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7日上午十点,我和刘浩律师赶到广州市南沙区法院,参加徐琳先生案件的庭前会议。直接进法院的路口被设置警戒线不能通行,我们的车只好前行绕到一个路口,有许多便衣和警察、辅警查车,要求我们接受检查,他们说是警察执法检查,我们就只好出示了身份证,一个便衣很蛮横的说“警察检查不用出示证件”令人无语可笑。

会议进行了惯常的事项,在排除非法证据的方面重点发表了意见,徐琳先生表示:“20多天前我的左乳房明显比另一边的肿大且疼痛难忍,到武警医院进行了检查,看守所告知是乳腺增生,我看到诊断证明上写有“择日进行手术”的字样,我恐怕要成为了第二个刘晓波啊!”

会议在12点结束了。

维权网2018年6月27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