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06日(一)

日本人很难想像中国内陆农村地区恶劣的教育环境。在中国某个农村令我吃惊的是那一带没有书店和图书馆,当地人没有机会看书的;就算有图书馆,也只收集图书资料,不对村民开放。我到过河南某县小学的图书馆,这图书馆不对学生开放,馆里只有《邓小平文集》等不适合小学生的书,阅读室很长时间没用过,旁边竟摆放着麻将机.在中国不少农村,学生没有看书的机会,很难接触国内外的古典艺术,哲学思想,社会科学等。

但是最近内陆地区农村也开始变化了。一些NGO在农村从事普及图书馆的活动,很多公民做志愿者、捐款、捐赠图书。他们都了解当地政府没有足够的资金和经验能建成图书馆,希望通过他们民间的力量替代政府做这些事。当地政府也明白他们自己的侷限和利用民间机构的必要性,所以当地政府和学校同意这些活动,还提供教室等的场所。依靠官方和草根之间良好的协调,民办图书馆越来越多了。

我看到的这些民办图书馆是从2009年开始的。2011年6月份,从事民办图书馆人士举行了全国性会议──“北戴河会议”,我觉得那时候是普及民办图书馆特别明显的时候。其中,我特别关注一家全国性的民间机构“立人乡村图书馆”。他们在山西、河南、四川、江西、云南、广东的贫困地区展开普及图书馆的事业.立人乡村图书馆有很多志愿者和会友,既有白领,也有农村青年,他们都了解在农村的年轻人接触图书的重要性。按Wikipedia的记述,他们的原定目标是“到2017年,在中国20个县建成公益图书馆网络,每个县均由中心馆下辖3-5个乡镇分馆,每个乡镇分馆均下辖9-15个村级图书站”。

但是今年夏天,立人乡村图书馆在全国的图书馆和分馆,因为不可思议的理由,遭遇被迫闭馆.他们的网站指,8月6日开始陆续从合作的对方收到了取消合作的通知。他们没有收到合理取消合作的解释。有的图书馆馆内一万多册图书被当地的派出所搬走。

合作的对方就是给他们提供教室的学校等机关,搬走图书的派出所是政府机关.可以说他们收到了上级政府的取消合作命令。为什么上级政府命令取消合作?有些人说遭遇闭馆的原因是利用图书馆传教,也有人说因为涉及了政治。但他们主张他们从来没做过这些活动,我也没发现过他们做这些活动。实际上,肯定没有什么原因。但政府一旦说他们有问题,他们就有问题了。

这样使从事民办图书馆的公民受到两个坏的影响,一是有些人不能继续从事支援活动,二是破坏了在中国贫困地区慢慢开始的官民一起协办的社会性事业.在日本,不少人担心中国农村恶劣的教育环境,从事着捐款、帮忙开学校等的活动。但是这些活动大都是只能跟官方的合作,只建设豪华的建筑物,不能用于培养当地年轻人。我们应该做的不是这些浪费的慈善事业,而是要关注和支持像立人乡村图书馆等在中国内陆地区发芽的新力量。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