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观察2018年6月27日消息】今日(6月27日)上午,被羁押已有九个月的广州建筑工程师、异见人士、民运歌曲创作者徐琳涉嫌“寻衅滋事”一案的庭前会议在广州市南沙区法院举行,案件事项并无特别之处,倒是当事人徐琳的健康令人担忧。

据徐琳代理人之一的蔺其磊律师介绍,其与另一代理人刘浩律师于上午十点一起赶到南沙区法院附近路段,准备参加今日举行的徐琳案庭前会议,发现通往该法院的道路已被管制,警方在路口设置了警戒线,大批制服警察和便衣人员以及辅警等在场戒备,车辆及行人被迫改道绕行。蔺刘两位律师只能将车绕行至另一路口,该路口同样由警方设障检查。两位律师和其他人一样被现场人员要求接受检查,自称系警察执法检查,两位律师只好出示身份证接受检查。两位律师在对现场人员未出示证件检查行人的行为表示质疑时,路口的一个便衣人员以蛮横的语气用”警察检查不用出示证件”来回复律师疑问,令两位律师又气又好笑。

庭前会议在南沙区法院准时开始,会议进行了常规庭审程序事项的讨论和交流。律师在排除该案非法证据的方面重点发表了意见。庭前会议并无特别之处,于中午12点结束。

今日庭前会议上徐琳透露了一个个人身体情况,令外界对其健康问题感到担忧。据徐琳自述,大概二十几天前,自感左边乳房部位明显比右边乳房肿大,而且伴随胀痛,由于实在疼痛难忍以至于胃口不佳睡眠不足,精神状态明显下降。经向看守所通报后,所方有带徐琳到武警医院进行了检查。检查结果显示是由于乳腺增生因炎症导致疼痛症状。徐琳称在诊断证明上看到医生的建议是“择日进行手术”。徐琳笑称自己“恐怕要成为第二个刘晓波啊”,暗示自己接受手术时有可能会发生意外。

广州王先生分析认为,徐琳案并无特别重大的问题,当局只是惯例打压和政治迫害,获刑多少具体还要看开庭,估计是两年左右,不无因健康问题缓刑的可能。至于徐琳本人担忧的手术风险,王先生表示,乳腺增生手术属于小手术,而且并不会进入腹腔,手术风险基本没有,唯一能够产生的风险可能是麻醉因素,但当局不至于犯这种低级错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