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外》

晚起的女人
披着凌乱的头发
简单地捆着大号的白色睡袍
但这丝毫不影响她苏醒的大腿
透过睡袍分叉的间隙展露丰腴
尤其是双乳,整整一夜吸足了养分
变得更加醒目、坚挺、饱满

那慵懒的身子骨——透明的性感
里面藏满了无所事事的散漫气息

清晨的花园里,她赤脚踩在青草上
衣袍被微风刮得轻轻扬起
面对她,能看到房间里七零八落
堆满了酒瓶和女人的衣物
而她头发凌乱,还在睡意沉沉中
呼吸着污浊的酒气

户外阳光耀眼,小鸟喧叫
她双手捧着书,嘴里叼着烟
大声地朗诵古代的诗章
烟头应声落地。一堵墙
将她与世隔绝

《我突然明白了》

那个世故的老女人,为何
嘴里总是叼着一根香烟,站立着
然后,默默地吐出烟圈

是在我听一首音乐的时候
突然想起了那张熟悉而
饱经沧桑的老女人的面孔
她正透过窗户玻璃,吸着烟
观察街道上的行人
那些勾肩搭背的情侣
戏耍的孩童
互相搀扶,柱着拐杖的老人

他们都走下了城市的地铁站
轻易地消失在地面上
消失在她的瞳影里

《顽猫》

临晨两点十二
咣当一声
猫打翻了一个瓶子
瓶子里可能有水
而且撒了一地
它只瞄了一声
便没了声气
我知道,俩月来
它郁郁寡欢
吃了就睡
醒了发呆
是抑郁症前兆吗
如果是这样
也不是我传染的
尤其是大半夜里
它找不到猎物
就来抠我的门

《花房》

床单很整洁
面料几乎是白色的,除了
枕头旁黄色的熏香袋,除了熏香袋
整个房间的墙壁也是白色的
乳白书桌上一朵红玫瑰兀自绽放
我斜睨镜子,看到她
淡淡微笑露出的洁白牙齿

《包容》

一个胖和尚
大清早起来扫扫院子
然后艰难地登上阶梯敲响大钟
早上的粥茶他已经煮好了
这会儿,他陷进了藤椅睡着了

中午到了,烈日炎炎
和尚们都出门化缘了
他把剩余的粥又热了一下
一口气喝下三碗,然后
摸摸肚皮上涔涔的汗水
又摸摸浑圆的脑门,清醒许多

晚上,他饿啊,蛐蛐也知道他的心事
叫得可凶了,他只打了声哈欠
吹灭烛火,横着身子,早早入睡

《黄河碧绿,静静流淌》

玛曲喀
厝宅的院子里
长满了野草
我抚摸着柱子上的弹孔
石板炮坑缝隙里嫩芽在吐绿
岁月就这么一下子流淌了六十年
踏上房顶,远远望去
黄河碧绿,静静流淌

《拉萨》

纯银的雪片自肩膀抖落于雪域净土
六百万枚海螺堆积出众雪山
起风了,漫天的风马
枯黄的经文在阳光下拂动似雪片

远方的孩子,回到了拉萨
十万雪狮吼,四方佛加持

布达拉宫巍峨,圣城石路参差

《卓仓多杰羌(瞿昙寺)》

六百年前这是一座大寺院
如今破败不堪
偌大的寺院
僧侣无几
信众阙如
壁画残破
斑驳的云彩
一如当天的天气
佛陀的苦痛画尽残壁上
登上角楼
一个硕大的钟被修补得
见不得天日
在黑暗里
我想用手拍一下
唯恐它会从捆绑的绳子上
掉落下来

《帕帮卡》

硕大的巨石夹在山之间
岩石上画满了天梯
僧人用白色石灰
悉心绘出卷曲的云层
人们仰望天梯
彷若在做一场空洞的梦
那是灵魂的影子
追逐着前生后世的因果
穿越林间、透过巨石、浮上云端
又不情愿地被风吹走
巨石的庙宇里僧人在打坐诵经
林间,牦牛悠闲地啃食草皮
走下山,回首
帕帮卡,俨然是一幅上苍涂抹的油画

原创: 德乾恒美 诗网刊 5月13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