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小戎在望 不知君子于役 6月21日

(圣赫勒拿岛)

1817年,在南大西洋荒凉的海岛圣赫勒拿,退位的皇帝拿破仑.波拿巴在此流放。他的崇拜者仍遍布全欧洲,包括那些曾与他舍命厮杀的人。曾经的皇帝似已无争雄之心——从土伦到滑铁卢激荡的岁月结束了——这个岛就是他的归宿。

一艘从遥远中国驶来的军舰在岛上靠岸,船上载着失望的英国特使阿美士德。他奉命出使,与北京当局商讨两国之间的通商事宜,还没见到皇帝就被逐出中国。如今飘洋过海回国覆命,听闻拿破仑被流放在此,遂前来拜访。

拿破仑询问了阿美士德访华的遭遇,并获知阿美士德已生出炮舰叩关之志。他嘲笑了一番英国人后,又给了英国人一通忠告:“英国刚开始可以轻松获胜,但中国有两亿人和广袤的国土,无限的资源。他们会从法国、美国甚至伦敦请来炮手,然后造出强大的舰队打败你们。”随后抛出关于中国的那句著名比喻:“不要惊醒一头沉睡的狮子。”

阿美士德答道:“那是个泥足巨人,不堪一击。”

大革命的激情随着拿破仑的失败而冷却,卢梭思想归隐林泉了,大卫.休谟和赫尔德重新占据了思想前沿,边沁关于“全人类最大幸福”的理想,在召唤着比他更伟大的一代代思想家们。但卢梭的继承者们决不肯善罢甘休,他们要酝酿出比卢梭更有力的新武器,向“旧世界”宣战。

拿破仑被革命者们视为大革命的叛徒,而在革命的敌人那里,却被当作大革命制造的洪水猛兽。他的大炮象犁头一样翻动着整个欧洲大陆,种子已经播下,播种者被流放只是这场翻天覆地巨变一个小小休止符。

北美独立号召着拉丁美洲的各殖民地脱离西班牙,既然北美人民连英王都无法忍受,那么南美的人民又有什么理由忍受西班牙国王和他的总督们?玻利瓦尔和圣马丁两位将军的军队在崇山和草原上卓绝奋战,从拉巴斯(今天玻利维亚首都)到马德里之间的银桥被战争中断了。全球白银产量因独立风潮持续多年锐减,仅有战前水平的一半,银荒降临。广州的欧洲商人们没有足够的白银来支付丝茶交易,一种替代白银的输入物应银荒而泛滥:鸦片!

(富尔顿发明的汽船)

哲学家的思想、军事天才的作战计划、投资和贸易、民族变迁……在这颗蔚蓝星球上,人类生活已经结为不可分割的一体。但有一个地方还在抗拒着全球时代的到来,那里有令人向往的悠古历史和壮丽河山。

直到很多年后,欧洲人才明白,刮着半光脑袋,拖半截辫子,并非中国人的固有风尚,那仅仅是他们屈服于征服者的印戳。皇清——一个邪恶帝国,狭隘、自大、无知而排外,用不可思议的残酷手段随意虐待自己的人民,将一个令人肃然起敬的古老文明压制在奴性状态,让一个崇尚儒雅礼让的古老民族退化成饥馑氓众。无论是保守派的休谟,还是民族论者赫尔德,或者以“人类最大幸福”为真理的边沁,还是卢梭的继承者们,皆作如是观。叩开它的国门,让这里的人民可以享受到自由通商之利,这是正大光明的事业。

远距离的欧洲观察家们,包括拿破仑在内,都犯了一个错误:把中国当成了一个民族,那意味着中国人民会把北京朝廷当成他们自己的政府。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知道,事态远没有那么简单。大清不允许中国百姓和外国人接触,教外国人中文是杀头之罪。外商被严格地限制在指定“十三行”里,象蹲班房一样,每月逢八可以在通事的押解下到郊外放风,理由是担心他们被强盗或者不怀好意的中国百姓袭击。北京的天主教传教士,必须换上中国服饰,为皇帝当差,终生不得回国。

