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艳:余文生案,第三份维权清单

Share on Google+

2018年12月4日,在宪法日这天,许艳为丈夫余文生律师维权的微信号,被永久封号。

12月11日,天冷了,许艳给关押在徐州市看守所的余文生律师,邮寄了,6双袜子、2条裤子、一件上衣、一套秋衣秋裤。

12月15日,邮寄给余文生律师的衣服被徐州市看守所退回。

12月19日,许艳二次去邮局查询邮寄退回原因,得知是徐州市看守所拒收。

12月24日,许艳在王素娥女士、王译女士的陪伴下,在徐州市看守所存钱,徐州市看守所工作人员连我们放文件、装衣服的时间都不给,一直催促赶紧走。

12月24日,许艳想找徐州市看守所,张百云警察问询,他答应卢廷阁律师邮寄给他,他答应让余文生律师签的,民事起诉澎湃新闻不实报道,民事侵权的委托书,为什么一直没有让余文生律师签字和寄回给卢廷阁律师?找不到张百云警察。后来,每次去徐州市看守所,依然找不到张百云警察。

12月24日,许艳、王素娥、王译,也去了徐州市检察院,门口贴条,显示开会,没找到工作人员查询余文生律师案件情况。

12月25日,王素娥女士陪同许艳,到达位于南京市的江苏省检察院、江苏省监察委员会、江苏省人大常委会,申请三个监督部门对余文生律师案进行监督与审查。三个部门都不让进大门,就把我们推到各自的,分别位于另一个很远处的信访接待地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部门也不收材料。

等于是一天跑了6个地点,大门全不让进、材料没人收。

12月25日,许艳把申请对余文生律师案,进行监督与审查的材料,用EMS邮寄给江苏省人民检察院、江苏省监察委员会、江苏省人大常委会。至今未回复。

12月26日,许艳、王素娥申请王全璋律师案的旁听,被关天津的派出所约4个小时。

12月29日,马卫律师代理徐州市看守所拒收衣服一案,向徐州市公安局申请行政复议。请求:1、确认拒收行为违法。2、责令赔偿邮寄费。

2019年1月4日,上午约9点,许艳接到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派出所电话;约10点,3个便衣拿着录像仪到家门外;约11:30分,接到北京市石景山区国保队长陆凯电话;均要求调查我,没有法律文书,而且是调查一个人的未来,在未来1月19日,余文生律师失去自由一年整的日子里,要做什么?

1月5日,开始安排社区老年人和领低保的人员值班,我一出门回家就向我围上来。

1月6日,关于徐州市看守所拒收衣服一案,收到徐州市公安局《行政复议申请不予受理通知书》。

1月13日,开始是国宝在楼下和平房中值班。

1月14日,德国驻华大使馆大使先生、法国驻华大使馆大使先生,在北京为获得2018年《德法人权法治奖》的余文生律师颁奖。因余文生律师属于失去自由状态,由妻子许艳代领奖。

1月17日至1月20日,连续4天,许艳进岀家门,被全天监视、录像,人员有: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派岀所警察、社区值班人员、便衣。

1月22日,陈家鸿律师、许艳在徐州。陈家鸿律师以辩护律师身份要求会见余文生律师,徐州市看守所、徐州市检察院都没有让会见、没有让阅卷。

1月27日,许艳在代理律师马卫律师的帮助下,对徐州市公安局行政复议不予立案,向徐州铁路运输法院行政起诉。请求:1、撤销不予立案行政复议。2、判决被告重新作出复议决定。

2月3日,是2019年春节前夕,万家灯火期盼家人团聚的日子里。我给徐州市检察院打电话查询得知,余文生律师案,在2月1日,被徐州市检察院起诉到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月11日,许艳给全国人大常委会栗战书委员长、14位副委员长、1位秘书长写信,申请人大代表们对余文生律师案的监督与帮助。至今未收到回复。

2月12、13、14日,常伯阳律师、谢阳律师、许艳在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查询到,余文生律师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二位辩护律师手续已经交给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至今未让阅卷、未让会见。

徐州市看守所、徐州市检察院、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都以有二位官派律师赵强律师和岳松律师为由推脱。又不让辩护律师会见核实。许艳要求二位官派律师退出余文生律师案的代理,他们不回答。

2月15日,许艳在王宇律师的陪伴下,荣幸的与欧盟、德国、美国、法国、瑞士、荷兰、瑞典、捷克人权官员们见面。许艳感谢人权官员们对余文生律师案的关注与支持。请求人权官员们帮助呼吁无罪释放余文生律师。

谢谢对于余文生律师案给予关注与帮助的所有人士。谢谢大家。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2019年2月22日

阅读次数:2,63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