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吃五谷杂粮,就难免生病,社会亦如此。

关于看病,我想有一个常识,大家都知道:生病了别化妆,化妆就是对病情的粉饰,会误导医生的判断。

通常情况下,一个人如果生病,额头上长一个又红又肿的脓疮,一个正常的人大约不会有人会引为特色,然后又以此自豪,然后赞美说:艳若桃花,美如奶酪。而是会千方百计地找寻良医给予治疗,然后使自己的这个”特色”消失。

但是,奇怪的是,如此之类的事情,发生在一个民族却不同了。无论有多少怪异、病态、幽暗的东西存在,都会有感觉那是多么多么美妙。而且无论病态到多么严重的地步,仍然会有人引以为豪。

理由呢,就是”我中华民族历经五千年文明”,历经了五千年就是一个理由。且不说,其实我们说来说去,真正拿得出来的历史也就是孔子之后,还有点实在的文字,其他的什么炎黄之类都只是一个传说而已。如果传说也算上的话,说这个民族三百万年,别人也无法反驳倒的。现在权且就算有那么久吧。

历史悠久又能够说明什么?如果是病态的,病得越久,还能成精不成?

作为一个人,不会有人炫耀自己病得多久是一件多么荣耀的事情。但是,作为一个民族就奇怪了,病得久似乎也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

如果你站出来指出这些病态呢?自然没有人能够反驳的。但是,许多人情感上就开始受不了。比如有病君前天写了篇《忠臣孝子》的文章,有个玻璃心的读者就给我留言。

他说:

我真是不明白,有病君怎么会对中国文化有此的成见?我想你的血统应该是中国,也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吧。可是为什么就一点也不尊重自己民族的文化呢?

对历史和历史人物要有一份温良的敬意,我们的文化就算是灭绝人性,也得靠有识之士来循序渐进地改革,怎么能全盘否定?

中国历来的圣贤大都有这样的心态——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来世开太平。我说过鲁迅先生对中国文化不止于批驳,他同样怀着这样的心情为人处世,生前死后受人敬仰。反观有病君,恨不得灭绝传统,植入西方文化,汉奸卖国是为了利,有病君急着将自己与国人的灵魂付与西方人又是为了什么呢?

一个中国血统的人要是从小受西方人的教育长大,中国人会承认他是中国人,还是西方人会承认他是西方人?他自己又如何认识自己呢?最终怕是做个不伦不类的假洋鬼子。

古之学者为已,今之学者为人,有病君则是为卖人灵魂。

道不同不相为谋,取关!

这就是中国传统的卫道士们几乎众口一词的腔调。他不是具体地批评你哪条哪款说得不错,不对的原因是什么,而是给先给你扣一个帽子,比如卖国贼、汉奸,崇洋媚外之类,再说你怎么对自己的传统文化有如此的成见?来一个兴师问罪。

却不说哪条哪款是成见。为什么是成见,成见表现在哪里。怎样才不是成见。统篇都是没有证明的,只是笼统地说你不对,给你贴足够的坏标签。

我想,这恰好说明我对传统文化判断,这种传统文化的弊端,就是让人失去起码的逻辑判断,失去起码的常识,也失去了基本的判断能力。

受这种文化影响的人,几乎都是一脑袋瓜子浆糊,而且那浆糊的颜色都是极其相似的。

而且我还有一个普遍的观察,就是越是对传统迷信护卫如同额上脓疮的人,越没怎么读过中国传统的书,分不清什么是经史子集。我敢打赌,给我留言的这位读者肯定没怎么读书,肯定不知道,我读过的中国传统书,够给他来个非常中国传统的火化的。

还有,取关就取关,搞得要撤资一样,也是够莫名其妙的……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