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燕益:退出中国律师声明

Share on Google+

中国大陆一天不终结专制独裁统治,不结束依法治国作为专制统治的手段和招牌,不结束二战结束以来最大的人道灾难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被持续迫害、制造冤狱,不结束打压迫害基督教等各宗教信众的信教自由,不结束对维族、藏族同胞的暴力镇压与严酷管制,不结束专制特权、既得利益集团对政治、经济、社会的全面垄断与掌控、奴役压迫人民的现状,不结束统治者对人民的各项基本权利的非法剥夺与限制,压制言论自由、实行新闻审查、封锁网络、打压结社自由、剥夺人民选举权利,不结束对人民的普遍监控、维稳体制,谎言统治欺骗人民,对大饥荒、文革以及六四等历史事件进行种种粉饰与掩盖,为罪魁祸首专制独裁者开脱罪责遮掩真相,不结束对政治犯、良心犯的关押与持续迫害,不结束强制监居等各种酷刑、电视认罪、剥夺辩护权指定官派律师大搞文字狱、文革法西斯运动式执法,一个人权至上、和平民主、法治的中国没有初步建立起来以前,我不再承认自己是一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职业律师,也不承认在一个专制社会里真的存在法治意义上的律师这一职业。但我不会放弃自己的任何公民权利与责任,作为一个法律专业人士,我会秉持良知与专业精神按照自然法和普世原则的指引帮助需要帮助的人,继续从事人权工作,用自己的智慧与经验服务社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扶助良善、抑制邪恶。

律师作为公民权利的延伸本非行政权力的附庸,它的天然品性和内在要求就是对权力的制衡,绝非专制权力的装饰与陪衬。专制社会存续一天其所导致的人道灾难、人间惨剧的恶果亦将相续不断。在这一环境下,发生在当事人身上的任何灾难、苦痛与不幸都不可能成就律师职业的尊严与荣耀。只要专制暴政一天不亡,真正意义上的律师能做的就是尽早打破条条框框非法规限、抛弃枷锁以自己的方式举行一场良心起义!不做官准律师乃至不承认官准律师,争做人权律师、民权律师,为弱势鼓呼、为公义代言,呼应历史巨变开辟民权道路,主动因应专制强权的最后疯狂与暴虐接受风雨洗礼!

专制权力从建立的第一天起,就意味着对人民的宣战,人民有权利采取一切手段、一切方式行使自卫权抵抗暴政、摆脱奴役压迫。奉行和平民主立场者认为,人的生命是至高无上最为宝贵的,不得以任何名义无论正义还是非正义的名义让人去牺牲生命或者使生命陷于危险当中,这是人道主义与道义的双重要求。人类历史表明,暴力革命难以完成宪政民主最终得以确立的历史任务。从专制社会走向民主社会,本质上其实是两种意志的较量,即和平民主意志与暴力专制意志,自由公民意志与特权奴役意志,两种意志的较量不是一次而是千百次、无数次在各个领域、各个方面展开直至和平民主的信念深入人心暴力专制的意志土崩瓦解。专制统治长期的愚民和洗脑,采取谎言加暴力的手段导致人们黑白颠倒、是非不分、导致人们的恐惧、仇恨与争斗,而和平民主的道路从一开始就意识到自由、权利与尊严作为人类文明整体的不可分割性,坚信善的力量,始终坚守理性宽容的立场,爱你的敌人,坚守道义立场,通过文明的方式驯服强权与野蛮,捍卫对立双方的共同尊严,摆脱斗争哲学相互倾扎的专制历史。诉诸暴力、炫耀武力往往是自甘堕落的表现,是弱者心态缺乏自信的表现,由于缺乏合法性、谎言被揭穿意图依靠暴力恐吓、压制对手。和平民主才是强者之音,人的自由、权利与尊严的实现,人类整体文明的每一次进展,无不靠人们对世界光明前景的信念、坚韧不屈的意志及牺牲奋斗得来。

我们应当知晓,决定我们命运的绝不是一个世俗的政权,不取决于任何权力、物质及财富。我们之所以遭受奴役不自由是由于我们受物质世界这一假象的束缚和困扰,不相信心念造物,不相信存在一个超越世俗的主宰力量,不相信意志的决定作用。我们应当知晓,历史上从没有任何一个貌似强大的专制政权战胜过一个觉醒的个体生命。我们应当知晓,随着一个人性觉醒、神性复归时代的到来,专制政权由于自身不断腐败堕落,其溃败瓦解将不可避免,貌似强大的专制机器随着人们普遍觉醒将轰然倒塌。坚持和平民主的立场并非针对任何政治势力而是共同克服人性的弱点,唤起从个体到整体的生命自觉,建立向善的普世价值信仰肩负人道使命。坚持和平民主的立场,放弃使用暴力,坚信善的力量是一种自觉的选择,这一单边立场不因时局的改变而改变,不因对手的改变而改变,不单在专制权力的瓦解过程同时贯穿于民主社会建设的全过程。

维权网
2018年5月24日

阅读次数:7,51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