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前面:

关于我们:零诗群。

从去年年末开始,有诗友一直鼓励我成立一个诗歌群体。我却感到自己的性格远非完美,担心做不好一个领导者的角色,拖延了下来。

今年春季发生一系列的事情,我又再次想起了诗友的这个提议。如今微信、网络、刊物上活跃着各类诗歌群体,固然各自闪烁其光芒,但我若依照个人偏好与风格,组织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们聚在一起写诗,又有何不可呢?的确。

头几个支持我的人,是90后女诗人诗一等诗友(于是诗一和我也成了这个诗群的发起人)。起初我给这个群体起了个暂定名,叫:西楠和朋友们 —— 因不希望带有任何的立场。但诗一对我提建议:这个名字太文化,而写诗应当是简单、自由的。最终我想了想,也与进入诗群的首拨诗友们商量过后,决定 这个诗群就叫作“零诗”。我们的主张就是没有主张,态度就是没有态度 。也就是,无为。

如果非要说有点儿什么态度的话,我总结出以下几点:1,不反党;2,不主动攻击他人;3,不歇斯底里地主张什么反对什么;4,诚实写作,不装逼。

大致如此。

再后来,诗友又发来1953年法国文学理论家罗兰·巴特提出的有关 “零度写作” 的一些理论,大致提到:零度写作并不是缺乏感情,相反,是将澎湃饱满的感情降至冰点,让理性升华,写作者从而得以客观、冷静、从容地抒写。

中性、客观、冷静,这些都是我喜欢的词语。但做不做得到呢?我暂不知。用诗友张小白的话说就是:先做吧,带着缺陷做。想那么多干球。

那么,就这样吧。

“零诗”群并非是一个流派,它只是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们聚在一起,站在自由的边际写诗。“零”也是我个人努力追求的一种生活状态。

以上。希望大家会支持和喜欢这个崭新的诗歌群体。

—— 零诗群:西楠
2018.5.10. 于 深圳

欲加入 “零诗” 群并参展作品
请搜索添加西楠微信 Xinan1215
注:欲入群者,需提供作品三首,供审核。感谢。

杨黎的诗:

| 答张三

相同的进入和扯出来
不同的姿势,以及换了人间
他们都让我麻木
我想起甘地,他必须和年轻的女人睡
每一天脱得光溜溜
但他不许自己硬起来。有一天
他硬起来后,伤伤心心地
哭了好久

| 喇叭

在归云堂巷
一条小巷
下午,我走在上面
后面自然有
喇叭声:它可能
来自一辆
电瓶车,也可能
来自一辆轿车
甚至有一天
它还来自一辆
大卡车
不仅是归云堂
就是在中国
喇叭一声接一声
急急忙忙
为什么都那么急忙
慢点死不行吗
阿门,阿弥陀佛

杨黎,1962年生,狮子座。第三代人,非非,废话。烟民和写作者。

李侃的诗:

| 道听途说

午饭后
我在走廊的椅子上
坐了一会儿
正好前排坐着两个女人
在谈投资
年龄大点的女人
叫年龄小点的女人
快买房
年龄小点的女人问
为什么?
不是买不得了吗
年龄大点的女人说
买得
昨晚央行公布了
准备金率
要下调一个百分点
意思就是
要放4万个亿的人民币出来
人民币贬值的吓人

| 离


是乌青的女朋友
是肉的女朋友
这些都是老黄历
好久没听见离的消息了
偶尔想起离
我问张三
张三说离去印度了
好像出……家
也是听别人说的
这时我会想起
离少语寡言的样子
想起她的诗和
她最放得开的那次喝酒
她一杯接着一杯
和我要啊
喝到最后
她喝了一斤二两

李侃,营销管理职业经理人,现居成都。“芳邻旧事诗歌节”发起人之一,《自便诗年选》主编之一。出版诗集《时光此间》。诗观:在快乐中读诗写诗。

鲁鱼的诗:

