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7,4

谁让星辰闪烁在帽沿,谁让海浪荡漾在双肩?
谁请自由女神托举大西洋的旭日,谁请正义女神睁开双眼?
谁制止纳粹旗帜覆盖欧罗巴,谁阻遏镰刀斧头于太平洋西岸?
谁驯化尚武而幽昧的条顿日耳曼,谁降服大和武士和平立宪?
谁以铝合金反光照亮陀峰航线,驾驭猛虎于神州蓝天?
谁昼夜兼程空运柏林,再挥师东向登陆仁川越过三八线?
谁顺手掐灭东方暴君蛇种,断绝始作俑者万世一系的迷幻?
谁到人迹罕至之地搜寻兄弟残骸,肃穆装殓后礼葬故园?
谁处决拉登并为他举行海葬,尽显仁义之师悲悯恻然?
谁令暴君恐惧独裁者颤栗,谁为他人苦难为人类自由而战?

正是仲夏,旭日准时上升,温柔的夜色从此光辉灿烂,
屏障巍峨,七色彩虹拔地而起,横亘阿巴拉契亚群山,
美洲松青翠欲滴,枫叶如火如荼,橡树金黄如烈焰,
波托马克河水潺湲平缓,约旦河支流,永远流淌的蓝色绸缎!
安魂曲凌空回旋,弥撒词拨动希腊竖琴千百条琴弦,
自由女神高擎火炬,漫天云翳演绎伯罗奔尼撒不灭的战端
没有持久忧伤的美国,陷入忧伤,美国式的忧伤,就在今天。

1918年7月,美国第1师第18步兵团(18th Infantry, First Division)的士兵在法国圣米耶勒(Saint-Mihiel)附近一个城镇的废墟中。

你们,美国老兵,正向华盛顿进发,千万颗头盔寒光闪闪!
方尖碑高耸入云,水中倒影投射林肯纪念堂,上帝的气派,慈父的威严
高大林荫道,浅灰、蔚蓝、棕黄、翡翠绿和黑色眼睛浏览顾盼,
战争纪念地鳞次栉比:二战、韩战、越战,大理石如永不融化的冰川,
橄榄枝悬挂群星闪烁的荣誉、英勇、牺牲,晶莹夺目的泪泉!
永远反对笼罩人类性灵的暴政,潮汐湖上杰弗逊的誓词已回响两百年。
一片片乌云坠入罗克河:罗马的恢宏、雅典的隽永、迦太基的狂欢、
巴黎的浮艳、伦敦的庄严、柏林的内敛、莫斯科的盘桓……不,
这里是美利坚!上帝垂青的山巅之国,勇士的故乡,人类的迦兰!

你们,美国老兵,正向华盛顿汇聚,千万条旗帜迎风招展!
阿灵顿国家公墓芳草如茵,林木蓊郁葳蕤,长眠你们的兄弟和长官。
这是新大陆奥林玻斯山,阳光和月色轮番映照的神山,这里
星光闪闪,约翰•潘兴特级上将、乔治•马歇尔陆军五星上将、
海军上将威廉•哈尔西,陆军中将克莱尔•陈纳德,落寞的飞虎司令,
以战死士兵身份赢得一席之地的约翰•肯尼迪,一簇长明火席地作伴。
看哪,两百万美国大兵风尘仆仆,远征归返,100年前!
看哪,美国第1师第18步兵团正从法国圣米耶勒废墟凯旋,100年前!
看哪,出于信仰而拒服兵役的阿尔文•约克中士,羞涩腼腆,
却独自攻下德军机枪火力点,成为海外美军第一批传奇英雄,100年前!
奥迪•墨菲,单挑6架坦克,阻击240个德军士兵的小个子好汉,100年前!
黄叶飘飘,军旗垂降,哀乐低回,“无名士兵纪念碑”落成大典,100年前!
尺寸一致,数以万计的墓碑通体洁白,起伏连绵直上云天,100年间!
汹涌倾覆的缅因号战舰桅杆,迎风不倒风彩依然,100年间!
一面星条旗高高飘扬,海波激扬白云翻卷,苍穹湛蓝星光灿烂,100年间!
血然泪洒的光荣与梦想、勇气与牺牲,荣耀星条旗,见证美利坚!
微笑吧,欢唱吧,绽放漂亮的酒窝,敲响军鼓,吹响军号,
多少好男儿从墓中举手致意,庆祝新大陆最伤感的一天!