1793年,风度翩翩的马嘎尔尼勋爵离开中国时,已经和陪护的中国官员们结下深厚情谊,按中国体例,外国贡使从登岸开始到离开中国,全程需有中国官员接送。名为礼仪,实为监控。几个低级的中国官员在使团离岸时动情地挥泪惜别,连粗豪的武将亦然,朝夕相处,已结袍泽之谊。新任两广总督安慰马嘎尔尼说:“虽然未能达成条约,能见到皇帝是个好的开始,中国旧制根深蒂固,通商驻节之事决难速成,几年后还望再来。”按照中国的体例,三年一次遣使,意味着成为华夏文明圈内的一国,不再被视为海外荒番(如高丽、安南)。马嘎尔尼明白这位友善总督话中的深意,他答道:“重洋艰险,路途遥远,我亦不知下次遣使再来会在何时?”

23年后,英国使者终于再次到来。蒸汽机正在进一步改变着欧洲,而中华帝国仍如当初一般。似乎仅有唯一一处变化:龙椅上那个好大喜功的“十全老人”,换成了他贪图玩乐的儿子,一个除了听戏无所用心的大肥仔。颙琰查办了“天下第一大贪官”和绅,并成功地促成了一个无官不贪的世道。他“反贪”的后果就是举国上下都忙着揩他的油,他打一场规模不到他父亲十分之一的战争,需要花费他父亲十倍的钱。因此他写诗咒骂他的廷臣们辜负君王教诲,动不动查办他们。薅羊毛是件很容易上瘾的事,做他的臣下需要多些路数。

(嘉庆皇帝)

阿美士德一行循着马嘎尔尼当年的路线,先在广州的巡抚衙门递交书信。他的出使目标定得比当年马嘎尔尼更低,没有直接通商和相互驻使内容,议会授权他相机行事,不必求全。历品种没有了上一次的仪器和枪炮,最重要的是一份英国人绘制的最新中国地图册和海图册,这是当时最新的地理和探险勘探成果,任何稀世珍宝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他们认为这份地图册足以打动北京朝廷的任何一人。他们照旧在广州递交公文,马上遇上刁难,巡抚要求他向自己磕头。阿美士德大出意外,他连见中国皇帝都没打算要磕头,如今一个地方官也对他提出如此要求,他意识到此行的前景非常不乐观,当他乘船来到天津,户部尚书苏楞额奉皇命前来迎接使团。他带来了皇帝赐下的宴席,赴宴时,中国大员要求英国人对皇帝香位行三拜九叩大礼,阿美士德拒绝了,他说如果吃皇帝的饭就非要叩拜的话,那么他希望把宴席退回。中国官员大惊失色,皇帝赐宴,感恩戴德唯恐不及,竟敢退回,闻所未闻!苏楞额最终同意英国人不必叩拜,跟着对香位叩拜的中国官员深鞠九躬算数。接下来双方每一次会谈都围绕觐见礼仪展开,除此之外根本没有余力去涉及其它事物。英方愿意按马嘎尔尼觐见乾隆的礼仪,但中方坚持英使必须行三拜九叩礼。英使表示自己可以行九次单膝下跪礼,代替九叩,这已经大大超出了当初马嘎尔尼的先例,再也不可退让。苏楞额遂上奏皇帝称夷使远来,不谙天朝礼节,希望皇帝象先帝对马嘎尔尼那样宽侑夷人。

夷人不懂礼仪,那就派人来教他们!

于是嘉庆皇帝派理藩院尚书和世泰等人来教这些夷人行礼。

当和世泰到来时,双方已就礼仪事宜争执了很多天,英国使团内部经过激烈辩论,已经达成一致:即便被逐出中国,也不下跪磕头。

和世泰起初态度强硬,威胁如不下跪,便要逐客。看到威胁无效后又改为和颜悦色地蒙骗,说皇帝已经恩准,按马嘎尔尼旧例,行单膝下跪吻手礼,其他几个大臣也在一旁附和。英使将信将疑,随和世泰起入京觐见。另一边,和世泰上奏说:夷人每日都在恭敬地练习礼仪。嘉庆皇帝大喜,传令8月29日(阳历)早朝时接见英使。

