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岁退休教授孙文广被软禁个半月后获释

Share on Google+

2018-06-18

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于六四期间被当局软禁在郊区43天,于上周五(15日)获释返回家中,但仍被当局限制自由,包括出外活动时全天候被国保跟随,就连电话通话亦被限制。(黄乐涛报道)

孙文广现已回到山东大学济南市的宿舍,但仍未完全恢复自由,被当局监控。他周一(18日)对本台表示,于上周五(15日)被释放,他指六四已过,他不明白当局为何仍要软禁他,即使他想与朋友见面聊聊天,但亦被国保拒绝,他对政府的行为感到很愤怒。

孙文广说:我回来以后,他们就是在家里就软禁吧,就是楼下每天都有人站岗,出去的话,他们要跟着,他们有一辆汽车,那么二十四小时停在楼下的,上医院都坐他们的车,他们是不准(我)去公园的,也不准去广场,也不准和朋友们聚会,所以是一种软禁的状态。

他表示,于上月初就被国保抓到一个郊区的军区招待所软禁,八十四岁的孙文广被大约十名国保二十四小时监控,而他的手机被国保没收,完全不能与外界通讯,间中只容许他有短时间的放风。

孙文广指,由于当局近年为了稳定政权,对维权人士打压愈来愈严重,于敏感日子控制维权人士的时间愈来愈长,当局这次就是害怕他联络其他人关注六四事件,因此就要在六四前一个月控制他。

而六四过后,在山东青岛又举行国际性的上合会议,再加上周四(14日)习近平到山东济南视察,所以他就在习近平离开济南后,于翌日获释。他指,这次被关押四十三天,这是多年来六四期间被控制的最长时间,当他向记者批评当局无理关押维权人士时,电话突然断线。

孙文广说:八九六四那是一种民间的抗争,要民主要法治,是吧?她们(当局)有一种恐惧感,是这样的,过去(控制我的)也就是五、六天或三、四天这样,那么这一次呢……(被切断通话)

本台其后多次致电孙文广,但是电话一直都受到干扰,不能正常通话。

同样于六四期间被控制的北京维权人士何德普表示,自己于六四过后已经获释,他指孙文广虽然年事已高,但当局早已将他视为“眼中钉”,就会于一些所谓的敏感日子控制他,绝不会因为维权人士年纪大而放松对他们的监控。

何德普说:(孙文广)这个维稳对象的黑名单之内,只要黑名单的人,在敏感时期,都要采取措施的,所以这个规定也是非常不人道,也是非常恶劣,应该改一下,(孙文广)八十多岁了,(当局)这样做,太令人气愤,这个规定希望有一个年龄限制。

何德普表示,希望当局给予维权人士自由,停止打压民众,这样社会才会进步。

RFA

阅读次数:3,42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