1918年,凯旋回国的军人在纽约市(New York City)的熨斗大厦(Flatiron Building)和麦迪逊广场(Madison Square)列队游行。

樱花刚随春光消殒,紫丁香正开放,今天,花枝招展的是紫罗兰!
为心爱的人儿吐露芬芳,今天,心爱人儿成千成万!
美国老兵,请不要用短剑剔刮你们军靴底下的泥屑,
不管是欧罗巴冰雪覆盖的亚平宁半岛的银色沙渍,
亚细亚古老王朝令它们的后代又痴迷又窒息的灰烬,
还是更古老更不愿让后人窥探它们秘籍的非洲沙漠的残垣,
抑或再也听不见喊杀声的塞班岛上如火星表层陨石坑的岗峦。
请保留你们的钢盔,无数连须胡刚刚冒出来的年轻头颅的城堡,
你爷爷100年前在基尔港割断德国潜艇缆绳的卡巴格斗短剑,
还能投入战斗的82空降师在诺曼底上空用过的降落伞吊带,
法兰克福上空五层航线中投下的天花似的糖果,将飘香1000年!

即使全世界的战旗都灰飞烟灭,1945年2月23日上午10时30分
太阳刚从腥风血雨中漏脸,美国海军陆战队第5师第28团
哈罗德•希勒中尉率领44名英雄,冲上硫磺岛折钵山
升起的那面旗帜,折冲天地,血色斑斓,将飘扬到永远,
并辉映海军飞机师尼尔•阿姆斯特朗多年后插上月球的旗幡!

每个美国老兵,都是火炬、旗帜、灯塔,熊腰虎背,炯炯鹰眼,
用不着我——从未参加战斗的东方文人——提醒,你们比谁都清楚:
士兵就是拼命,负伤,上气不接下气,射击也被射击,咬紧牙关,
战场就是地狱,与敌人拼生死,跟魔鬼比快慢,鲜血从主动脉喷翻!
看谁先被死神带走,士兵之梦,有一方尘土埋掩,哪怕在异乡!
但是,美国大兵拥有不一样的战争观,在所有不自由的地方
为他人的自由而战,迎接死神,觳觫而英勇,恐怖而傲然!

请宝藏你们踏勘的北非古堡、震撼中途岛的炮声,西欧平原的弥漫硝烟!
从古罗马日耳曼尼亚军团到十字军圣殿骑士团到萨拉丁阿拉伯联军
到蒙古鞑靼铁骑到苏联红军到中共土匪流氓,要么屠戮要么被屠戮
要么征服要么被征服,肝脑盈野流血漂橹,以暴易暴,血腥循环!
你们,同样英勇无畏,同样马革裹尸,同样喋血荒原,
只有你们,不虐待俘虏不残杀降军不逞凶不泄恨不迁怒不计仇不惩怨,
只有你们,战无不胜而心有不忍,义薄云天而仁慈慷慨,
可以征服世界而不为,只为他人苦难而战。并且,当自由得到确立,
正义得以恢复,那些抛洒过你们鲜血的土地将无偿奉还,无一例外!
自由女神永远在你们头顶飞翔,一手紧握住灿烂的金棕榈,一手高举出鞘的锋利长剑!

人类纠缠于仇恨、臣服于强者,已经几千年,习惯了铁蹄和皮鞭,
直到美国陆军第三步兵师横渡大西洋堡,被直接送到杀声震天的马恩河,
直到威尔逊总统站在凡尔赛宫宣布新的世界原则:捍卫人类和平与公正原则,
对抗独裁强权,从此,当文明受到威胁,自由即将毁灭, 你们摆脱“孤立”、摒
弃“中立”,挺身而出,从此成为人类自由的保护神,世界文明的总监。
从此,世界各地,一排排美军墓地,静谧无言,
成千上万美国大兵,魂归故里而在异国他乡留下骨骸。
看哪,威震地中海,美军第42步兵师、来自美国各州国民警卫队的年轻队员,
化为石头和水泥雕塑,怀抱死去战友的美国大兵,永远立于异国麦田!