《昨天》节选

| 65

一个熟悉的女人。睡在我床上。我想和她做爱。她也想。旁边是她的孩子。孩子有些感冒。她也有些感冒。我们不是夫妻。我们连朋友也不是。我们只是熟悉。但现在我们想做爱。这让我感觉。不一样。

| 44

这几天被生活
搞的焦头烂额
一个人被生活
搞的焦头烂额
他可能写诗也
可能一言不发
生活没有错诗
没有错那就是
他的错了天呐
他已错那么多

鲁鱼。河南人。现居武汉。

叙灵的诗:

| 隐士

许多年
在葫芦河
我只跟一群野鸭打招呼
有时走过被洗浴中心
或大型超市围绕的街道
偶尔会抬头
望一望
远处燕山山脉
那些沉默的群山
祼露的山顶
披着光
像一个隐士

| 无常如斯

2号楼和5号楼之间
一块云状如蘑茹
正在漂移
我刚好举起一杯茶
云移走了一会儿
就停在2号楼和5号楼之间上空
不动了
再低头时
手中杯子的茶
已凉了

叙灵,一个老家伙,沉迷中国传统文化。因为写诗,95年从故乡湘西小镇逃离。现为北漂族。

赵俊杰的诗:

| 植物学家

时尚打扮的女孩
上台朗诵了一首爱情诗
听众并没有认真听她的诗
而是将目光扫向了她的一对长腿
女孩读完后
微笑着介绍说
她是一名植物学家

我想到了
雨后森林中的一棵掀开瓦砾长出的树苗

| 我的第一个性幻想对象

小镇河对岸
过来了一个女疯子
(听说是被教授性侵勒令退学的女大学生)
大清早
她就坐到墟场
拿着只馒头啃
看热闹的人
跟着她走
她一边撕自己衣服
撕得羽毛满天飞舞
她抱着一对白兔子
一边飙英语
骂这些蜂拥而至的男人

赵俊杰,又名赵恺,现居地球村中国小组。主张一个当代的诗人应该具备全球视野,从传统的农耕抒情写作转轨到了当代意识的写作。

书香的诗:

| 钉子

家里餐厅的墙上
曾挂了一个钟表
后来钟表坏了
我就把它从墙上拿了下来
原来挂表的位置上方
剩下了一颗钢钉
每次吃饭时
我都盯着那个钉子看一会儿
每次看到它
我都想把它拔下来
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了
我费了好大劲
才把它从墙里拔了出来

| 一只鸟儿之三

一阵电闪雷鸣
窗外忽然下起了暴雨
一只黑色的鸟儿
落在我办公室的窗台上
它的羽毛都湿透了
翅膀上滴着水
我想打开窗户让它
飞进来避雨
又怕开窗惊吓到它
我隔着玻璃看着它
它也看着我
过了好一会儿
我试探着把窗户
开了一条缝隙
便走出了办公室
当我回来时
它已经飞了进来
它趴在地毯上
我关上窗户
忙着自己的工作
又过了好一阵子
雨停了
我打开窗户
这只鸟儿
扑楞了几下翅膀
飞到窗台上
它对着我鸣叫了几声
转身飞向了天空

书香(龚建华),字霜青,号梅香居士,祖籍山东省肥城市。主编并结集出版建华文苑合集《且听风吟》,中国诗影响副主编,香港流派诗刊社长兼主编。

岳上风的诗:

| 清明节的上午

空气中弥散着一种
淡淡的烧纸味
寒雨淋着街上的行人
我倚在床上
两个多小时了
隔壁的少年一直在
反复唱一首歌
他的爸爸妈妈
去乡下上坟
他如此忘情地唱着
嗓音伤感且嘶哑
下床透过窗户
看了一眼渐小的雨
回床上继续听
隔壁的少年
继续唱

| 车站休息厅外

他抓紧了他的
蛇皮袋子
目光从我脸上
闪烁着落到地上
我见他紧张
也把目光从他脸上
移到地上
地上两只小小的蚂蚁
正互相用触须
试探着对方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
而我也回看了他
这回他裂嘴
笑了一下

