是马恩两个浪漫青年(都未满三十岁)的浪漫遐想之作。马克思的思想一度适应了欧洲工人运动早期斗争的需要,不久被第二国际逐渐弃置,然后被一批俄罗斯和其他国家的左派社会主义者奉为圭臬,强力推行。它给苏联东欧以及中越朝古柬埔寨造成了重大的社会灾难。马恩所预言的客观规律没有一条是得以验证的事实。反而是他俩所批判的民主国家却验证了许多他俩所痛恨的普世价值和客观规律:市场经济,政教分离(意识形态与政权分开),人权至上,尊重私有财产……其实马克思死后,恩格斯已经醒悟,他告诉后人,原来所提倡的暴力革命主张是错误的,应该参与议会抗争。可是列宁斯大林不愿意接受这样的转变,他们已经尝到了一党专制的甜头。用言语和法案来为工人阶级和劳动者争取权益当然比使用暴力复杂得多,也困难得多,更需要智慧、学识和才能。共产党人为了一党之私已经顾不得社会的进步和文化的升华了。今天,我们读一读《马恩的私房话》的介绍,可以瞭解马恩这两位历史人物原本就不是什么神圣的先知,甚至言谈竟也粗俗。马克思出身于律师的殷实家庭,少年浪漫,常耽于诗酒;取得学位以后,思想不容于当朝,在莱茵报工作不久就被查封,前进报和德法年鉴的从业经历都仅有几个月。从此告别职业生涯,依靠恩格斯的资助维持生计。马克思彻底成为社会的边缘人。生活潦倒,贫困一生,生活还不甚检点。他从未到工厂或农村去参加过体力劳动,也没有当兵征战的经验。平心而论,恩格斯的人格更值得尊重。恩格斯出身工业资本家家族,是家族企业在当地和英国的少东家。他虽然富有,却并不热衷于生意。除了不得不做的生意,还当过兵,他更属意科学的研究和评论。他的著作比如《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等等,即使脱离共产主义政治,仍然有人类学和社会学上的意义。他对友谊万分珍视,资助了马克思整个的家庭,(包括夫妇、四名子女和一名女仆以及一名私生子);他实践了自己对于爱情的认知,不认同上层社会的婚姻和享乐,却与爱尔兰纺织女工玛丽拜恩士爱情相守,玛丽去世后,他和玛丽的妹妹继续了这样的爱情关系,(不登记不上教堂是表示反抗)。公平地说,身为学者,几乎不入职场的马克思,语言粗俗是令人惊异、令人憎恶的;身为商家,不得不经常出入职场,乃至出入应酬场合的恩格斯,偶尔语言粗俗,倒还是情有可原的!马克思主义正在走进历史,历史也在冷静客观地评说马克思主义。

阅读次数:1,02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