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塞克·科拉科夫斯基把马克思主义称之为列宁新型政党学说的原罪。不过,他的这种说法也有一个发展的过程:70年代初他刚刚从波兰流亡英国时说:“尽管列宁不是一个‘布朗基主义者’,但他确实认为只有党才能成为而且必须成为革命意识的创造者和源泉。尽管马克思本人从来没有使用过上述术语来这样提出问题,但我们要肯定列宁的这个思想是对马克思主义的‘歪曲’,似乎是缺乏根据的。”

然而到了1975年7月,他以英国牛津大学万灵学院的高级研究员的身份出席在洛克菲勒基金会的会议中心召开的“斯大林主义和共产主义政治文化”国际讨论会时,就公开宣称马克思主义是列宁新型政党学说的“原罪”了,说尽管列宁关于“党是真理的垄断者”这一说法不是自发的产生于马克思主义,但是列宁主义的党学说却没有任何反马克思主义之处,因为正是马克思恩格斯提出了先锋队的思想并把自己的理论看作是工人阶级意识的表现,而列宁关于必须把工人阶级的革命意识从外部灌输到自发的工人运动中去的思想也是从马克思主义者考茨基那里拿来的,列宁只是对它做了一点补充。因此,列宁的“对各种思想实行专政的学说在马克思的无产阶级意识的理论中得到了充分的证明:党的确比社会更了解社会的愿望,利益和思想,一旦党的精神依附于某个领导人,那么我们就获得了一个最高公式:真理=无产阶级意识=马克思主义=党的意识形态=党的领导人的思想=他的决策。”后来,尽管列宁的这个公式在斯大林主义中发展到极点,但是“这个公式中决没有任何非马克思主义的东西。”

莱塞克·科拉科夫斯基把马克思的学说概括为三个内容:一是对资本主义的“浪漫主义批判”,二是认为无产阶级能够解放全人类的“普罗米修斯主义精神”,三是“历史决定论”。他认为前两个内容导致了列宁主义的“极权制意识形态”,并最终完成了向斯大林主义的过渡。

因此,在《马克思主义的主要流派以及他们的各种起源、发展和瓦解》一书中以及1975年举行的“斯大林主义和共产主义政治文化”国际讨论会上,他断言马克思主义至少在以下几个方面是列宁主义的“原罪”:一是它关于无产阶级历史使命的理论导致了列宁主义所提倡的无产阶级“暴政”;二是它关于无产阶级要进行革命就必须有自己的先锋队的思想,导致了列宁主义“把共产党和党的领导人的思想与决策看作是真理的化身”;三是它关于共产主义社会将实现自由人联合体的学说,导致列宁主义提出了建立“专制社会主义”的主张。他宣称:有人说苏联是马克思主义的讽刺画,然而讽刺画只是就它相似于原形而言的,尽管马克思的思想比列宁主义 — — 斯大林主义的意识形态要丰富精巧的多,但后者并非是对前者的歪曲;“苏维埃意识形态从马克思主义的复杂整体中抽出来的骨骼尽管被极大的简化了,但它引导人们去建立的这样一种新社会并未违反马克思的原意。例如,把共产主义的全部理论归结为‘废除私有财产’,这并非是斯大林的发明,他早就由《共产党宣言》公布了。在这方面,列宁、托洛茨基和斯大林一样认为,一旦工厂和土地国有化了,社会基本上就获得了解放。”

莱塞克·科拉科夫斯基承认当年无政府主义者对马克思主义的攻击是他的“原罪”说的思想来源:“有人说当时没有一个人能够预见马克思全部思想基础的人道主义式的社会主义会导致如今这种结果,这种说法完全不对,因为在社会主义革命实现前很久,无政府主义作家就已经预见到了这种结果,即建立在马克思的意识形态原则基础之上的社会必将导致奴役与专制。”他的最后结论是:马克思主义“原罪”说使“我们在探讨列宁主义向斯大林主义的过渡中,将能够更加清楚地看到斯大林主义同马克思主义之间的一致性”。

(江上小堂转,胡平推荐)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