岳上风,本名赵岳枫,曾用名赵血枫。70后,诗人,艺术家。现居山东济宁。

王林燕的诗:

| 老实人

面对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
她还是敬业地脱光了衣裳
这个老实人
用温湿的嘴唇一点点亲吻
她的肌肤
她肢体本能的抗拒
隐秘又明显
“不喜欢我亲你吗?”
老实人无辜且诚恳
“我前女友就非常喜欢我的亲吻”
老实人的动作更加温柔
她的抗拒愈发强烈
“以后我再也不出来找了
这是第一次
也是最后一次”
老实人沮丧地走了
留在她枕边的钱
一分也不少

| 消失

小区老人又走了一位
小辈送的花圈
主题均为沉痛哀悼
花圈旁草地上
三个大小不一
床单打就的包裹
里面是老人的衣物吧我猜
还有一个塑料小盆
装着牙具和毛巾
昨天出门看到的
今天又看到一遍
花圈 衣物 洗漱用品
明天它们
该消失得干干净净了吧

王林燕,祖籍巴蜀,生长于新疆。有诗作收录于“新世纪诗典”及“磨铁读诗会”年度好诗。

大草的诗:

选自漩涡诗会组诗:

| 诗会报导

与会准记者
安泰康报导
今儿下午
青春用两个菜
招待先行到达的
管大炮子
一碟凉拌黄瓜
一碟酸辣小炒
比昨天加了一个
他俩愉快地喝着烧酒
愉快地等着
大队人马到来
冯青春说
实际是三个菜
后面又
上了一盘豆腐

| 说归来

归来讲
杜鹃花盛开了
她晒的图上
小区里的花
确实开了
归来又讲
看见弯弯月儿
已挂在漩涡镇了
作为总务
她是把月亮
当成灯光
诗会之前
每件道具
她都很认真地
检查了一遍

大草,原名余江武,六十年代生,现居深圳,“白诗歌” 创始人之一。出版诗集《白菜顶着雪》。

寒玉的诗:

| 一瞥

社区统一更换垃圾箱
身上写着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
我看到里面丢着
破鞋卫生巾快餐盒碎玻璃
一只土黄色流浪猫
正忙着在里面翻找
我不经意的一瞥
它丢下到嘴的骨头
不情愿跑了

| 春天的一块地

同一块地
今年春天和去年春天
都一样
长着青青麦苗
不一样的是
今年春天
麦地里多了两座坟
两座坟也不一样
一座披着光秃秃的黄土
一座坟上面
趴着花圈
风一吹呜呜哭

寒玉,山东兖矿集团矿工,有诗集《时间里的砂》《爱的手札》出版,有诗入选《中国先锋诗歌年鉴.2017卷》《2017年度中国最佳诗歌100首》,现居山东邹城。

云瓦的诗:

| 角色

我喜欢看孩子玩耍
小婴孩的世界很神秘
很干净
但你进不去
你根本不知道在他的背囊里
装满了什么
稍大点的孩子
开始有了缺口
就像这个3岁半的小女孩
她正模仿着
妈妈医生妻子幼儿园老师
给我做饭打针
撒娇生气上课跳舞指教训斥
她还是我的女朋友
假设在公园里和我牵手买花
喝饮料划船追气球
我认真地配合着
希望这场恋爱谈得又完整又甜美
当然,事实上
我也确实感觉到了这种甜美
紧接着,我们又在一棵大树后
练习了拥抱和接吻,以及
争吵,分手和抱头痛哭

| 看戏

小学二年级时
我的语文数学科目
都没考及格
父亲去找老师
让我留级
在之后的一年里
我开始频繁逃学
一个人跑到邻村去看戏
邻村的戏楼
位于一条早已干涸的
古河道里
去那里看戏的
都是老人
我坐在一棵老柳树上
整个下午一动不动
那时候
沙尘天气很平常
风刮过脸时
带着沙粒

云瓦,原名王卫杰,1980年生于宁夏固原,现居河北邯郸。如今尝试用诗呼吸。

第一闲人的诗:

| 和尚我也做的

我与和尚一起进的
五星级酒店自助餐厅
心想为了减肥
这是个难得的机会
早餐他吃什么我吃什么
然后吃了
鸡蛋猪肉粉
包子瘦肉粥
酸奶水果
还喝了咖啡
听他盯着美女大讲
中美贸易战
出来就对老婆说
和尚我也做的

| 等妈妈

文革后期
工人妈妈留城
干部爸爸回乡改造
妈妈带不了三个孩子
我跟爸爸挣工分
十来岁就会
割草拾肥
炒菜做饭
最开心星期六
沿着妈妈回村的路
走出三里五里
水沟中
抓鱼捉虾
等妈妈

