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作家 2018-05-06
作者 牧羊子

图为普利策摄影奖经典作品,作者凯文·卡特自杀身亡

△图为普利策摄影奖经典作品,作者凯文·卡特自杀身亡△

赵文文:编辑专业,在读研究生。“独立作家”编辑。

2018年5月1日,云南昭通。一男子袁某林骑摩托车撞伤一7岁儿童,其在医院为伤者缴纳了七八百元住院费后,翻到住院部10楼窗外坠落,经抢救无效死亡。经查,该男子年仅17岁,受伤男童左脚骨折,头部淤血,治疗费需六七万元。

在朋友圈里看到这个消息的视频,很快又被淹没过去。人们乐此不疲地讨论的是北大校长的“鸿浩*之志”,以及继此之后的道歉信《你们的校长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相信很多人对云南昭通17岁少年因赔不起六七万元的医药费跳楼身亡这个事情漠不关心,或者避之不谈。——太常见了,即使是亲眼目睹过的,难过一阵子、愤怒一阵子也就过了。这世上每时每刻都有灾难发生,你顾得过来吗?

北大校长在百廿校庆时念错一个字,成为爆笑的丑闻。人们津津有味地谈论着“鸿*浩之志”,抨击现今北大校长的文化水平。的确,其水平是相当值得质疑的。但也仅仅是一个闹剧而已,一个错别字引爆网络,一个17岁的生命悄然坠落无人问津。不得不说,人们更热衷于闹剧而漠视悲剧。人们的目光倾向于恶作剧,当位高者的形象瞬间轰塌,人们便死抓不放,嘲讽不休以彰显自己的优越感,似乎每个人都博学多识,熟读《史记》。时代之滥觞,1946年的北大校长胡适能够翘着二郎腿和蒋介石谈笑风生,现在的北大校长仅凭借一个错别字走红大众视野。北大校长与“鸿*浩之志”的惊天对比,虽笑话百出,实际不足为提,笑笑便罢了。

胡适与蒋介石

△胡适与蒋介石△

而对于灾难呢?底层民众的境遇——几万块钱等于一条人命,这样的悲剧还在不断地上演。个体的不幸在新时代的潮流下如一片微弱的水花,即使磕破头颅溅出的血,也依然唤不醒民众沉睡的悲悯心。我甚至怀疑,在如潮般的不幸事件中,人们已经丧失了悲悯和关怀的能力。

一些人一方面谴责少年心理承受能力太差,为了区区几万块钱,便赔掉自己年仅十几岁的生命。相对富有限制了这些人的想象,不然,也不会有两年前的“盛世*蝼蚁”,和女大学生被电信诈骗一万多元学费致死事件。留些口德吧,你不知道在巨大灾难的面前来说,自己会同样地做出什么事情。

少年在选择跳楼身亡前,为受伤男童缴纳了七八百元的住院费,有传这是少年全部的积蓄,我也相信一定是的。网友判定他将来一定会是一个有担当的人,至少他没有肇事逃逸。如果他不死,他会成为有担当的丈夫或者父亲,毕竟以命相抵的分量是相当沉重的。一些人站起来反驳,真正有担当的人是不会选择自杀的。还有人秉着“杀人偿命、伤人赔钱、没钱偿命”的态度,去看少年的“偿命”。让人心痛,一个17岁的少年,承受不了如此巨大的偿债压力,想来也一定是个苦命人。对于穷苦人家来说,哪怕是生一场大病,余生便是躺着等死。

生命是一把脆弱的尖刀,伤害它的是一双无形的手。不知道少年在迈出脚的那一刻,有没有想到自己被岁月和贫穷侵蚀的双亲?有没有想到也许这一坎儿只是他人生当中无数坎儿中小小的一个?有没有后悔?

我们常被教导的是“人无高低贵贱之分”“人人生来平等”,而现实是,生命有高低贵贱之别,人人生来不平等。穷人家孩子的命贱,兴许就值这六七万元。(不然,为什么农村娶不来媳妇儿的男人可以花几万块钱轻松地在云南“买”个十几岁的少女作老婆?)我们常被告知生命是无价的,可事实是,穷到一定程度的父母会为了钱去卖儿卖女。这样的悲剧,真真实实地发生在当下,我们的21世纪,我们的新时代。

面对痛苦与灾难,人们已经习以为常甚至熟视无睹。只要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多数人就像翻书一样把这一页的灾难翻过去。(不,他们不读书,翻书只属于清风闲时的雅兴。)人们逐渐丧失了悲悯的能力,当然,也失掉了审美的趣味,多数人的兴趣止于眼耳口鼻,悲悯从未抵达人们的内心。

独立作家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自由写作精神,无所顾忌。长按以下二维码即可赞赏,谢谢!

独立作家-谭越森-打赏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