威尔逊总统的传记作家斯科特•伯格(Scott Berg)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与美国:美国人参战纪实》(World War I and America: Told by the Americans Who Lived It)一书中写道,“第一次世界大战永远地改变了美国的民族性格。在战争初期向遥远国度提供了人道救援之后,美国基于道义而采取了进一步行动,为和平与自由而举国投入。”

樱花刚随春光消殒,紫丁香正开放,今天,花枝招展的是紫罗兰!
为心爱的人儿吐露芬芳,心爱人儿可是成千上万!
你们,风尘仆仆、风驰电掣,墨镜后面锐利如鹰眼
你们,美国陆军好汉,第7集团军正从圣米耶勒战场走向兴登堡防线,
你们,美国陆军第42师勇士,正乘坐“利维坦号”从法国凯旋,
你们,美国陆军非裔第369步兵团,牙齿雪白,瞳孔闪闪
以鲜红血液展示对林肯总统的敬意,跟白人兄弟昂首并肩!
看哪,美国远征军总司令的灵柩在华盛顿独立大道步履缓缓。

你们,美国陆军第二军士兵们,满头露水,正从圣米歇尔山浓雾走来;
你们,美国陆军3集团军,刚从卡萨布兰卡进入蔚蓝地中海,
巴顿将军佩戴左轮手枪,脚登骑兵高筒靴,挥舞象牙手柄走在最前面!
你们,美军第一骑兵师,正越过新罕布什尔大道,如同越过三八线,
你们,绿色贝雷帽孤胆战士,游击战大师,谙熟各国外语和方言,
美国战车驶向哪里,你们就出现在那里,美军锋利无比的“匕首”,
世界被压迫被奴役者的密友,反动军队和恐怖分子闻风丧胆的天敌。
你们,正聚在国会大厦外听“永远的长官” 麦克阿瑟发表讲演:
在梦里,我聆听远处微弱而迷人的号声,咚咚作响的军鼓声、隆隆的炮声、
噼啪作响的步枪射击声,战场上压抑而悲伤的低语声。
我总是来到西点,耳边始终回响着:责任—荣誉—国家。
我仍铭记一首军歌:老兵不死,只是渐渐凋残……

1918年,妇女在操作制造轨道车马达的车床。随着男人们奔赴前线,妇女顶替了那些对战争至关重要的工厂岗位。 (©AP Images)这场战争确定了美国在国际事务中的领导地位。在国内,战争扩大了政府的规模和权限,在成千上万妇女从军或接替辛苦的工厂岗位后,妇女获得了选举权。曾在法国英勇作战的非裔美国人(African-American),回国后开始了长达几十年的反种族隔离斗争。

华盛顿国家大教堂巍峨庄严,钟声如礼炮轰鸣,久久回旋,
性急的红叶抢在秋季前头偷偷吐蕊,杜鹃花和月桂争奇斗艳,
海鸥和水鸟的领空被哀鸠、猫头鹰、隼、角枭、赤尾鹰和北方苍鹰分割,
山猫、灰狐、红狐、赤狼和野猪都竖起两耳,臭鼬、浣熊、土拨鼠睁大眼睑,
你们,美国海军第67特遣舰队旧金山号巡洋舰血染
瓜达尔卡纳尔海水的水兵们,正为丹尼尔•卡拉汉将军举行海葬……
你们,正登上企业号航空母舰,在密苏里号战列舰遥望,
让鹦鹉螺号核动力潜艇静静下沉,你们,海豹特种部队,个个是好汉,
营救约瑟夫医生,在崇山峻岭的阿富汗山;营救菲利普斯船长,在荒无人烟
的索马里海岸;猎杀奥萨马•本•拉登,潜入巴基斯坦;
营救女兵杰西卡林奇,冲进戒备森严的伊拉克医院;
你们,海豹特种部队,战功卓著,瓜岛、塔拉瓦、硫磺岛、冲绳、朝鲜、
黎巴嫩、索马里、越南、海湾……你们以生命履行誓言:忠诚到永远!