第一闲人,简称闲人,本名吴宁洲,当过兵,参过战,12年提前退休。发表过《冬泳笔记》《犁与剑》等文字,16年开始写口语诗。

诗一的诗:

| 等人记

在十字路口等朋友
等累了
就坐在那休息
这感觉仿佛是我躺在地上
来来往往的行人
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他们的脚步
快慢不同
他们的大腿
粗细不同
他们的内裤颜色各异
后两者合起
像柱子撑起一张彩色的网
挡住了我向上看的欲望

| 公司就和阴毛一样乌黑亮丽

我对七姐说
我现在都不关注诗了
她问
你关注什么
其实我心里想说
我关注阴毛
但却在屏幕上打出了
我关注公司运营

诗一,“零诗” 群发起人之一。女,90后,脑袋缺氧且跑风。

安瑞奥的诗:

| 雨中

好像在下雨
我听见了声音
滴滴答,滴滴答
我想象我一个人站在雨里
没有打伞
雨水打在我的头上
凉风穿过我的胸膛

| 不安分的数字

1和2在街上
不知道什么原因
打了起来
3跑过来给他俩拉架
却被4说多管闲事
5,6,7围上来看热闹的同时
8不声不响的报了警
9,10开着警车来到现场后
3从他俩中间撤了出来
1松开了抓在2头发上的手
2也合上了咬在1胳膊上的嘴
随后,站在边上
4,5,6,7,8
一哄而散

安瑞奥,混迹生活的浪子。

蒋彩云的诗:

| 书包

孩子们不喜欢穿校服
他就留着穿去工地干活
工友笑他自己也是大学生
等到子女都长大成人
去了大城市生活
他一个人住在老家
时常拿着一个儿童书包
装着渔具
去钓鱼

| 捐

来柳州看紫荆花
拍照的人特别多
马路边上
几个乞讨的人
坐在一起聊天
前面放着他们自制的爱心箱
我捡起一朵花
放了进去

蒋彩云,90后,广西桂林人。

西楠的诗:

| 前男友

来到他新买的公寓
花两分钟参观
五分钟寒暄
呷两口咖啡
他就进屋工作去了
这会儿是17:15
两人都还不饿
我在他沙发上
和衣而睡
一刻无梦
如沉海底
近三天来
最沉稳的一觉

| 无题 9

2008年8月我和丈夫
(当时还是男友)
在东伦敦廉价出租屋
(不足二十平米)
花里胡哨的陈旧沙发上
对面木桌支一台
快散架的手提电脑
电脑下还摆两扇
小风扇呼呼吹
(以防随时过热关机)
我们瞪大四只眼睛
在卡得断断续续的网上
看北京奥运
我清楚记得
闪银光的五环
从地面升上空中
音乐响起这时
我突然莫名其妙地
嚎啕大哭起来

西楠,“极地文化工作室” 主创之一,“零诗” 群发起人之一。85后女诗人、作家、翻译,代表作:长篇小说《纽卡斯尔,幻灭之前》、现代诗选集《我的罪》,等。

周立的诗:

| 无题

我和你在餐厅里面
外面下着雨
两个青年男女
从眼前经过
一个撑伞
一个没有
我分不出他们是不是情侣
雨不大
正好将人淋湿

周立,男,已婚。

沉墨的诗:

| 特区的红旗

宝马在深圳特区的马路上奔驰
马总所到之处,马路两旁平行插着的
五星红旗在风雨中接受锅碗瓢盆泼的
大风雨的洗礼,红旗越湿越红

沉墨,原名庞建国,85后,陕南人,比较文化学硕士。业余写诗、译诗,练书法自娱。

小元的诗:

| 学费

高中第一学期
母亲为我的学费
在河滩打柳条
河滩很宽没有人烟
几十亩柳条绿茫茫一片
大风过处
森涛阵阵
比人高很多的柳条
砍、刮皮、晒
风餐露宿

几日后母亲回家
我已认不出
黑而瘦
干瘦的双手
捧着一沓皱巴的钞票
我的学费

小元,湖南益阳人。诗观:随意写诗,诗意人生。

栏目主持 | 西楠
选题策划 | 极地文化工作室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