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莉·狄金森(1830年-1886年)

美国传奇诗人。出生于律师家庭。从二十五岁开始弃绝社交女尼般闭门不出,在孤独中埋头写诗三十年,留下诗稿一千七百余首;生前只发表过七首,其余的都是她死后才出版,并被世人所知,名气极大。她被视为二十世纪现代主义诗歌的先驱之一。

| 暴风雨夜,暴风雨夜

暴风雨夜,暴风雨夜!
我若和你同在一起,
暴风雨夜就是
豪奢的喜悦!

风,无能为力—
心,已在港内—
罗盘,不必,
海图,不必!

泛舟在伊甸园—
啊,海!
但愿我能,今夜,
泊在你的水域!

| 我从未听到“逃走”时

我从未在听到“逃走”时
不伴有脉搏的加快,
突然的企望,
飞的姿态。

我从未听说广阔的牢监
曾经被狱卒砸开,
我仍稚气地撼动铁窗
只能是又一次失败。

| 我们的生活是瑞士

我们的生活是瑞士—
安静,而且冷清—
只是偶尔有个午后—
阿尔卑斯忘挂帘幕
于是我们眺望远处!
意大利在那一边!
而像边防线上的哨兵—
庄严的阿尔卑斯
迷人的阿尔卑斯
永远,阻隔在中间!

| 如果我能用一朵玫瑰买通他们

如果我能用一朵玫瑰买通他们
我愿带去生长在从艾默斯特镇
直到喀什米尔的每一朵花!
我不会停步,无论是为了黑夜,风雨—
为了严寒,死亡,或任何缘故—
我的事,如此重大!

如果他们会为一只鸟鸣而留恋
我的手鼓就会顿时间
在四月的丛林中敲响!
一整个漫长的夏季永不疲倦,
而当冬季把树枝摇撼,
我只会唱得更加嘹亮奔放!

他们听见了又能怎样?
谁知道,这样一种
苦苦的祈求,会不会
终于起点作用?
谁知道,厌倦了乞讨者的面容—
他们会不会最后说出,够了—
把她赶出大厅?

| 篱笆那边

篱笆那边—
有草莓一颗—
我知道,如果,我愿—
我可以爬过—
草莓,真甜!

可是,脏了围裙—
上帝一定要骂我
哦,亲爱的,我猜,如果他也是个孩子—
他也会爬过去,如果,他能爬过!

| 我是无名之辈,你是谁

我是无名之辈,你是谁?
你,也是,无名之辈?
这就有了我们一对!可是别声张!
你知道,他们会大肆张扬!

做个,显要的人物,好不无聊!
像个青蛙,向仰慕的泥沼
在整个六月,把个人的姓名
聒噪何等招摇!

(江枫 译)

栏目主持 | 李春辉
选题策划 | 极地文化工作室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