你们,美国海军,波涛汹涌,吞吐日月驾驭水火,至今犹然!
日本横须贺港、韩国釜山;美国海军第七舰队,西太平洋自由之盾,
你们,从加利福尼亚圣迭戈海军基地走来,闪烁阳光地带的黧黑:
你们,从夏威夷州檀香山海军基地走来,太平洋波光滟潋:
你们,从关塔那摩湾海军基地走来,古巴独裁者永远的梦魇,
你们,从西班牙罗塔海军基地走来,直布罗陀海峡波光漪涟;
你们,从意大利西哥奈拉海军航空基地走来,西西里女郎妩媚浪漫。

木鸭、黄莺、角鸮 、野火鸡、松鸡成群扑腾波托马克河畔,
嵯峨岩石咆哮激荡、湍急回旋的浪涛顿时消声,千万支长笛伴舞云翳漫天,
你们,美国空军英雄,第 14航空队“亚当与夏娃队”的小伙子,
正飞越驼峰航线,你们,从阿拉斯加、夏威夷和加勒比海横越大西洋的运输
机驾驶员,正创造柏林空运壮举,苏联寻衅者们只好闭上白内障的灰眼,
你们,美国空军,全球自由的雄鹰,无远弗届的高空堡垒,
弗罗里达廷德尔空军基地,24小时扫描东太平洋每一寸波澜,
路易斯安那州巴克斯代尔空军基地全球打击司令部,精准监测每一个邪念,
新墨西哥州科特兰空军基地核武器监测中心,覆盖每一片阴云每一次地震,

赖特-帕特森空军基地特种作战司令部,辐辏北美广袤空间,
德国拉姆施泰因空军地,欧罗巴仰仗维持三代人繁荣平安,
夏威夷珍珠港-希卡姆联合基地 ,亚细亚独裁者从此不敢轻举妄动,
第七舰队日本的横须贺港,韩国釜山;西太平洋自由之盾……

佛罗里达山狮、美洲黑熊、岛屿灰狐、北美红松鼠
瓶子草、雪曼将军树、天人菊、野樱莓,无数我查不出大名的动物和植物,
你们,肯定把希腊奥林波斯山移到华盛顿,美国老兵,你们是半神英雄,
阿喀琉斯、赫克特、赫拉克勒斯、俄耳甫斯、列奥尼达,男性的卓绝典范!
让左派学者把持讲坛,让政客们在国会激辩,让恐怖分子密布,中共四处渗
透,只要你们在,美国就不会堕落,沦为庸人和歹徒的乐园!
即使总统被收买,政客们东奔西散,只要你们在,星条旗就迎风招展!

所以,太阳从东方升起,第一缕曙光首先照射到方尖碑顶端,
月亮接踵而至,波托马克河银波闪闪!每一个美国大兵,
都等待成为老兵,你们依然魁梧强壮彪悍,英武神勇依然!
你们,就是奥林岥斯男女诸神的后裔,你们就是自由万神殿圣火复燃!

美国,你禁止赞美自己,因为你没有自己,你只赞美好汉、英雄和圣贤,
今天,我满怀热情赞颂美国,你是山巅之国,基督徒慈善的典范!
美国,你是世上的光和盐,你是山巅的光辉,不能隐匿不能暗澹!
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看着你们,如果放弃神圣旨意,你们就犯下欺骗
上帝的大罪,成为全世界的笑柄和耻辱!自由的敌人将如释重负,欣喜万端!
向往自由的人们将沉入深渊,他们的祷告将化成对你们的诅咒,直到永远。

美国,你如此得天独厚,天赋非凡,我永远年轻的美国大兵,
我天神般的自由使者,我战无不胜的英雄好汉!我的弟兄,我的孩子,没有
你们,阳月亮就没有人欣赏赞美,七十亿生灵就茫然无所寄望,一千二百亿
亡灵就永不醒来,黑夜将永远笼罩,世界就永不破晓!

让我以中国古代圣贤的箴言拱手于此,托付于此,祝福于此:
珍重千万,任重道远,前程无限!让我以你们最熟悉最亲切的辞语作结:

火炮闪闪发光,炸弹轰轰作响,它们都是见证,国旗安然无恙!
你看星条旗不是还高高飘扬,在这自由国家,勇士的家乡?
映着朝霞烂漫,凌空照在水面,霎时红光一片。
玉碎还是瓦全,摆在我们面前,自由人将奋起保卫国旗长永远招展!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Wednesday, July 4, 201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