一行人连夜赶路,疲惫不堪。原来和世泰的盘算是,将英使与随员分开,趁英使疲惫之机几个人架住他强行磕头。天色微明时分,英使被带入圆明园,阿美士德率五名随员入园,大群中国人簇拥着使团一路行进,说是请特使去喝茶吃早餐。副使小斯当东曾作为马嘎尔尼的侍童参加过上一次使团,并因会说中国话而被乾隆皇帝揽在臂窝里,解下随身香袋相送。这在许多中国达官贵人子弟视为无上尊荣的恩宠,小斯当东却不以为然。他对中国文化和中国人民深有好感,因而更加痛恨这里的专制政权,正是他的坚持,阿美士德特使才下定决心,宁肯任务失败,绝不下跪。

(小斯当东,一个老辉格党人)

小斯当东敏锐地发现(其他英国人初次到中国,分不清中国人之间的差别。)这些人全都是“鞑靼人和太监”,并且他们想制造拥挤把特使和他的随员们分开。英国使团紧凑地把特使围在当中,不教中国人冲散。中国人无法,把他们带进一间霉旧破败的房间里,特使坐到房间内一条长凳上,小屋很快被围观的太监和公子王孙们挤满,外面也围的水泄不通,低级太监们戳破窗户纸往里面张望。不久,和世泰带着一群官员来了,对特使说马上随他去觐见皇帝。但阿美士德称自己长途奔波非常疲惫,而且国书、礼品、礼服在后续车上还未送到,希望觐见改期。

和世泰闻言,上前捉住阿美士德的胳膊,想把阿美士德从椅子上拉起来,另两个大员一并上来想架起阿美士德将他拖走。但阿美士德根本不愿站起来,拉扯争执中,阿美士德下达了“戒备”的命令,英国人迅速围上来保护他们的特使。那些低级的中国官员都不上来援手,只管看热闹,和世泰拖拽不动只得作罢,带着随从们走了。和世泰走后,英国人成了太监和王公贵族、侍卫们围观的对象,他们嘻皮笑脸地要求阿美士德站起来,最好转几圈好让他们看仔细些。

“显然,他们把我们看成是一种没见过的动物,好奇地对我们进行观察,并不把我们作为应给予文明待遇的人。他们看起来还猜想我们可能完全不会伤害他们,而如果他们再次企图达到他们先前的目的,他们就会发现英国人并未被训练得不反抗专横的侮辱。 ”

和世泰只好奏禀皇帝说连日奔波,英使病了,无法觐见,乞望改日。皇帝原本兴致勃勃,等着夷人不远万里来给自己磕头,如今难免大失所望。未能讨得皇帝欢心,愤怒的和世泰拿着皮鞭狠狠地朝太监和公子王孙们身上抽去,吓得他们纷纷逃散,总算为英使开出一条离开圆明园的路。皇帝很快派御医来给英使看病,御医号脉以后的结论是英国人吃不惯大米饭,伤了肠胃。嘉庆皇帝听了御医的报告,刚开始还很心疼英国人,派人送来细软精美的饮食。并召副使觐见,没想到副使也称病不来相见,这下皇帝翻脸了,当天上午,还没等瞌睡醒来,阿美士德使团一行,被逐出了北京。

(阿美士德勋爵)

当阿美士德使团被逐后,皇帝又觉得这是使者之罪,不能迁怪英王,命人追上使团,赐给英王一些礼物,而英国人也把地图册和几张绘画交给中方。皇帝还给了英王下了一道“敕谕”,把英使数落一通,让英王以后也不用遣使再来,只要“倾心效顺,不必岁时来朝,始称向化”。

因为没有受成英国人磕头,皇帝迁怒和世泰等一干人等,三位尚书遭贬官革职。

阿美士德使团在凶恶的“护送下”,一路南下广州,并从那里离开了中国。一路上中国押送人员态度蛮横,饮食粗劣。

“两个国家之间有着巨大的差异,根本不存在谈判解决的可能,中华帝国不接受它之外的一切。”

“面对专制,屈从只会带来耻辱,坚守信念,方能达到目标。”

欧阳小戎-赞赏-打赏-转账 欧阳小戎-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