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矿工遗孀

送走那个男人
她赶忙关上大门
细数数存起来的钱
两个儿子欠下的学费
还差四百多块

丈夫是前年矿难走的
按城乡收入差别
矿上赔偿的
公公婆婆分走了一半
趁孩子住校
她只好干这种事了

那个人走时
甩给她两张十元
她没敢多要
她知道像自己这样的人
长得并不好看
也只能值这个白菜价了

| 童年危情

看完样板戏回来
情绪还很高涨
六岁的我
进了院子就喊
打倒红(胡)司令

母亲赶紧把我拖回屋
吓得屋头的烟囱
好几天
也不敢出一口大气

| 婚史

斗地主那些年
李爱民就和父亲斗争着
父亲是老贫农
死活不同意他要白萍萍

李爱民不服
白萍萍是地主的女儿
她的长辫子
怎看也像喜儿似的

经过几年斗争
他斗败了父亲
这个老倔头
倒像个不再吭声的地主

洞房那夜
白萍萍哭着说
爱民,这下好了
我要给你
多生几个贫农

| 那年最高兴的事

30多年后
老同学相见
王红飞紧握我的双手:
“记得那年最高兴的事吧
我们一起考上了大学”
我说:
“不,对我来说
最高兴的
是我这个地主的儿子
第一次在志愿书的
成份那一栏
填上另外两个字——群众”

| 岁月

母亲爱笑
以前笑着看着我
一笔一划写字

现在呢
在黑边的像框里
看着我写诗
还笑着看着我
刮着胡子

| 卫生所里的责怪

乡里卫生所
定期打预防针
孩子们比赛一样地哭
数小强的声音嘹亮
他爷爷张二楞说
我怀疑这家伙
就没继承张家的血脉
他伸起左手
学大寨那年
放炮炸石头
炸飞了三个手指头
我照样
没吭一声

| 夜宿城中村

出差在外
为了省点花销
专门赶赴城中村
找了一家便宜的旅社
正准备放倒自己
电话铃响了
声音嗲嗲的传过来
先生,需要服务不
触电一样,我马上挂了
躺下不久
隔壁的动静太大
搅得我心乱
蒙住被子憋住气
直熬到天亮
就像我做了亏心事
似乎自己在那边
激动了一夜

| 决心

来妇幼保健院
我这是第五次探望
40岁前她生了四个
三个悄悄送人了
去年放开了二胎
作为朋友
她明确和我说
我就不信
那个带把的
就生不出来

| 五•一不出门

五•一是不出门的
他不出
我也不出

他躺在床上
垫尿不湿
他每天要吃五顿饭
小碗的
他一会儿笑
一会儿哭

他是我的父亲
一个老年痴呆者
他没有节日
我也没有

| 手术刀

万能的上帝
如果也有一把
割开一个国家
或一个时代的肚皮

人民会说
干得漂亮

| 小兰,小兰

队长把她拖进玉米地
她死活不从
就每天在大队部挨斗
铁丝拴着一双破鞋
挂在她的脖子上
唾沫星儿
溅了满院

半年后她投井自尽
整整一个冬季
被人喊作地主婆的
疯癫傻笑的女人
天傍黑就在门口喊她
小兰,小兰……

那年,我八岁
她十八
那个时候
阶级斗争,一抓就灵

香如故:从口语诗说开去

对于诗歌的热爱,我是其中一个。80年代,在多人认为我不务正业的同时,我办过两次诗社,而后因多种原因辍笔。再次接触诗歌,便是2017年10月的事了,一个朋友把我拉进一家诗群,首次知道这世上除了报刊,还有微刊,心里便蠢蠢欲动,一个念头——再写。不会用邮箱,就求单位的同事代我投稿,没料到第一次投稿,《大西北诗人》竟然采用,自然心气大增。

首次接触口语诗,是一次偶然点开了《隐形飞行模式》诗群,没想到诗还可以这样写,于是加了隐形鸟。在她的鼓励下,一写而不能收。因为我觉得,口语诗更接地气,口语诗人更关注时代和民生,事实中显现出来的诗意,更能打动人心。

之后,写口语已然成为我唯一的写诗方式。除了30年前就熟悉的诗兄潘洗尘和邢昊,除了隐形鸟之外,我逐渐接触到更多的口语诗人。自己边看边悟,很多时候整夜不眠,读诗想诗写诗。我的口语诗多在《隐形飞行模式》刊发,而后有诗被《诗锚》《扯淡》《P诗在线》《A诗中国》《博风文学》《今日看诗》选中,我也有幸被朵儿、石蛋蛋等诗人朋友吸纳为先锋诗平民派(在皮旦倡议下创建的)成员。

至今,写口语诗已两个月左右,令我高兴的是,周围一些意象诗者也渐次接受并喜欢上口语诗。由此可见,口语诗很像一个素面朝天的女性,素常并不吸引人的眼球,但真要细加端详,便觉得魅力四射。

前路漫漫,我将上下求索,不违诗心,努力去接近口语诗的真谛!

原创: 香如故 极地文化工作室 5月19日

By editor